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图说雄安——雄县龙湾镇龙湾西村

[复制链接]
bdtg2605 发表于 2020-11-1 11: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dtg2605
2020-11-1 11:58:41 67 0 看全部
图说雄安——雄县龙湾镇龙湾西村


龙湾西村简介


640.webp (1).jpg

龙湾村卫星地图


     龙湾西村位于雄县县城东南6.6公里处。据1992年雄县志记载:明洪武年间,郝、郭两姓由山西洪洞县迁此居住,称郝郭庄。永乐年间移民来此者渐多,又因地处大清河拐弯处,改称龙湾。1961年分为龙东、龙西、龙南、龙北四村。按方位此村称龙湾西村。


附文一:雄安记忆——仁心妙手惠万家的吕树棠


640.webp (2).jpg

吕树棠


吕树棠(1917-2009)龙湾西村人。(原籍文安石桥,旧属雄县。)少年时代在雄县读小学。毕业后在县城“王氏医院”学徒,师从黄湾村王钟琪先生。此为雄县第一所西医医院,开雄县西医之先河。“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寇大举进攻华北,雄县城驻有日军,王氏医院迁至龙湾村。王钟琪先生病逝后,王氏医院遂改名“兄弟医院”,由吕树棠和他的两位师兄弟共同主持。解放前夕,战火纷飞,明是医生,暗是地下工作者的护卫,冒生命危险,救助我军伤病员。1949年任雄县四区卫生协会主任,1953年任龙湾联合诊所所长。1956年任雄县四区大联合诊所所长。他对患者暖如春风,对职业恪尽职守,对医术精益求精。几十年中,在灭天花、去丹毒、除霍乱、绝瘫疽、战伤寒、防瘟疫等方面,功勋卓著,有口皆碑。有诗曰:“千家万户美名扬,无人不道吕树棠。愿其人寿齐天寿,燕南赵北日月长。”在生活中,他待人热情,处世谦和,具有极高的人生修养。青年时期,因风湿造成左腿关节强直,古稀之年,病魔夺去左眼。耄耋之时,被迫膀胱造漏。虽一生命运坎坷,多遭打击,但自强不息,顽强进取。晚年生活,日里与伴同数赏景,灯下独自稼穑砚田,精神生活丰富多彩,充满朝气。一卷诗草,虽未曾付梓面世,却是他完美人生的生动写照。(摘自:雄县龙湾乡土教材系列丛书 人物篇)

附文二:雄安记忆——抗战离休老干部高树萱


640.webp (3).jpg

高树萱


高树萱,1924年生,龙湾西村人,原籍霸州市城关镇(原老堤乡)前卜庄(原打鵏庄),抗战时参加革命,处级离休老干部。

三颗子弹


日本鬼子占领华北以后,看中我太行山涞源境内有丰富岩棉矿石,1943年,打算从天津穿白沟奔涞源修一条铁路,掠走我国重要资源。为此,他们征集大批民工抢筑路基,想早日修通铁路。而我党为粉碎日寇图谋,利用夜间千方百计破坏修路。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振奋民族精神,我野战部队和十分区主力准备消灭霸县县城的驻守日军,扩大解放区。而此时,驻天津的鬼子有增援霸县迹象,为了把这一重要情报告诉隐蔽在霸县东关的十分区指挥所,刚调到二联县县委的高树萱,这位不足16岁的孩子县委通讯员,他第一次执行任务,遇到日寇袭击,险中三弹,亦属死里逃生,令他至今难忘。

他穿一件白褂子,腰插短枪,骑一辆自行车从下岔河出发,绕道奔霸县东关。他的行踪引起在霸县城头站岗的鬼子兵注意,他们从望远镜里看到一个男孩子正骑一辆自行车匆忙赶路。当时,乡下自行车极少,这自然引起鬼子的怀疑。年幼的高树萱没有经验,他觉得自己离霸县城足有五里之遥,鬼子兵奈何不了他。但是,他万没想到,鬼子的三八大盖射程很远,并且借助望远镜瞄准,命中率极高,他简直成了鬼子兵的一个活靶子。

那时,都是乡间土路,弯弯曲曲,高低不平,这种路况,恰好又保佑了他。他正全力地朝前赶路,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打在后圈上。他猛然一惊,骑得更快了。“砰”又一声,一颗子弹打穿了他飘摆的衣襟,子弹头在前面落地,射出一簇泥花。高树萱手心里满是汗了,不能停,可劲儿蹬,简直像要把自行车蹬飞。突然,“砰”又一声枪响,这第三颗子弹擦着脑瓜皮就过去了。这第三颗子弹,也把他打得清醒了许多。

于是,他下了车子,然后把自行车搬入路边的沟里,尽管沟里不好骑车,但是,因有路面做屏障,霸县城头上的日本哨兵失去目标,成了瞎子。于是,这群鬼子只好盲目地又打了一阵乱枪,以泄愤怒。

小通讯员高树萱及时把重要军事情报送到霸县东关十分区指挥所刘秉彦司令员的手中,圆满完成了县委交给的任务。



作者:张贺明


附文三:雄安记忆——抗美援朝的文艺战士张曾琏


640.webp (4).jpg

张曾琏


张曾琏(公元1926-1998)龙湾西村人,又名张觉,解放战士。曾任广州军区42军文工团正团级创作组长。参加过抗美援朝。在炮火纷飞的作战前线,采访了一批感人肺腑的生动军事素材,创作出一批优秀文艺作品,通过演出,大长志愿军将士志气,坚定必胜信念。代表作有山东快书《罗参谋》,荣获中南军区第二届文艺汇演二等奖,由著名表演艺术家高元钧表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并多次在全国播放,一时间家喻户晓。快板书《说行军》荣获广州军区第一届文艺汇演二等奖。由于其工作出色,曾荣获多枚立功勋章。上世纪五十年代,被错划右派遣送回乡。至六十年代中期,革命现代京剧在全国风靡一时,他凭着一颗对党对人民负责的丹心和出众的艺术才华,在本村成立业余剧团,成功导演出现代京剧《红灯记》和《沙家滨》。即丰富了当时广大村民的精神生活,同时又为县剧团培养出年轻主演。(摘自:雄县龙湾乡土教材系列丛书 人物篇)

附文四:雄安记忆——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张玉池



640.webp (5).jpg

张玉池


张玉池,1932年生,龙湾西村人,自幼在龙湾村小学读书。1946年底开展了大规模参军运动。当时,他年仅14岁,高小未毕业,就跟随龙湾村小学第二任校长刘儒存一道走上报国之路。先是在十分区七十五团某连任通讯员,参加过1948年初的解放雄县县城及周边县市的战斗。全国解放以后,他又参加了抗美援朝与抗美援越。后定居上海,1992年离休,系空四军某部地勤副军职领导职务。

古稀寻觅旧战场——“学生军”龙西张玉池回乡记


2009年深秋,少小离家的张玉池携全家从上海回老家探亲。他瘦而略高的身材,花白短发,一双灼灼有神的眼睛,额下有几道浅浅的皱纹。穿着一件夹克衫,虽已逾古稀之年,但精神矍铄,看上去还要年轻一些。“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一晃六十多个春秋过去了,沧海桑田。但是老人家旧情不断,他借还乡之机,专程去雄县东城下寻觅他曾经战斗过的旧战场,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乡,是他几十年参军报国、喋血生涯的开始,并且敌人的一粒子弹在这里削去他头顶上的一块皮发,以致这一印迹伴他一生。张玉池小时在孙家大院读书。1947年1月(旧历1946年底),响应党的号召,热血青年大规模参军,在校长刘儒存的带动和影响下,14岁的他,高小还未毕业,就和龙北的刘振鹏等一起,随刘儒存一道参军入伍,走上革命的道路。当时,因为年龄太小,便留在十分区七十五团任连队通讯员。一年后,即1948年1月1日,当时部队驻(苏桥南边的)许各庄。由于战事紧张,要解放雄县县城,因此部队提前一天过年。后部队马上行动。张玉池所在连队连长叫刘宝权,任务是负责攻打雄县县城粮店(地点位于刘家大院)。此时,这里的国民党驻军一听说解放军攻打县城,早已成惊弓之鸟,狼狈逃窜到城墙外炮楼里。为此,张玉池所在二排在指导员和排长张树金带领下,马上追击溃逃之敌,出大院向右爬进城墙,这里有敌人的一个炮楼。当战士离近后,突然从炮楼里打出一阵冷枪,部队追击受阻,这时,指导员命张玉池马上回城里把情况向刘连长汇报。当时,天寒地冻,还下着大雪,回城就必须翻过城墙,别处无路可走。因城墙高而滑,他连爬几次都没能翻过去。突然,敌人一粒子弹打来,把他的头皮削去一层,头发被杵了一溜沟。这一枪,也把他打急了,他想指导员和战士们在露天多一刻就会多一份危险,多一份牺牲。于是,他用枪把在墙的缝隙处使劲连捅几下,弄出一个脚窝,这样,终于跃过墙去。跑着到了刘家大院后,把情况向连长做了汇报。此时,由于跑得急加上出汗多,当时连脚带靴袜都冻在了一起。接到情报,刘连长马上带领一个排从后面支援二排,炮楼里的敌人应顾不暇,最后此楼终被端掉。而此时,县城中攻打别处的战斗仍在持续,枪声和炮声不断。

后来,张玉池参加了解放永清县城的战斗。不久,参加了在雄县北部的大小庄战斗,这是消灭王风岗王牌军保安第一旅的重要一仗。战斗结束后,部队还编了一个歌传唱:“九月里,秋风凉,解放军在雄北打了一个大胜仗。消灭保安第一旅,清河支队也缴啊缴了枪,俘虏正副两个团长……”后来,又参加了大王庄战斗。这是解放廊坊安次县境内的一次异常激烈的战斗,主要目的是消灭顽伪朱占魁的有生力量。记得当时也流传一个歌:“安次县,小林屯儿,出了个汉奸朱占魁儿”——后来,又参加了解放霸县的吴家坛和吴家罐战斗。再后来,张玉池随部队南下,参加了攻打南京,解放全中国的战斗。再后来,他又参加了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注:根据张玉池资料采写。)

作者:张贺明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bdtg2605
高级会员给TA私信

查看:67 | 回复:0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