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潘龄皋在甘肃

administrator 2020-2-25 12:19 26 0

摘要:  潘龄皋,安州人,字锡九,号颐山。清光绪己未翰林,关于他一生的事迹颇多,今仅择取其在甘肃任职间经历,因其在陇时间很短,且宦海浮沉风云变幻,仓促上任而又离职匆匆,留下了很多反映当时情形的手札。今天从手札内 ...

      潘龄皋,安州人,字锡九,号颐山。清光绪己未翰林,关于他一生的事迹颇多,今仅择取其在甘肃任职间经历,因其在陇时间很短,且宦海浮沉风云变幻,仓促上任而又离职匆匆,留下了很多反映当时情形的手札。今天从手札内容看,潘在任时自身充满危机,而甘肃地方历来治安混乱,不服中央调度,军阀把持大权,地方官员盘根錯节,潘其始以禁烟大员身份出任甘肃省长,以一介儒官周旋于鱼龙间,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

      辛亥革命后,民国建立。1921年6月,北洋政府大总统徐世昌委任潘为新禁烟大员,后任其为甘肃省省长。此时清祚退位,满清遗老们转身成了民国官员,这在当时已是司空见惯,潘也不例外。


      自从鸦片战争后,国人也开始种植鸦片,尤其以陕甘为最。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陕西咸阳、醴泉、乾州、永寿等地,但见遍地罂粟花,灿红烂紫,粉白掩映,此陕省西路盛产烟区也。经打听,方知种这玩意比种粮盈利可大多啦,粮走百里就赔本,鸦片越走远越有利。不过就是捐税重,秋种查亩数,春割在收成,按亩收税,按税加捐,再加上具衙差人的应酬,里正保长的盘利,种烟的老百姓也落不下几个钱,不过比种粮种麦还是强多了。

      辛亥年间,据说三原烟民之种与吸,若与西路一带比较,在数量上不过三一一。西路铥(稿)、鄂(县)、和(县)、乾(州)、醴(泉)、风(翔)、宝(鸡)、陇(州)一带种烟面积约达耕地的半数。西路出产的陕西土,几可与云南土齐名,畅销河南、山西、湖北、甘肃等省。吸者普遍,不吸为例外,对襁褓小儿患病亦吸鸦片喷之,以为是治病妙方,因此不少小孩自幼即染上烟瘾。家中客至,首先点灯让吸,如现在之待客让纸姻者。各县城镇中之稍大商铺,柜房中榻上经常摆好烟具,以应酬少数较熟主顾。各县衙中,县知事也多吸烟,至于刑名、钱粮老夫子、六房书吏、三班衙役,不吸者更属几稀。因之县衙的内厅,老夫子的住室,六房三班之内,无论昼夜,都是烟灯点点。说官司者,谈公事者,亦只有在烟榻上才能解决问题。由于习惯为斯,风气为斯,故行贿送礼,除金银之外,以烟土为最理想之礼物。曾闻班房中谈开锁须烟土若干两,去烤镣须烟土若干两,烟土已变成衙门中行贿之筹码单位(节引清末民初陕甘各地种植鸦片与政府禁烟往事解密)。当时的满八旗皆双枪将。

      宣统三年(1911年),当时的西安绿营旗兵中的旗营官长竟公然在营中开灯吸食鸦片,后来旗营官兵的双枪将占半数以上。时人有作打油诗讥绿营旗兵吸食鸦片者:“二百年前貔貅师,日高三竿起犹迟,原来都是双枪将,雾吐云吞满八旗。”

清廷当局也看见鸦片泛滥得已实在不成样子,尤其是官吏吸食者太多,故早在光绪三十四年定出《禁烟考核章程),派禁烟大员。其成效甚微。

      辛亥革命成功后,1912年3月、4月、10月连续接到袁世凯以大总统名义发来的禁烟令,其第一令禁吸,第二第三令都是禁种。同时,北洋政府还颁布 了“新刑律鸦片烟罪”十条。以陕西都督张凤翙为首的陕西新派人物都是赞成禁烟的,就组织陕西禁烟委员会,省中重要文武官员都为委员,张贴禁烟布告,严申禁种罂粟命令,一时禁烟之风刮遍三秦,种者吸者卖者皆栗栗有戒心。虽然不敢公然反对,但用委婉的声调说,禁烟是应该的,谁也不能反对,不过今年已经晚了,来不及了,应先交省议会讨论,订出禁烟办法。

      1912年冬季的初查和宣达禁种命令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原来不种烟的县区当然不种了,有些原种烟的县区的胆小谨慎种户,就真的不敢种了。但多数历年种户,念念不忘种烟之利,仍千方百计地偷种,他们有的化大块为小块地种,有的避开大路在偏僻处种,还有地主富户勾通驻军护种,也有的依靠县官委员包庇种。一言以蔽之,种的还不在少数。潘龄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由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委派出任甘肃禁烟大员。

      甘肃当时的行政,有地方议会,有实权的军阀,彼此此间极不融洽。民国元年(1912年)二月,清帝退位。三月十五日驻甘昭武军统领马福祥,在甘肃旅京同乡和甘肃革命党人王之佐等人敦促下,联络省内外甘肃地方人士刘尔炘、李镜清、水梓、邓宗等三十余人,组成甘肃省临时议会,李镜清为议长。通电北京政府,拥护共和。清末民初的甘肃政局十分混乱,袁世凯为巩固自己取得的政权,于1914年派亲信张广建来甘主持甘肃政务。张广建入甘时带了一个混成旅的北洋军,由于武器精良,凭借实力顺利地接替了赵惟熙而出任甘肃都督兼民政长,督理甘肃军政大权。

张广建挟袁氏声威入主甘肃以后,为加强自己的统治,巩固自己的地位,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施行了一系列的不当措施,导致甘肃社会更加黑暗,政治腐败、军事混乱、经济萧条,人民怨声载道,且兵变、民变时常发生。

1916年袁世凯死后,皖系控制北京政权,以乡谊靠拢皖系段祺瑞得以留任。1917年张勋复辟被任为甘肃巡抚兼将军府焕威将军衔。1920年直皖战争中皖系失败后,随着北京政府直、皖势力的此消彼长,张广建失去靠山,在甘肃的统治无法继续。北洋政府鉴于甘肃省内外反张声势浩大,1921年被免职,离开甘肃到北京闲赋,结束了其在甘肃近七年的督甘生涯。张广建督甘给甘肃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阻碍了甘肃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说到张广建,不得不谈赵惟熙。赵惟熙(1859—1917),字芝珊,江西省南丰县人,幼随父入蜀,求学于壁山名儒郭兰塘。长于书画,所做书法碑帖融合,气格旷达,沉雄洒脱中寓凝重、老辣、生涩,给人情思隽永、意境清新之感(见《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等)。光绪十六年(1889年)已丑科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任会试同考官、国史馆总纂、陕西学政、贵州学政。1900年后,任甘肃省宁夏知府,甘肃省巡警道,代理甘肃布政使,1912年3月,署甘肃省都督兼民政长,主持甘肃军政。1912年10月9日加陆军上将衔。1914年3月,袁世凯派亲信张广建督甘,赵惟熙调为参政院参政、约法会议议员。

中华民国成立后的1912年(民国元年)4月,马安良、马麒驻扎兰州,因统治横暴而遭到甘肃省临时参议会纠弹。奉马安良的指示,马麒派人杀害临时参议会议长李镜清,对此甘肃都督赵惟熙未作处理。同年8月,马麒被北京政府任命为西宁镇总兵,后升任青海蒙番宣慰使。1913年受封为“锐扬将军”。在马安良大旗的庇护下,利用手中的一点军权,把持地方政权,并与民族宗教势力相结合,取得了对该地区的撒拉、回等人民的绝对统治权,为其家族统治青海奠定了基础。时有民谣云:上山老虎下山狼,狠不过青海马步芳,此是后话,尤此可见马家势力在甘肃青海有多厉害。

马安良(1855—1920),经名阿卜都里默直底,回族,甘肃河州(今临夏自治州)西乡莫尼沟大河家人,马占鳌之子。民国时期北洋政府甘肃提督,北洋陆军上将军衔。清末官至总兵,曾组织西军镇压革命。民国初年,以西军为资本,拥兵自重,操纵甘肃省政。后来北洋势力控制甘肃,马安良被迫返回河州老家。1920年因病去世。

李镜清(1871—1912),字鉴亭,甘肃省临洮县洮阳镇人。清德宗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以优廪生考取拔贡,次年朝考一等,步入仕途。

张广建(1864—1938),字勋伯,安徽合肥人。早年入淮军聂士成部为军佐。因功受到巡抚袁世凯的赏识,逐渐成为袁世凯心腹,辛刻革命期间,任山东布政使,后接替胡建枢改署代理山东巡抚。1912年民国成立后,调为顺天府府尹,1913年12月获授陆军上将军衔。1914年出任甘肃都督兼民政长,督理甘肃军政大权。


潘龄皋名誉上是省长,其实有职无权,政令不行,决策难执,在禁烟问题上,难以撼动当地官绅们的枝节,尤其是有背景的军方,秀才难与兵论道。而地方绅士又互保自身利益,与潘水火难融,因此与议员们发生了冲突。禁烟期间,众议员闯入省署质询,竟发生省署卫兵打伤议员事件,甘肃地方人士又支持议会掀起“驱潘”活动。以后政治风波迭起,叫潘龄皋尤觉心寒。本想有一番作为,为民谋利,但现实政令不行有志难伸。以下择取潘的手札,不难看出潘当时的窘境。



再展阅:

副笺详陈禁烟办法,具见实事求是、除恶务尽之心,殊堪嘉配。尚望热心毅力,持之以恒,既不使吾民自陷刑章,又不致有误春畊。是皆贤令尹之所赐也。至咨会邻省一层,届时当核办。手此。在颂时祺。

弟龄皋又顿 十月十三日


际唐仁兄同年大人伟鉴:

远别襜帷几更月,琯停云千里,我劳如何?(揽)辔西来,蜺旌东去,参商不见,令人黯然。顷奉赐书,辱承宠贺奖励愈分,愧不敢当。就审吐惠含酥,种德收福,式孚鼎祝。弟蛰伏家山,无心向世。忝持使节,偃息未遑。本人拟公事句当,即行回京保、报命,不意中枢采及葑菲,畀以封圻,蚊负怀惭,鹈濡滋愳,受篆以后,目睹人心浮动,士习嚣张,蠢吏贪婪,悍将娇蹇而绅界之挟有私见者,又复积毁销骨,尤觉寒心,至于财政之困难,军阀之冰炭,维持补救殊费经营,险象环生,殆不可以久处。拟俟春暖即当乞休。吾兄揽辔京华,或能相晤于门,一倾积愫也。

手此奉复。敬请道安诸希荃照不戬。

年愚弟潘龄皋顿启 十月十三日


心畬仁兄同年大人惠鉴:

千里重来,阅星霜于陇坂。廿年暌隔,忆风雨中于中州。每企停云,辄怀旧友。顷承恭贺,益切感惭。辰维凫舄翔华。鹤琴懋绩:芝光在望,葭溯奚如。弟伏处家山,无心问世。此次衔命度陇,本拟差竣即归,不意中枢俯采虚声,畀以疆寄。受篆以后,考财政则困难已极;论吏治则腐败不堪。险象环生,办事棘手非常。与绅界之不顾大局者又未融合。性成憨直难合时宜。拟俟来春决计造逻。兄如顺便北上,当相晤于京师,一话多年之离愫也。

专此奉复。敬颂台祺。诸惟爱照不具。

年愈弟潘龄皋顿启 十月十日。

竹汀前辈观察惠鉴:

远违光霁,匆匆已十年矣。春树暮云,神驰无任。顷奉手札辱贺,愧不敢当,感谢感谢。籍敬念柯乡养望道履康娱,慰符所祝。龄蛰伏家山。无心向世。此次衔命度陇,满拟差竣即归,不意中枢采及虚声,畀以疆寄。材栓任重,感慨何如。受篆以来,目睹吏治之污浊、民生之困苦、财政之窘迫、劣绅气焰之嚣张,羹沸蜩螗,大非昔日可比。察其症结,无非权利竞争,误国病民,莫此为甚。求其主张公理顾全大局之人,寥寥不可多得。推原祸始,皆由积年纪纲不振所致。尸其咎者自有人在。尊处当有闻也。承示来春西行一节,多年旧好亟所欢迎。惟甘肃险象环生,办事诸多棘手。人游于事,位置甚难。龄虽竭力排解,无奈暗潮剧烈,未可竟抱乐观。我公纵或来甘,恐亦不能如愿。龄既受中央知遇,未便立即辞归。拟暂行设法维持,以尽职责。如果地方人士不能相谅,即拟辞归故里。性成憨拙,未知取容悦于一时也。

专此奉复,敬请道安。诸惟亮照不具。

馆晚生潘龄阜顿启

文中的际唐是许承尧(1874—1946年),曾单名芚,字际唐、芚公、婆娑翰林,室名眠琴别圃、晋魏隋唐四十卷写经楼等,徽州府歙县人。近现代方志学家、诗人、书法家、文物鉴赏家。二十一岁中光绪甲午科举人,光绪三十年(1904)中进士,入翰林。辛亥革命后,应皖督柏文蔚聘,任全省铁路督办等职,后随甘肃督军张广建入陇,任甘肃省府秘书长、甘凉道尹、兰州道尹、省政务厅长等职。1924年辞官回京,同年由京返歙,从此绝迹仕途,在家乡以著述终老,著有《歙县志》、《歙故》等。文中的心畲、竹汀有待查阅。

从以上书札看,文中用了“险象环生,积毁销骨”等词语,潘此时孤掌难鸣,而议会之议员携私报复者,处心积虑处处为难,财政困难,政令难申,而禁烟所触及当地利益,又使军界不满,欠饷积重,人心浮动。前有刺客刺杀议长前辄,此时潘如在棘中,进退维谷,稍有不慎,性命堪虞。在札中与同僚旧老一吐块垒,言之陇地不可久处,三十六计,一走为上。不难看出,潘此时已到了山穷水尽之地步,而此时又有公函将潘告到北京,要缉拿潘龄皋,潘审时度事,索性辞职回家,前后居官一年有余。


回家后的潘老与友人修文庙,筑堤坝,领着百姓抗席苇税,为安州百姓做了很多好事。


(稿件来源:微信公众号“雄安文学”2020年2月15日;作者:王吉学,网名五色祥云,居住安州东关。喜欢读书,对家乡的历史人物典故无比热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站地图|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雄安新区安新县城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