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大星刻孙犁印谱

[复制链接]
灰色的心 发表于 2020-11-20 21: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灰色的心
2020-11-20 21:21:05 36 0 看全部
a6ac2d789a7d765fa7280c7e93c032ed.jpg

孙犁印谱及其他

撰文/黄岳年


新出的百花版《孙犁文集》补订本,收入了孙犁致韩映山的一百六十一通信札,这是极难得的事。这些信由韩映山哲嗣韩大星整理面世,曾经历了一段不应有的曲折。孙犁论述篆刻的文字,多在写给韩映山的信札里。韩映山《孙犁的作品和人品》一书中,有专文做过介绍。

补订本《孙犁文集》广告语云:孙犁先生与百花文艺出版社的不解情缘,经由两代作家、三代编辑,历时四十余年赓续至今。书上各卷封面封底上都使用了韩大星早年为孙犁先生所刻的“耕堂文字”篆刻。大雅有风神,既为孙公所宝爱,也为后世所激赏。大星胞弟韩金星亦幼习美术、是一位痴爱摄影者,那张孙犁在书房里伏案写作的照片,是孙犁生前最喜爱的照片之一,该照后来在各种杂志报刊上多次被选用,郭志刚《孙犁传》封面和新近出版的《百年孙犁》封面,也都选用了,这张照片是韩金星拍的。人生一世,有此佳作,也是艺术上的重大成就。成为经典,流芳百世的作品诞生不易,韩大星说:“舍弟也是碰上了。”孙犁病中,韩映山孙女韩阳专门为孙爷爷写了篆书大字“寿”和扇面行书“气贯长虹”,以怡长者心颜。韩门三代,亦孙犁之功臣,文化之津梁也。

韩大星自幼喜欢刻印章。他搜罗了许多石头,在保定莲池的九平方米、潮湿而又低矮的小南屋里,磨石刻印,孜孜不倦,坚持不懈,如痴如迷,刻苦钻研。数年之后,业绩卓异。他又广泛求师拜友,不久,经启蒙老师韩羽先生的介绍,得到了名家李骆公的指教;又跟书画家张寅、王晓初联系请教,受益颇深。他也愿意给别人效劳刻印,搭了石头,白尽义务,毫无怨言。远近求索刻印者,逐日增多。这样,他也就有了点小名声。小屋,冬冷夏热。他白天上工,夜晚操刀刻石,不顾流汗冻手,嘎嘎刻刀声和沙沙磨石声伴着他的劳作。韩羽老师给小屋命名曰“石屑斋”;并改苏东坡的我磨墨,墨磨我的一字句,云:我磨石,石磨我。落款为:大星撰韩羽书。贴在破壁上,自我欣赏。

一次,映山公去津看望孙犁,把大星预先给他刻成的两枚印章带去。孙犁看见了,非常高兴,接在手里,把玩良久。他说:“在延安时,我也喜欢刻这个,但刻不好。”他摸挲着那石料又说:“这石头太硬,刻着一定很费劲。等我找点石头给他。以前,我还刻过木头的,也不易刻好。”

和韩映山在一起,孙犁谈了一些关于篆刻的知识。他说要给大星写封信。

韩映山的记述说,看得出来,孙犁对篆刻艺术,兴趣非常浓厚。过了一会儿,又重戴上花镜,仔细地观看那印章,说:“自然,初学乍练,刻成这样,就不易了。但严格要求,差距还是不小的,有的刀痕,还嫌幼稚。一定要告诉他多多练习写字。书法和篆刻是相辅相成的。要向名家学习,这跟写作一样,要取法乎上。”

此后,孙犁在给韩映山写信时,不断顺便谈谈有关篆刻的事儿。韩映山从孙犁的来信里摘录了下面的文字:……小孩喜欢绘画、刻印,很好,以业余练习绘画为主,兼学刻印、书法。随时留意,随时请教,目前学习,也只能如此。

大星寄赠图章,我很喜爱,他在这方面,很有前途。近整理旧书,得到一部陈师曾印谱,准备有便人给他捎去。因书系线装,很娇气,邮寄不便。

收到大星的信及印章,甚为感谢。大星治印,进步很快,慢慢将成名家。但戒骄戒躁,精益求精,多浏览名家印谱后从正途逐步创新。日常写字,可用毛笔,以便习字。我对此,全外行,我觉模汉印的数方都很好,先不急于别开途径。

附上写的字一幅。近来,求写字的人多了,我也很奇怪,上海也来求,并说我的字好,这真是见鬼了。不过,我也有求必应,自备纸张,字幅不大,盖上三颗大印,都是大星给刻的。“耕堂居”,意义有些重复,因为堂就居了。大星对这些不大讲求,我觉得也没关系。他如有时间,还可以给我刻一颗三个字:“澹定室”或是“幻华室”,不忙,他高兴时刻就可以了。

今日捎来大星惠刻印章两枚,都很好。玉石质坚,刻起来很费力,但使人喜爱,今晚无事,我把玩了很久。年纪大了,一切都无兴趣,唯独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实在没办法。请转致我对他的谢意。篆刻事,与文艺同,要有名师,也要兼采众长,要有变化,不能拘泥。要师古人,也要通古今之变,不能墨守成规。但初学一定要严格地研究古体,不能任意为之。

我曾对韩大星兄说过他是得孙犁授记的艺术大家,得此法乳,三生有幸的话。孙犁“盖上三颗大印,都是大星给刻的”一语,说明了他喜欢大星篆刻的程度。

韩映山说:尽管孙犁同志一再自谦地说,他对篆刻,是个外行,可是,读了他这些信中的话语,“内行人”都认为,这些话是很内行的。孙犁同志性格内向,一向“才不外露”,也从不在文章中卖弄知识。要不是大星给他刻印,我一点也不知道他对印石还有如此深切的体会和见解。不久,他托一位女孩子给大星捎来了那部陈师曾的印谱。蓝布套,线装。书籍保存得格外整洁,好像新的一样。

呵呵,亦数代交情、历六十余年“赓续至今”了。在新出的《孙犁文集》里,我还看见了孙犁写给韩大星的五封信。其中之一说:大星同志:六月十九日来信及附寄各件,均收到,甚为感谢!你的篆刻已经进入钟鼎甲骨领域,进步很大。但我以为篆刻文字,仍以汉印,即汉隶为主,因其既有古意,亦易认识。古文字自有其情趣,然非一般人所能辨认。

你立意为我刻制印谱,我当然高兴并感谢,但这一工程,既费力,又费料,望你慎重考虑,并从容为之,不要过劳为盼。

那应该是九十年代初期的事。

后来,这印谱是刻成了的。据大星兄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为孙犁刻印一百余方,包括孙犁原名、曾用名、现用名、笔名及作品结集名。颇想得到名家贾平凹撰文的序言。经人介绍,大星给贾平凹刻了十二方印章,贾平凹给大星回复了一封信。但后来,却一直没有收到贾平凹写的序。大星怀疑有人在背后捣鬼,也许贾平凹根本就没见过自己要求他为孙犁印谱写序的请求,此事就没了下文。再后来,大星又找到河北省一位老作家,从前和他家住过邻居,印象里,他很欣赏韩大星。给作家印稿的时候,作家是满口答应的。半年之后,老作家打电话给韩大星,让去他家一趟。见面落座,老作家盛气凌人,首先就是一顿数落,说大星的刻印风格他很不喜欢,又把孙犁关于对美好事物看法的某篇文章特抄与大星。对大星的篆刻,孙犁的评价已见上文,这老作家大唱反调,动机缘何,不大好揣摩。面对嘲讽,大星嘴上而也没有辩解,但心里是不以为然的。请老作家写序的事也就泡汤了。大星说:“现在我已经变得心灰意冷了,不想再在此事上下功夫,因为,二十年前的作品现在看来还有诸多缺憾,还要再修改,这是一项巨大的且费力不讨好的工程,罢了罢了。”

打心底里说,我还是希望大星把这部孙犁印谱整好,以飨同好。我手头有巴金故居周立民兄寄赠的一部《巴金印谱》,还有朋友给的一部《奥运印谱》,感觉都很好,很耐把玩。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释迦三藏十二部经典,世尊有承问而说者,有无问而自说者,问与不问,都是佛祖慈悲心怀的流布:世出世间这就有了普度众生的宝筏,惠及人间多矣。你韩大星也有功德无量的一部篆刻,这一部篆刻,引得孙犁先生金口玉言,妙笔生花,留下了关于篆刻艺术的观照。甘露洒出,润泽苍生无数。后来者随缘会心,受益处也应无穷。大星兄好人好事做到底,为孙犁,为艺术,为人生,奉献出这部印谱,不亦宜乎!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6 | 回复:0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