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人] 宋连长,你何时魂归故里?

[复制链接]
我心永恒 发表于 2020-6-22 1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心永恒
2020-6-22 19:03:21 35 0 看全部
宋连长,你何时魂归故里?


寻人启事


      79年前,在神堂战役中英勇牺牲的连长,是霸州市小柏林庄人,叫宋振玉,现留存有骨灰及遗骨,家人在哪里?如有线索请回复13932223570。

      这些天,有一个名字总在我耳畔萦绕——宋振玉。夜深了,枕着他的名字难以入眠,反反复复地念叨:宋振玉……

      早晨醒来,立即用手机翻阅资料,无果;坐在公交上,忽发灵感,搜索到霸州微生活,立即拨通了电话,也无果;随后,给《新霸州》报社发邮件,并联系到霸州广播电视台,这下总算有了点眉目。

      关于宋振玉连长的资料,我们掌握的并不多,1991年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雄县风云》中记载:“(12月)26日夜,为配合冀中五分区人民的‘反扫荡’斗争,冀中军区于11月中旬派出以除奸部长卓雄为首的工作团,到五分区工作,工作团渡过大清河到达雄县境内的大步村;五分区派二十七团900余人由团长杨秀昆、政委杨子华率部前去接应。”

      郭亚军在《佐各庄——永不磨灭的一抹鲜红》写到:由于目标暴露,部队刚驻扎完毕,来自白沟、新城、泗庄、雄县的1000余名日军和几百名伪军就重重包围了这里,敌人分四路向我军驻地关李马浒、张马浒、王马浒和刘神堂四个村,从东、西、北三面向发起进攻。

从方位上看,佐各庄位于张神堂和梁神堂之西,与两神堂成犄角之势,村子虽小,战略位置却相当重要。团长杨秀昆把第三营的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都放在这里,目的就是形成交叉火力,让敌人无法真正合围。所以,佐各庄也承受了敌人大部队的进攻。

640.webp (1).jpg

对此,村里的老人是这样描述的:“……鬼子从许庄那边儿过来,骑着大马,奔着村里就来了,八路一枪就把马给打死了,小日本就扇子面似的,忽拉忽拉的就上来了。”“八路把鬼子放近了,一顿枪,鬼子就跟麦个子似的倒了一地,鬼子就退回去了,一会儿,鬼子又上来了,打了几个来回……”

至中午,敌军总数超过了3000人,有火炮20余门、骑兵百余,并开来了两辆坦克、三辆装甲车,调来了两架飞机。

“……有个排就有一挺歪把子机枪,在苇塘那守着,打着打着给坏了,他把枪拆开修,鬼子就上来了,他丢下枪跑回来了,连长说枪呢?他说丢了。连长给他两手榴弹:‘把枪抢回来,要不我崩了你!’他跑回去,看那鬼子正摆弄地上的机枪零件,两手榴弹扔出去,就硬把枪给抢回来了……”

这个连长,就应该是宋振玉。

640.webp (2).jpg

“鬼子那坦克,就在濠沟边来回的轧,把沟都轧平了,八路爬到坦克上,拿手榴弹砸那盖儿,哪砸得动?可八路除了手榴弹,也没有别的家活儿。后来他们上村里找麻,想把坦克的轮子缠住——那哪管用?……”

      从这些细节里,我们能体会到当时战事的惨烈——天上,两架敌机在空中轮番狂轰滥炸,炮弹呼啸着飞进村庄内;地上,坦克、装甲车喷着浓浓的黑烟向我阵地进逼,敌人紧跟着压了上来。我们的战士,武器不如敌,兵力不如敌,除了一腔血,他们还用什么与对手去拼?
640.webp (3).jpg


      敌人在强大炮火配合下,两次攻进了村子,团预备队和军区工作团的同志们全部参加了战斗,与敌人展开拉锯战,时进时退,反复争夺房屋和制高点。就这样斗智斗勇,他们将战斗从早上拖到中午,从中午拖到晚上。哪怕敌人灭绝人性的投放毒瓦斯,他们也用蒜泥堵住口鼻,坚守阵地,用巷战,肉搏战,将敌人推出村外。

日落西山,天色渐黑,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8时,经过顽强拼杀,政委和党总支书记路扬、三营教导员赵景辰同志率三营大部向西突围。经过顽强拼搏,奋力冲杀,终于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28日在霸县西部的一个村庄胜利会合,完成了迎接军区工作团的任务。

可是,宋振玉和他的加强连几乎全部牺牲。

据村里的老人讲:在清理遗物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驳壳枪枪套,还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霸县小柏林庄村”字样,人们由此判断他是一个连长。

后来,在当地党组织的动员下,群众把烈士的遗体掩埋。再后来,佐各庄村的老百姓也曾试图给宋振玉烈士找到家人,可听说媳妇精神失常,带着两个儿子改嫁了。

79年来,佐各庄村的老百姓把宋振玉和他的战士们当成自己的家人,年年岁岁,烧纸填坟,照顾有加。

安新区成立后,雄安高铁站要从这里经过,当地党委政府举行了隆重的迁移仪式,备受关注的还是宋振玉连长。他的坟墓在八路坟的右前方十几米远,是一个独立的坟头,也是最后一个被挖掘的。

640.webp (4).jpg

      当时,在场的老百姓都眼含热泪,为连长和他的战友进行最后的送别。我们看到,88岁的梁大海老人一直在抹泪,老人指着这个单独的坟头说:“这个可不是无名烈士,他有名有姓,是霸县小柏林庄的,叫宋振玉,是个连长啊还是什么官儿不太清楚,牺牲的时候身上挂着个大红带子,下面边是黄穗头儿。家里有一个老娘,媳妇,还有两孩子,没了以后老娘死了,媳妇傻了,后来带着两孩子改嫁了,原来说迁回去,后来也就没有下文了。”

最后,他颤抖着身子,亲眼见证了心目中的连长——宋振玉烈士的遗骨,被单独用了棺木,体现的人们对这位连长的崇敬;被单独立了坟墓,在两排战士的右前方,生前呵护,死后陪伴……

他说:“那年我八岁,记得清清楚楚的,遍地是死尸和血迹,天寒地冻的,人们用铁锹挖不动,就用镐钊,用锛子锛,好不容易挖了两道沟,就把人一个一个的摞到一起,把沟填平……烈士们别说棺材,就连个芦席都没有,都穿的自己的血衣,就像麦个子一样人挨人被掩埋了,太惨了。都是年纪轻轻,打鬼子的英雄啊,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

640.webp (5).jpg

      同事刘颖梅慨叹道:“我置身在林间,想着这些长埋于地下的人们,反倒没有了“烈士”“英雄”的概念,只是想他们来自何地,姓甚名谁,年龄几何,家里有没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想他们也许就像张家那个浓眉大眼、腼腆害羞的小伙儿,也许就像李家那个脸膛黝黑、勤劳肯干的大哥……于是,就想到这一位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们,他们本来只是埋头沉默于几辈人的生活方式,根本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任何“痕迹”,却被历史定格在了20世纪30年代,在烽火连天的大背景下以一种壮烈的方式走完自己的一生,可能有的人连后代都没有留下……”

写至此,想起我们当地的一个传统习俗,就是给逝者移坟要在太阳没出来的时候,并且要把坟头的上面罩上。但是,现在让他们亲眼见证了雄安新区湛蓝的天,碧绿的地,并且你们现在呆的地方,是未来亚洲最大的高铁站——雄安高铁站。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革命烈士同志;谢谢你,佐各庄村父老乡亲,这么多年的精心照顾。

安息吧,伟大的人们!

注:刚刚,雄县原档案局局长翟继祥发来消息称,查阅霸州县志,烈士名录没有宋振玉其人,这让我们又多了一个悬念;同时,好心的网友打来电话,说愿意加入为烈士找家的行列,非常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5 | 回复:0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