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雄安美篇||岸柳如诗

[复制链接]
kxzb 发表于 2020-7-10 18: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kxzb
2020-7-10 18:25:03 283 0 看全部
岸柳如诗

日月丸转于是,百年千年的悠远融汇于柳丝的怦然萌动中


岸柳如诗.m4a
00:0009:47
文字 | 张永波    朗诵 | 白学维

      清河,从古易水的萧瑟悲凉中汩汩发源,流过繁华,穿过萧索,沉淀下一路的心情,送与晓风,半捻青弦,化作一声声的长叹;清河,无时无刻不在历史的厚重与深沉中静默,在那粘稠的记忆中,似乎只有柳,在与她相伴、相守、相知、相慰……

日月丸转,于是,百年、千年的悠远,便在这一刻融汇于柳丝的怦然萌动中了。

清河的柳,是永远不知道吝惜绿色的。残冬渐杳,她便在这明朗的晴光中舒展开来了,借着风势,悄悄甩出几绦绿星,进而笼起烟岚,幻出一镜绿影,俏丽而空灵。这时候,绿是一种心情,更是一种境界。眨眼之间,润红的柳丝上,已钉满了毛茸茸的芽儿,随即,在这霭霭的烟岚中,剪出黄绿的眉眼儿。帘卷童声,惊飞了隔叶的黄鹂,溅起阵阵涟漪,慢慢地荡漾开去。


1.jpg
染绿一河の生灵


高柳夹堤,皴擦成峻秀的小岭,翠瀑飞泉,流浓走淡,泼泼洒洒,滚入淩淩的清河,染绿了一河的生灵。

清河的柳啊,也许你在吕庙的烟波中沾染了些许的灵气,铁干铜柯,婆娑成一尊尊朦胧的玉像,在历史的离乱之外轮回。

曾经多少诗人的脚步,在“古关衰柳”前惆怅;多少行旅的愁思,在“柳外”的“帆樯”里凝结;多少超逸的情怀,在“细柳微风”中吟钓……清河的柳啊,你在守望中盘点,看过往在跋涉中执着,并把它吹进了绵绵无尽的柳絮中,粘稠而又厚重。拂水的思绪,扯碎了太多的泪眼,化成千万点的柳花,定格成一份寄托。

斜倚关桥,心也随着粼粼的的细浪而荡漾开去。仿佛听到易水苍凉的吟唱,惊看公孙白马的峥嵘,感沐宋辽边风的壮阔……那曾经满河满眼的承载,此时可能都已在这无声的流淌中沉淀下来了吧,成为一方博厚,一水澄明,滋养了依依细柳,随风摇曳。
3.jpg

雄州,自古就是九河汇聚之所,加之何承矩潴水为塞,河港沟汊,纵横交错,湖泽连野,这里便真成了杨柳所得意的安身立命之所了,到处都可以看到她翩然的身影。无风则板,遇水而活,是清河的灵泉秀水,孕育了这优雅的精灵。披一袭岁月的风衣,蓬勃一头流苏般的新翠,在厚重与轻灵间曼舞,在文明与野蛮外守望。

守望着一方水土,无声地笑靥;在笑靥中静观,在静观中品读,读一堤霭霭的春烟晓翠,品半盅涩涩的蜚短流长。

芦花过于萧瑟,黯淡了清河的灵秀;云树不能恒久,只能算作是瓦桥的昙花;也只有这朴朴素素的杨柳,依着清河,在燕南赵北之间蜿蜒流淌。根,虎爪龙筋,深深抓入浸润着兵戈鼙鼓、诗酒悲歌的土壤里。盲弦野曲,卷雪商声,化作依然过耳的阵阵英风。

2.jpg

龙湾堤上寒云怒,易水河边柳色稠。曾几何时,洗礼过赵宋边风的清河劲柳,荷戟横戈,阵列嵯峨,长鞭击浪,铁臂抟风;一堤浩气凝烟翠,万丈长缨锁孽龙。而今,只留下斑斑斧刃、乡野俚风,一帧印象。

清河的柳,是心的色相,敞开胸膛,让灵魂在粗糙的跋涉中磨砺,饱蘸经年的雨雨风风,点染出满河满眼的鲜活、明丽,在这慢悠悠的境界中,人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古人的诗句里。

清河的柳是一首古老的诗,在岁月的河岸上起承转合。也许,根须是她的韵脚,从岁月的深处品咂苦涩与甘甜;也许,枝冠是她的褒贬,在年轮的行距中烙下灵魂与感叹;也许,优雅是她的格调,在高傲的骨子里注满谦逊与超然。


简介

张永波,号龙湾散人,1978年生,河北雄县人,中学高级教师,系河北楹联学会会员、保定作家协会会员。

白学维,国家一级播音员,河北省朗诵协会会员,原雄县广播电台、电视台播音员、节目主持人;雄县朗诵协会朗诵艺术导师;雄县青创协会导师团队(口才艺术)导师。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kxzb
高级会员给TA私信

查看:283 | 回复:0

本站始建2010-05-08日,至今已运行3786天,欢迎光临。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友链申请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