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雄安故事||雄安,花房子的故事(连载2)

[复制链接]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20-11-2 17: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istrator
2020-11-2 17:28:58 199 0 看全部
雄安,花房子的故事
(2)
1.jpg
      在白洋淀内,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着三十多个小渔村,我们村位于白洋淀的东南方向,北接安新,南邻任丘。著名作家孙犁笔下讴歌赞美的《采蒲台的苇》,就是写的我们村。相传早年间这儿是采蒲草的专用台子,有个姓郭的男子住下,以采蒲为生。后来他娶妻生子,不断繁衍,就逐步演变成了一个村子,因此叫采蒲台。现在,村里人几乎都姓郭,郭家是大户人家。

      采蒲台,白洋淀里的一个小村庄,四周是大小不等的淀泊和纵横交错的沟壕,以及参差不齐的苇地。这里的人们勤劳淳朴,安居乐业。但是在那个多事之秋的动乱年代,每个村庄都不由自主地像小船一样,随着“文革”的风浪而漂泊。村里人主动或被动的加入了这场运动,乡里乡亲的却分成两派,拉帮结伙,各自为政;文攻武卫,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整天不是拿这村,就是端那村,就连孩子们打架都相互对斥“臭反修!”“臭赤红!”,所谓“反修”、“ 赤红”,当时是两派的名称。

有一次“反修”端我们村,捉“赤红”人员。佛晓,人们还没起,外面就叭叭叭地响起了枪声……等枪声一停,紧接着就有人喊叫:“戒严,全村戒严!家家闭门,枪子不长眼。”这年我大概九岁吧,傍晚跟同伴到村子边捡东西——金灿灿的,沉甸甸的。大人们一见有些惊奇,说这是铜炮子,就是子弹的外壳。一提子弹,就令人不寒而栗。

      初伏的早上就闷热,树上知了叫个不停。姐妹们都到外面南墙根下,树荫里织席。哥去院前坡下河边扛苇,那儿有我家的苇垛。院里娘做饭,我烧火。娘用开水和了一大盆玉米面,开水烫的好吃,切了四个大茄子,连皮带把儿一起蒸,抓两把绿豆扔进大半锅水里,锅底儿像嵌了一层屈指可数的绿珠子。贴一圈儿饼子,蒸一箅子茄子片,煮半锅绿豆汤,这便是水庄村人家做饭的特点——饽饽、菜、稀的一锅出,虽然简单但也齐全。
      我一边抓苇皮填火,一边折糖纸玩,嘴里还嘟唸着:“一圈儿饼子,又长又圆;一箅子茄子片,又宽又厚,像小磨盘;半锅绿豆汤,汤多豆少。”“看看,又说又玩的,老烧不开锅。凉锅贴饼子全出溜喽,快抓两把苇碴儿填上。今儿个进伏早点吃饭,大热天的。”娘贴完饼子盖好锅,洗着手催促我说。

我足足抓了三大把苇碴儿填进去,灶火堂立马窜出红彤彤的火苗,我闪在一旁,说:“娘,你还知道进伏呀,又贴饼子蒸茄子,真是人多没好饭,猪多没好食儿。”娘问:“照你说做什么?”我说:“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炒鸡蛋。”“你呀,就知道吃的。”娘半开玩笑地说我。我说:“不是吃的,俺也知道。热在中伏,冷在三九,数伏数冷喽,数九数热喽。”娘笑道:“都是听水大爷说的吧?”我说:“嗯,一到晚上俺们就听水大爷讲故事说笑话。娘,你说他知道的怎么那么多?”娘告诉我:“树老枝叶多,人老知道的就多呗。”

我家东邻水大爷,是村里年龄辈分最大、威望最高的一位老人。有的叫他爷,有的叫太爷,还有的叫老祖。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好打抱不平,主持公道,还生活留心,纪事拾趣,满脑子传说佳话,一肚子故事笑话。闭塞的小村庄缺少娱乐活动,每到晚上这片儿的孩子们,几乎都来水大爷家享受精神食粮,大饱耳福。没文化的我姐妹们所知道的,除了父母口传的就是水大爷口头说的。

我正和娘对话,这时二姐回来,手扎了苇刺,村里的习惯是找针拨。娘说:“小西屋窗户上插着呢。”因为家里人多,又盖了配房小西屋。二姐找来针,含一下针尖,啐了一口,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拨刺。娘刷着面盒继续说:“咱村论年纪老、辈分高、威望大的也就数他老人家了。九十出头,俩儿子都为国阵亡,可算是大功臣,全村人谁不尊敬?”二姐问:“他也没个闺女什么的?” “没闺女,有个外甥在保定当律师,常来看他。”二姐又说:“水大爷老伴儿真年轻。”我也接过话茬说:“就是,当他闺女行了。”娘笑道:“小二三十岁呢。后来的,前妻死的时候,大爷刚七十,上级派来个女的给他做饭。日久天长,见水大爷心地善良,主持公道,抱打不平,没人说不好。就要一辈子伺候水大爷,这不就……”

二姐拔出刺,指头肚上有个小窟窿直冒血,她吸了一口,抹了抹就去织席。我又一抓苇碴儿,不小心也扎破手,鲜血直流。我害怕要哭。“没事,没事,离心远着呢。老跟苇打交道,断不了拉口子扎刺,没事。”娘说着忙撕拉扯了个布条,给我把流血的大拇指缠紧绑好。“真是干一个大子儿的活儿,要俩大子儿的工钱。快一边去。”我到一旁坐着,缠布的手不敢动。娘大把大把的烧火,大股大股的炊烟袅袅,满锅热气腾腾。等停火捂锅,娘又接着剥蒜。

这时,穿着干净整齐的芦花嫂来了。她四十出头,宽而平的脑门儿下一双丹凤眼,齐脖短发,用卡子拢到耳后,面容和蔼。这位中年妇女能说会道,不但是村里红白喜事的支客,大事小情的说客,而且善于给青年男女牵线搭桥做红娘。这说媒也有窍门,不会说的千言万语说不成,会说的三言两语就成功。娘把小饺子似的几个蒜瓣儿放进捣蒜罐儿,笑呵呵的说:“芦花呀,吃了吗?”“没呢,先说给你家准备着。二河他娘说,过了这个热劲儿就结婚,大河二河一起结。”芦花嫂笑呵呵地告诉娘。“知道,前几天二河来说了。这不赶集买了棉花、被面,褥面做好了,来看看吧。”说着,娘就带着芦花嫂进了小西屋。

此时,哥扛苇回来,把两把苇靠墙戳好,从兜里掏出个鸭蛋。我问哥:“哪来的?”“偷的,”接话的是西邻家老儿子,正骑在他家院中一棵合抱的大柳树枝上,耷拉着两条腿,还抱着一只小黄狗,边玩弄边喊话。他们家这树可有年头了,茂盛的枝叶伸到我家院子,送来一片鲜绿,覆盖着小西屋。小干鱼自幼干巴瘦小倒也灵活,整天像只猴子似的爬上爬下。院中大树成了他的玩具,想玩就刺溜爬上去。他娘善良老实忠厚,无兄弟姐妹。他爹倒插门儿,叫李网,只因爱做偷鸡摸狗的事,人们给他的名字中间加了个字,李大网。这人诡计多端,一肚子坏水儿,小干鱼儿紧随其后。

哥一听小干鱼儿说他偷的,急眼儿地反驳说:“什么偷得,在坑边草里捡的。”“谁家鸭子下了蛋不拾走?”小干鱼儿故意气哥:“就是你偷的。”哥生气了抡起鸭蛋朝他扔去,正巧砸他腿上,粘滑的蛋白蛋黄顺着腿流到脚面。原来是个臭鸭蛋,熏得他直用手呼扇,并狠狠地说:“你个臭反修。”

我也急了,回道:“你个臭赤红。”他爹在赤红,村里赤红派人多为胜。李大网天天耀武扬威,人模狗样的。爹被反修头儿郭拐子拉拢,去反修派人多为胜的村持枪驻守。小干鱼儿又喊:“打倒臭反修,臭反修……”小黄狗也汪汪叫几声,像在附和主人。“喊叫什么,快下来吃饭。”小干鱼儿被二哥泥鳅唤走。等哥洗完手,我说:“哥,你砸蒜吧”。哥说:“你怎么不砸?”我高高地举起缠布的手,理由充足的说:“剌口子了,”哥很无奈,只好找出捣蒜锤在锅台上,吭哧吭哧地砸起来。

小西屋里,芦花嫂正看着一摞新被褥啧啧称赞:“哎呀,颜色搭配得真鲜亮,细叶密线的做得好舒坦。八铺八盖?”娘说:“每人四铺四盖。”芦花嫂问:“也给知青白云做了?”娘回答:“她也是俺闺女嘛,大蒲有什么嫁妆,她就有什么。”芦花嫂笑道:“藕婶,你心肠忒好。咱村谁也不上你。”娘乐呵呵地说:“别夸俺,俺可比上你。年轻能说会道,办事利索。咱村红白喜事,大事小情那一样也不能少了你。还会说媒,下头的闺女小子全靠你了。”“行。保证还说好人家的,错了,对不住你呀。”芦花嫂呆了一会就走了。

锅捂的差不多了,蒜也砸好。娘让我叫哥和姐们吃饭……

寂寞的管理员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管理员给TA私信
寂寞的管理员

查看:199 | 回复:0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