搜索

支教者之歌——记安新中学老教师张愈新(二)

[复制链接]
灰色的心 发表于 2021-1-26 21: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灰色的心
2021-1-26 21:58:47 228 0 看全部
      有一天,为了判断张老师家里那台十二吋的黑白电视机故障,他把我领到他的家。那是一中的老书记刘文林主持操办,在那片叫小菜园的地方给一中教师盖的家属宿舍区。

      两间红砖北房,一个不很大的独门独院,院子西边是一片长有青草的沟坡。一只纯白色的奶羊用长绳栓着,绳的另一端固定在了一段插在土里的铁条上。

      听见开门的响动,那只奶羊抬头朝东边大门张望着,发出“咩—咩—”颤抖的叫声。我感觉很新奇,张老师向我介绍,这是他托人讨换来的,为的是每天能喝上新鲜的羊奶,还给我介绍了一些羊奶的优点,现在回忆起来,他不仅热爱生活,而且有先见之明,你看现在把羊奶和骆驼奶追捧到了何种高度啊!

      他们的住处小菜园地处农田野地,房子的东、西两方都紧挨沟坡,那里水草丰美,自养一两只羊是不费事的,况且下班步行一段路程后推门进院,便看见羊跳,听到羊叫,也能消除工作后的疲倦,使人心情愉悦,更别说每天能喝到新鲜的羊奶这种自得的享受了,在此事上也很佩服他。

1.jpg

      他先领我到他搭的简易的南屋里,那里放着一台大车床,张老师向我介绍这个床子的性能,还打开车床,操作了一会。进北屋后经检测,那电视机的显像管灯丝已烧断,在我的提意下,帮他选购了一台价格较便宜的十八吋国产彩电,他很满意。

      张老师很直率,我俩闲谈中谈到流行歌曲时,他曾对我说,当下很受追捧的《再见吧,妈妈》在表见情感上有些缠绵,不象苏联的革命歌曲《共青团员之歌》情感表现刚強有力,说着说着便情不自禁的用汉语大声唱了起来“……共青团员们,拿起武器,整装待发,去上战场……再见吧,妈妈你莫悲伤,祝福你的儿子吧!再见吧妈妈您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他的歌声和动作,感染得我也激动了起来。
我还记得在学校最初评定职称时,其中有一个环节是让被评人上台讲话,按文件要求介绍自己,其中有一条是受过何种奖励或处分,曾得到过何种荣誉。

      张老师在台上介绍自己时,拿上了厚厚的一大档案袋资料,交给评审人员。说到获得过什么奖励时,他非常直率地大声说,“我来安新支教这么多年,一次奖励都没得过。我想我是来教学的,不是在这争获什么奖来的!”

是啊,在他努力工作的那些年月里,评模获奖的事怎么会降临到他的头上呢?由于本校的主要领导识人善任,在教学方面能对其委以重托,不是“有枣没枣也捅一竿子”就很不错了。

其实,因为他多年的教学情况,他第一轮便被职称评定领导小组顺利通过了中学高级教师的职称,可见改开之后,基层中的主事人已打破了旧的条条框框,对人对工作成绩还是很公正的。

在深入的闲谈中,他也曾向我表露过他过去的幸福和悲伤。他曾回忆起他是北大物理系大学生时,由于他会跳舞,有一个老教授的年轻妻子,每每周末晚上便邀请他去学校舞厅跳舞,每次俩人跳得都很尽兴。我问张老师,这样是否引起过老教授不愉快的猜疑?他回答我说,“没有。有一次跳完舞回来时,我俩并排走着,恰巧在楼梯拐弯处碰见了她的丈夫,那位老教授还朝我俩笑了笑,很大度,他知道我俩除了跳舞没别的事,而且每次都是她邀我去的”。我说:“肯定是那老教授不会跳舞,而他妻子又舞瘾特别大,非跳不可,最主要的是老授夫妻恩爱,相互忠诚和信任。”他同意我的分析和结论。

还有一次我二人闲谈,提到了他的家庭问题,他心情很沉重,他对我说他很爱他的第一任妻子。他俩共同有一个儿子,不幸她染上了肺结核,且越来越严重,在妻子的弥留之际,他在医院病床前陪伴了她二十多天,以至于耽误了北大的结业考试,最终她还是离去了。这之后,张老师也曾多次寻觅知音未果。
还有一次我二人闲谈,提到了他的家庭问题,他心情很沉重,他对我说他很爱他的第一任妻子。他俩共同有一个儿子,不幸她染上了肺结核,且越来越严重,在妻子的弥留之际,他在医院病床前陪伴了她二十多天,以至于耽误了北大的结业考试,最终她还是离去了。这之后,张老师也曾多次寻觅知音未果。

提到家庭,谁不愿意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啊!然而这对于他,竟成为了一个奢望。

他虽然外表和內在都很优秀,但只因为其经历中的那一点,便使他的多半生中以瑕掩瑜了。在当年政治第一的情况下,人们阶级斗争的弦繃得很紧,不到危及生存的危急时刻,女人们对有“问题”的未婚男人是惟恐避之而不及的。无奈之下,他只得和一位失家妇女领证结为了夫妻。

      说来这位妇女也可怜,据传言她是徐水县人,当初是一位小学教师,刚工作不久适逢fy运动,便被打成了yp,无奈下与一安新镇的农民结婚。由于女方精神上曾受过刺激,出现了些失常症状,遂被夫家遗弃,竟无家可归,与张老师结合后,也未见有所好转,整天在街上默默地沿路边走来走去,有时侯边吃边走,也不与任何路人搭话。张老师提起她来就说“疯子”如何如何的。张老师倒是挺关心爱护她的,经常买些她爱吃的零食哄着她,自己好能安心的到校上班。

很不幸,在九十年代的一个深冬,张老师发现其妻没有回家,骑着自行车在城里满大街都找不见她。第二天早晨便得到噩耗,她在通往乡间的路上跌入冰河中冻死了。我记得是当地农民发现后猜出是一中大胡子张老师的媳妇,把信报到了一中保卫科,是当年一中的保卫科长田佳伦用小拉车将她拉回了张老师家,张老师痛心不已,将其火化后草草安葬。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又寻寻觅觅,终又与县城西方的老河头镇某村的一位老年妇女领证再婚,这位女的倒是挺欢适,爱时尚打扮的,有一天我在安新县城的大集上碰见她,见她穿着黑色的紧口脚蹬舞裤,上身穿印有还珠格格小燕子剧照的短袖衫,精神焕发的样子。然而,张老师并没有流露出幸福感。

晚年的张老师家庭问题处理得不得当,为此越发孤独。他与第一任妻子的儿子在北京某医院工作,跟张老师没有来往;他收养的一个侄子娶妻生子后,已另立门户各自生活,只是侄媳妇不断地过来给年迈的叔公送点气生,有时甚至很激烈,使他很是气忿,曾向我诉苦过。

我曾真诚地劝解他凡事多忍耐,要明白自已越来越老,将来动转不了了,需要他们来扶侍,他气愤地、瞪着两只大眼大声对我说:“你教物理的还不知道这个!?”边说边用手指看由屋顶联着的软电线垂下来的电灯泡。我会意他是想,到时要主动触电自决的意思,当即我毛骨竦然,缓过气来后又劝他说,你退休金也不少,一个人花不清,为什么不好好安排更好的生活呢?此后不久,我便出远门在石家庄的长子那里客居了些时日。

回来后听学校李书记问我说,“你和张愈新老师关系很好啊?”我回答说是的。李书记说,“张老师想去山西老家的胞妹那里生活,家里的老伴已协意分手了。浮财和存款任女方取走,空房子留给了侄子,今后的退休金领取或其它事宜想让我转告交给你办理。我告诉他说,你已出远门了,恐怕长时间回不来。他听后沉默了一会,有些很失落地表情。听张老师的话口,他很信任你呀!”

      我听了李书记这番话,心情有些沉重,我说,“他是新中国第一批支教的人员,北大物理系学生来到了安新县,把一生都献给了安新的教育事业,一生坎坷,得失不符。还好在一中的老领导们较爱才惜才,能在那提倡阶级斗争的年月中一直善待他,若不然他活得会很惨的。”

前几年我又得到消息,这位老支教者张愈新老师,早已病逝在山西胞妹的家中,因为当时没有人通知学校,在学校毫不知情中,没有学校送的花圈和挽联,也没有师生的默哀和悼念,也没有对他思念的祭文,他终了也没能返回北京的原单位,而就这样在相隔千里之遥的山西故土,默默无闻地逝去了。

长江后浪催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今天的河北安新中学,已和石家庄二中结为一体,在新一代教师努力下,在新的教学理念指引下,在全新的教学手段辅助下,乘着教育主管部门,特别重视中学生对物理科目的选修和备考的强劲东风,定会在物理教学中发现培养出更多的创新型人材,将来服务于祖国及全人类!

愿这位由北京来白洋淀的老支教者—张愈新老师安息吧!

【原文作者:陈永皋 本文经授权转发】
更多本地新鲜资讯敬请关注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228 | 回复:0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访客留言|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21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