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安新中学老教师张愈新,谱写了一首支教者之歌(一)

[复制链接]
灰色的心 发表于 2021-1-26 21: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灰色的心
2021-1-26 21:57:29 374 0 看全部
      说到“支教”,雄安三县很多教师都有过经历。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国家第一批支教人——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来安新县安新中学支教的张愈新老师。张老师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支教教师,家长们口碑相传,更有高考成绩作证。如果放在现在,绝对是北京对雄安新区教育事业的援建!

      下面,我们平台分享陈永皋老师最近写的一篇文章《老支教者之歌——记安新中学老教师张愈新》,希望能大家有所感触。由于内容具体,我们分两期发布,今天先发第一部分:

1.jpg

《老支教者之歌》
——记安新中学老教师张愈新
文/陈永皋

      近年来,人们对支教都不陌生。很多优秀的大学毕业生,自愿到偏僻穷困的农村或深山区,为那里的教育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大多是几年之后返城工作生活,也有少数人扎根当地,准备贡献一生。国家和人民极其关注他们,并通过无线电波或纸质媒体,给予了恰当的赞颂,使之得到了应得的荣誉和幸福。

      而今天,我在本文所说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由北京分配,来白洋淀畔安新县中学的支教人张愈新老师。他是安新中学第一批支教教师,所以,我在支教二字前冠以“老”字,以示与现在支教人的区別。

      张老师是从新旧社会交替时期过来的知识分子,祖籍山西某贫穷的农村,曾多年在北京生活。当年由北京出发的支教人员名单中,他被划在去往河北省的范围里。让支教人自选地点时,他受孙犁先生名作《荷花淀》的影响,自选了白洋淀为支教点,便背着行李,只身来到了全县仅有高中的学校——河北安新中学报到。     

他高高的个子,匀称的身材,两只有神的大眼睛,端正的五官下长着络腮胡子,故而安新镇上的北辛村老乡对其有“大胡子张”的昵称。我初识他时是在1980年深秋,那时他已经有五十来岁了。

43年前,我经过全国统一高考招生入学后,从河北师范大学保定地区师资班物理专业毕业,便被分配到河北安新中学当物理老师,那时的安新一中教师是按学科组集中备课。理化生是个大组,在老一中西院的办公区大北屋里,屋中摆放着老一中特有的双向多抽屉的大桌子,理化生老师对面而坐办公。我的位置是迎门坐北朝南,张愈新老师恰巧与我对脸,坐南朝北。

这之后我听到了一些流传在师生中有关于张老师的“美谈”传说,例如传说他在某年学校师生联欢晚会上,上台独唱《老司机》时,当唱到:“五十岁的老司机我,笑吔么笑脸扬(啊),拉起了那个手风琴咱们拉拉家常(啊哈)。想当年我十八岁就学会了开汽车呀,可就是呀没见过,中国车什么样,盼星星盼月亮,盼的那中国汽车出呀么出了厂(哎嘿)……”唱着唱着,他的假牙掉下来,掉在演出台上了,于是台下师生爆笑一通。

还有个传说是,某年师生联欢出的节目是小歌剧《三月三》,张老师在剧中饰演一个国民党兵,其中有一个场境,是这个兵捡人家刚扔在地上的香烟头放在自己嘴里抽,差点被烟头燎了嘴唇!其动作夸张的恰如其份,引得观众们捧腹大笑,以致于多少年后人们仍将此事作为一个符号,紧贴在张老师身上共同流传着。

而在真实的历史中,张老师曾在国民党部队里短时间服役,当过几个月的兵,也因这个不是点问题的小事,被当年阶级斗争放大后,使他半生身处磨难,尽管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中学物理教师。

在他的身上还曾流传着一个“奇迹',据说在三年自然灾害的1960年,由于食品极度缺乏,使人高马大的他重病缠身。他到县内某医院就诊,一位医生对他检查后明确告诉他,他最多还有三年的阳寿,也就是说最多还能活3年!他回校后这条消息就在当年的师生中传疯了,人们都想拭目以待,来印证那位医生的预言。几十年过去了,青山依旧在,夕阳色更红,他不仅没死,改开后反而焕发了青春,返老还童。我通过一些众口的传闻,可分析出在纷纭的众说中,尚没有对这位老支教人予以恰当的评价。


其实,张老师不仅在当年环境下,即便是按今天的尺度要求,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物理教师。

他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学生,按学历来说是高学历了。他平时说话都是自然的普通话,这也非常符合教育部让用普通话教学的要求。他不仅在物理教学理论上有深厚的功底,而且动手实践中也有很强的能力。僻如,他会开机床加工金属铸件;他会拆解、修复电动机;他会拆修柴油机和汽油机......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高中物理课本河北版是按“三机一泵”的内容进行教学的,即结合着汽油机,柴油机,电动机,水泵的分解组合使用来让学生理解掌握力学、运动学、简单机械、电学等知识的,推行的是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有用的实用型人才的路子。而大多数的物理教师不具备这样的才能,所以又连带出请有操作经验的工人农民进课堂给学生讲课。

而这位老支教者张愈新老师,即使在那个非常年代中,也是位理论和实践全能的物理教师。不仅如此,在当年新技术人才极具缺乏的城乡,张老师也是很出名的支农人物。

在刚引进柴油机的年代,一中附近的农村生产队的柴油机出了故障,经常有人来请他去无偿诊断和小修故障的,特别是当年一中临大街开有一处校办工厂,修农业机械和日常生产生活用的器具等,那校办工厂的技术指导就是张老师,特别是对于铁封外壳通电就能转的电动机,那时的普通人对其都有些神秘感,张老师就指导着厂里的两位师傅老董和老牛,从拆解,数线圈圈数和每圈的匝数,量出准确的尺寸,查清所用线号,直至缠新绕组线圈,在定子槽中下线,灌注绝缘漆,电热箱中恒温烘干直至装配等一整套工艺流程,教会了两位师傅,支撑着校办工厂的正常运转,直至科技在此地普及后,按上级精神校办厂关闭为止。

在他退休前,学校派他去学习学校微机操作和管理,他虽已年老,但认真学习,回来后在安新中学建起了第一个微机室,成为了轮流培训一中老师的微机老师,从而使安新中学的教学手段大步地跨进了电脑的时代。

我与张愈新老师较密切交往,是在我刚进一中后,连续听他的物理课时,那时将近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只要是与张老师的课时不冲突,便去听他的课,完全是出于向老教师学习的目的。

通过听课,我发现了他很多优点,如前所述的很自然的用普通话授课,他那很规则的版书,基本上把黑版分成左中右两个区域,中间和右边是两块整齐的行书体粉笔字,最左边边一般是配画的简单草图。

他实践物理教学中的以实验为基础原则,凡是能做的课堂实验,他都应做尽做,強调出这是一门以实验为基础的课程。他的课很受学生欢迎,教学效果也很好,这不仅是学生及其家长中口口相传,而且有当年的高考升学成绩作检验。


接触的时间长了,彼此之间除同事之外,还产生了较亲切的好感。平时张老师对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中青年教师(当年人数不少)是“不和凡人说话”的,而对我则有些另眼看待。

我猜想是由一次准备课堂演示实验时开始的,当时张老师用了个较深的水槽来测定冰水混含物的温度,以此定位摄氏零度的位置。连测了几次都不准,我便轻声地提醒他水密度与温度的反常排列关系,最底层水的温度应该是4摄氏度。将温度计不要浸入水面下过深,就能较准地测出摄氏零度了。自此,张老师对我表现出有些赏识的意思。

我们的办公室里很团结,备课气分很好,我除了和张老师对面,我身旁是“老”教师刘书励,他早年毕业于河北师院物理系,多年的高中物理教学把他练成了解高中物理难题的高手,别人有障碍的难题,经刘老师稍加思索,便能正确列出步骤和解出正确的答案,而他们都很热心地帮助指点我,从而使我在物理教学中成长很快。

几年之后,在学校委托张愈新老师以检查课堂教学为目的听课活动中,张老师和刘老师对我以实验为导入新内容的方法很赞赏和推崇,这更加加深了我们之间相互的了解和友谊。

未完待续......

【原文作者:陈永皋 本文经授权转发】
更多本地新鲜资讯敬请关注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74 | 回复:0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访客留言| 雄安新区生活网.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email protected]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本站支持IPv6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