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讲好乡愁故事 传承雄安文脉征文选登|难忘西昝村大当...

[复制链接]
kxzb 发表于 2020-9-4 12: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kxzb
2020-9-4 12:07:36 113 0 看全部
“古隐山”杯

“讲好乡愁故事,传承雄安文脉”作品选登

难忘西昝村大当街听书

文/王友年

在西昝村,五十岁往上的人,都知道“大当街”是哪?

那时西昝村的面积,没有现在的四分之一大,基本就两条东西向的主街,而且还不直,南北方向没有贯通村子的大街。这两条东西向的大街,一条位于村子的中间,一条在村子的南面,所以,最热闹的大当街就在村中间的东西大街的偏东,是一个丁字路口,由于往南是一条比较宽的胡同,所以,这个丁字路口比较宽阔,记得小时候,路口东面有一对砖砌的牌楼,牌楼正中有字,可惜我没记住写的什么。

正是由于这里是村子最宽阔的地方,所以也是人们喜欢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孩子们更是喜欢在这里玩耍,一些小贩也选择在这里出摊,至今我还记得本村的一位瘦高个子老头儿背着筐子卖糖块,看到小孩子总是发出诱人的吆喝:“大块糖啊”,于是会让很多小孩子流出口水。

这里也是村里经常放电影的地方,只要看到挂上“布帐子”(电影银幕的俗称),我们会来不及吃晚饭,早早占个靠前的位置,耐心等着电影开始放映。


1.jpg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夏天在这里听书。所谓的听书,就是听长篇西河大鼓。那时,我们村有集体副业,经济状况比其他村子好,也请得起说书先生。那个年代,还是生产队统一安排生产,社员都在生产队参加劳动。麦收后,大秋作物到了壮苗生长期,趁着五月旱,连着耪三遍地,杂草基本锄干净了,到了六月连阴天,农活不能干了,人们也没其他事做,人们把这时叫做“挂锄”,也叫“歇伏”。这个季节天气湿热,那时没有电扇,没有空调,人们的消暑方式就是手拿蒲扇,坐在荫凉处闲聊。遇到桑拿天气,在晚上,人们有的坐到房顶,有的在街口,一坐就到了半夜。

2.jpg

为了不让社员们的消夏日子太单调,村里就会请说书人到村里说书。我清楚记得那时人们听书听得津津有味,都被说书艺人的精彩唱腔所迷住。每年来我村的说书艺人,次数最多的要数板家窝村的杨田花老先生,另外还有沙辛庄的一位盲人先生。
3.jpg

说起杨田花老先生,方圆百里是挺出名的,他拿手的书目是长篇大书《呼延庆打擂》、《呼杨合兵三下南唐》等,那时没有音响设备,全靠一副好嗓子,开书前,要敲上一阵鼓点,三弦配着鼓点找高低音,也是为了吊人的胃口,等下面听众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嚷着要听上回书里卖的关子,老艺人才一声高调门的吆喝,这一嗓子真是黄钟大吕,为的是吸引听众的注意力,也就是常说的能震住场子。要说杨老先生这嗓门儿,是真好,大当街这里他这一嗓子,村外的人都能听的清楚。于是,下面立刻安静下来了,但接下来还不是正书,先唱一个脍炙人口的小段,故事都是劝人向善的题材,也有经典唱段,比如《井台会》,《兰桥会》,《十八相送》,《罗成算卦》等。说起来,我还是很喜欢这些小段,西河大鼓的味浓,听着亲切。

大书一开书,最少要说上半个月,听老人们说,杨田花来村里说书,准能说得大雨瓢泼而下,也就把书场冲散了,差不多每年如此,每年的书也都是说半截剩半截,没一次说完整过。总让人第二年还惦记着书里主人公的命运。因此那时还留下个话把儿,杨田花说书,不说涝了不散场。

那个时候,虽然苦夏难捱,但能在大当街听一夏天的书,我觉得也是一种享受。

转眼四十年过去了,自从家家户户有了电视,加之生产队解体,也就没人张罗请人说书了。现在人们娱乐方式丰富多彩,有电脑有手机,谁也不会为听书在大当街蹲上几个小时了。

至此,大当街听书,便成了儿时的一段美好记忆,那些书里的故事和人物,也扎根在了我的心灵里。


-END-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kxzb
高级会员给TA私信

查看:113 | 回复:0

本站始建2010-05-08日,至今已运行3819天,欢迎光临。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友链申请|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