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河北安新县梁庄、留村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简报

administrator 2019-9-7 11:47 18 0

摘要:  一、梁庄遗址梁庄遗址(代号ALZ)位于安新县大田庄乡梁庄村南百余米处。面积约8万平方米左右,华北雁翎油田公路由北而南直穿遗址而过,试掘、清理的五条探沟分布于公路东西两边,在东边的称为东区,西边的为西区,两区 ...

一、梁庄遗址

梁庄遗址(代号ALZ)位于安新县大田庄乡梁庄村南百余米处。面积约8万平方米左右,华北雁翎油田公路由北而南直穿遗址而过,试掘、清理的五条探沟分布于公路东西两边,在东边的称为东区,西边的为西区,两区相距约400米。1986年10月和1987年4月两次开挖的探沟计有西区的T1(2×5平方米)、T2(1.5×5平方米),东区的T3(3×4平方米)、T4(1.5×4平方米)和T5(1×2平方米),揭露面积共37.5平方米。

(一)地貌和地层情况

梁庄村周围原是白洋淀水区,沟汉密布,湖水清清。近年因淀水干涸,淀底露天,苇田和沟汉两岸的搬积层清晰可辨,由上而下依次为黄胶土、黑胶土、细砂黄土和纯红胶土,厚约2—2.3米左右。文化层即在上述淤土之下。现以T1北剖面和T2东剖面为例加以说明。

T1北剖面:

第1层:扰土层。

第2层:即上文化层。灰黄土,粘性较大,厚0.3—0.35米,内含夹砂夹蚌褐陶、泥质红陶、泥质灰陶陶片以及红烧土块、兽骨、鱼骨、鳖甲等遗物。

第3层:即下文化层。深灰黄土,含沙质,较松软,厚0.10—0.80米,含带乳钉纹夹砂红陶、夹蚌砂褐陶和泥质红砂陶等,也有烧土、兽骨、蚌壳等。

以下为生土。

T2东剖面:

第1层:在清除地表厚约0.65—0.67米扰土层(修公路时形成)后即是,为淀底淤积层(由红胶土和细黄土构成),厚约0.10—0.15米,含厚壳蚌、螺壳。

第2层:即文化层。黄粘土,粘性较大,厚0.30—0.70米,内含带乳钉纹夹砂陶片及泥质陶红顶碗、红陶钵口沿及兽骨、厚壳蚌等。在本探沟北端发现半地穴式圆形房基(F1)一座。本层相当于Tl第2层。

以下为生土。

(二)遗迹

房址1处(F1)。位于T2北端,开口于第2层底部。因公路所压,东半部未清理,西半部部分已被破坏,房址平面可能为圆形。清理部分坑口南北长约l.80、东西残宽约1米,深0.4米。坑内堆积为深褐土和灰土,坑底有面积为0.70×0.50平方米的烧土,内有木炭、灰烬,可能是灶址。出土遗物有陶片、骨器、以及大量的烧骨、蚌壳等。

灰坑4个(H1—H4),发现于西区。

Hl和H2位于Tl南部,均开口于第一层下,呈不规则形,坑底也欠平整。H1坑口为1.5×1.2平方米,深0.4米,内填深灰色沙土,遗物有罐、钵、器底以及猪牙、兽骨、鱼骨、鳖甲等。HZ坑口为2.1×1.5平方米,深0.5米,填土同H1。遗物有含滑石粉钵形盂、灰红陶实心支脚、红陶钵残片,还有砺石、兽骨、鳖甲等。据陶片特征,两个灰坑年代相当。

H3位于Hl之北部,被第二层所压,打破第三层,坑口为椭圆形,径1—1.75、深0.4米,坑底较平,填灰褐色土,含红陶钵、直壁盂等。H4位于Tl北5米处,上口已被破坏。普查时发现坑内有2件陶器相扣,即直壁盂扣在直口壶上,壶内填满泥土和几块折沿罐残片和器底等。

据H3、H4出土器物特征及H3的层位,其年代略早于Hl、H2。

(三)遗物

据地层堆积和出土物特征,梁庄遗址可分为上文化层与下文化层,下面分别叙述其遗物。同时,在发掘区附近还采集到一些遗物,也一并归人相应的层位叙述。

1.下文化层遗物

梁庄下层陶片包括夹砂陶和泥质陶两大类。砂质陶占58%,略多于泥质陶,内分砂褐、砂红、砂灰三种;泥质陶分泥红、泥灰两种。多平底器,未见三足器、圈足器。器形有盂、壶、罐、碗、盆、钵,未见红顶碗。陶支脚仅有若干残块,器形不详。器表多素面,仅见夹砂陶上有少量乳钉纹饰。部分夹砂陶制作粗糙,一般仅用草刷之类刷抹器表。

盂 H4:1,圆方唇,敞口,平底,斜直壁,口沿下有四个乳钉形钮。口径27、底径22.1、高16.4厘米。夹砂红褐陶,质疏松,火候较低。手制。器表附着一层灰色土垢(图一,2)。H3:1,圆唇,直腹,夹砂灰陶,含蚌末较多,器表留有似“之”穿状交错刷抹痕一(图一,5)系用细草刷之类工具刷抹而成,或许是广泛流行于我国新石器时代陶器上“之”字形纹最原始形态之一。这类直壁盂和磁山遗址的IV式孟相似①。

壶 H4:2,直口,平唇,短领,溜肩,椭圆腹,平底。口径16、最大腹径27、底径12、高31厘米。泥质褐陶,质松软,火候不高,器表附着泥垢一层,易剥落。器形和裴李岗遗址双耳壶接近,但无双耳(图一,l)。

钵 H3:2,圆唇,微敛口,斜弧腹,泥质红陶,胎稍厚(图一,14)。

折沿罐 均为口沿残片。夹砂灰陶,多含蚌末。Tl③:1,圆唇,短折沿,鼓腹(图一,12)。H4:3,圆唇,拆沿,颈腹折转处附着泥片。制作粗糙,器表有烟炱(图一,16)。

器底 H4:4,器底外延,底径12.6厘米,含蚌末夹砂褐陶(图一,3)。形制与磁山遗址III式杯(T26②H65:454)接近②。

2.上文化层遗物

据西区Tl②、Hl、H2三个单位陶片统计,本层陶器仍为夹砂陶和泥质陶两大类,和下层相比,泥质陶比例上升至68%,夹砂陶中出现少量火候较高的砂质灰陶,总的看火候及制法基本同下层,但器形则较规整。器形仍以平底器为多,未见圜底器,出现少量凹底器和三足器(鼎足)。无论是器形类别还是纹饰母题都出现若干新的因素。器形方面新出敛口钵形盂、红顶钵、圈足器、假圈足器、扁平或扁锥形鼎足(或器鋬?)等;纹饰则新添了“v”形重叠压印纹、乳钉纹、附加堆纹、刻划纹、横条纹及刺孔、席纹,个别器底还印有谷粒状印痕,少量钵形盂上有缀补裂纹的穿孔。

夹蚌砂质陶类

钵形盂 是本层最常见器形。有的器壁上有烟炱痕,推测属炊器。H2:2,圆唇,弧腹,上有缀补裂缝之圆孔。T4:10,敛口,厚圆唇,器表涂有红褐色陶衣(图一,4、10)。

直壁盂 2件(梁采:1、T3:1)。均为夹蚌深揭陶,口沿外都有一道浅压痕,素面(图一,18、19)。


梁庄遗址出土陶器

1.壶(H4:2)2、 5.孟(H4:l、H3:l) 3.器底(H4:4)4、10.钵形孟(H2:2、T4:10) 6.盆(H2:8)7、9.盆(Fl:3、Hl:1)8、13.钵(T2②:3.2) 11.折沿罐(T5:1)12、16.折沿罐(Tl③:l、H4:3)l4.钵(H3:2) 15.红顶碗(TZ②:1) 17.猪鼻状器(T4:l) 18.19.直壁盂(梁采:l、T3:l) 20.瓶(F1:l)(1、2、3、5、12、14、16出于下文化层,余均出于上文化层。8、16、19为1/3,10、17、18、20为3/10,余约l/6)

折沿罐 1件(T5:l),残。圆唇,折沿,鼓腹,沿下有波状堆纹和乳钉纹。胎含细砂,火候较高(图一,11)。

盆 H2:8,尖唇,敞口,斜直壁,唇下有一周凸棱。口径38厘米。夹砂红陶,灰胎(图一,6)。

支脚 仅发现一残块(H2:3),细砂灰陶,火候较高,残高6厘米。

鼎足(或器鋬)有扁舌形和鸭嘴形两种,陶质疏松,火候不高,夹蚌砂质红褐陶。

猪鼻状器 T4:1,扁方体,下端较窄,微斜,有相距2厘米的圆孔二个;上端较宽,有与器壁相接的弧状接面。上面微弧,有八、九道纵向刻划纹,底面平而无纹,两侧面各有上宽下窄的深沟一道。夹蚌砂质红褐陶,火候不高。此器有可能是望鋬(图一,17)。

此外,还发现夹砂陶圈足和器底等。

泥质陶类

支脚 仅发现若干块陶色不纯的泥质红陶支脚残块。实心,呈顶小底大的墩状。

瓶 l件(F1:1)。口微侈,束颈,口沿内侧斜直,残高3、口外径6、内径3.6厘米。泥质红陶(图一,20)。

盆 皆泥质红陶,呈砖红色,质软,火候较低。F1:3,折卷沿,圆唇,弧腹,底部残。素面。口径34、残高15厘米(图一,7)H1:1,圆唇,矮颈,鼓肩收腹,底部残缺,口径36厘米,器表附着灰色泥垢,易剥落(图一,9)。

钵 多泥质红陶,个别是泥质灰陶。素面。火候均不高。T2②:2,平圆唇,直壁,上腹有一周凸核,口径18厘米(图一,8)。

红顶碗(钵) 出土数量不多,细泥红陶。T2②:1,口沿下一周红彩,腹部灰色(图一,l5)。

此外,还发现壶耳、器底、圈足、假圈足等。

石器 发现很少,仅在西区出土残砺石l件。另外,还采集到石斧2件。

骨器 出土有匕、针、凿、撇、环、牙锥等。

二、留村遗址

留村遗址位于安新县城西1公里留村北300米处。该遗址发现于五十年代⑤,不久,列为河北省级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可是因管理不善,当地砖厂及附近村民长期取土,致使遗址遭到严重毁坏,到1986年文物普查时,有的地表上即显露灰土层和灰坑遗迹,并散布有大量夹砂、夹蚌褐陶和红顶碗(钵)残片。同年九月,选定遗址北部进行试掘,开2×5平方米探沟一条,编号为86ALT1。

(一)地层堆积 以Tl北剖面为例,说明如下:

第1层:开口即露出,为上文化层。灰黄土,厚0.25—1.05米。与未遭严重破坏的地层相比较,此层以上尚有厚达1米左右的地表土和文化层。陶片甚多,可辨认器形有折沿罐、敛口罐、壶、盆、钵、缸、红顶碗、陶匕、陶支脚及鼎足等。

第2层:下文化层。深灰色砂土,粘性较大,厚0.15—0.40米,陶片数量少于上层,主要器形与上层基本相似。

以下为生土。

(二)遗物 以陶片为大宗,还出少量石器和猪骨、羊骨、鱼骨、鳖甲等。下面也按上下文化层分别叙述,附近采集的归人相应的文化层一并叙述。

1.下文化层陶器

陶片分泥质陶和夹砂陶两大系统。泥质陶所占比例略高于夹砂陶,达58%。均手制。火候不高。器壁内外常留有成组平行条状刮抹修饰痕,不少器物外表还饰波浪曲线纹(图二)、平行线划纹。主要器形夹砂陶有罐(鼎)、科足、器盖、支脚;泥质陶有钵、盆,、壶、红顶碗、敛口罐(瓮)、证、支脚等。

夹砂陶类


留村遗址下文化层陶片纹饰(曲线纹,4/5)


留村遗址下文化层陶器

l、2、8、9.罐(Tl②:l、3、5、7)3—5.盆(Tl②:12、16、14)6、7、12.钵(T1②:22、18、20)10、11.红顶碗(T1②:28、26)13、14.鼎足(T1②:11、28)15、16.器耳(T1②:35、36)17.缸(T1②:37)18.夹砂陶支脚(T1②:90)19.饼形器(T1②:43)(l—5、8约1/6,6、7、10、11、12为l/10,15约1/7,17、18为l/5,余为3/10)

罐 多圆唇,皆折沿,夹蚌砂质褐(红)陶,有的可能属鼎类。T1②:1,宽折沿,弧腹,火候较高,有烟炱,口径28厘米(图三,1)。T1②:3,外卷沿,弧腹,含蚌末较多,口径32厘米(图三,2)。T1②:5,腹壁较直,有烟炱,口径24厘米(图三,8)。Tl②:7,口径20厘米,有烟炱(图三,9)。

支脚 夹砂灰陶和砂质红陶均有,均为残块,火候较高。T1②:4,夹砂灰陶,局部呈红色。仅存顶面和支脚侧面转角处,平顶上饰少量平行划纹,实心胎,残高5.5厘米。T1②:90;平顶呈椭圆形,四孔、四柱式,下部残缺,形制不详,残高6、短径6、长径9厘米。顶沿下和四柱上均饰乳钉纹和指甲纹。夹砂灰陶,含少量细砂,胎心呈砖红色。容城上坡遗址下层也有类似遗物⑥(图三,18)。

器盖 夹砂红陶或砂质灰褐陶,器表多饰波浪纹或双道曲线划纹。Tl②:9,盖沿上翘,抖直壁,盖径36厘米。TI②:44,方唇,斜直壁,沿部有轮修细纹。

鼎足 多夹蚌夹砂褐红陶,部分器足含滑石末,有滑腻感。T1②:11,上宽下窄,足面外弧内凹,饰纵向浅划纹(图三,13)。TI②:41,扁锥状。TI②:28,扁方体(图三,14)。

泥质陶类

支脚 泥质红陶数量多于夹砂陶。多素面,也有带平行线或交叉刻划纹的。T1②:39呈倒靴式,仅残存顶端一角,实心,火候不高。

盆 泥质红陶,素面。口微敛,多圆唇,口径约30—34厘米。T1②:12,平沿。T1②:16外叠唇,器形较大。T1②:14,外卷沿,内壁有削刮痕(图三,3—5)。

钵 泥质红陶,素面,口径约20—40厘米。T1②:18,平沿,沿外一周突棱,口微敛,器形较大(图三,7)。T1②:22,斜方唇,直腹(图三,6)。T1②:2。尖圆唇,弧腹(图三,12)。

红顶碗(钵) 碗或钵形,口沿外一周红彩,皆细泥红陶。T1②:26,口沿下饰弦纹(图三,11)。T1②:28,唇面凹(图三,10),中原地区仰韶文化中少见此种器形。

高领壶(罐) 仅见器口部分。泥质红陶。直领,口径约9—10厘米左右,有圆唇、斜尖唇、内勾唇之分。

器耳 多为泥质红陶。部分可能是高领壶的附耳。T1②:35为环形耳,T1②:36为鹰嘴状耳(图三,15、16)。

缸 1件(T1②:37)。为腰腹折转处残片,其上残留竖条堆纹三段,泥质红陶(图三,17)。形制同后岗类型出土的敞口、圆底双耳罐⑦

敛口罐 多为泥质红陶,也有个别的夹蚌灰陶。敛口,方唇,斜鼓腹,口径9.2—27.5厘米,大小悬殊。

饼形器 泥质红陶。数量较多,多是中部厚边缘薄的圆饼状。T1②:43,直径9、中厚3.8厘米(图三,19)。

2.上文化层陶器

留村上文化层陶片数量大大超过下层,泥质陶比例上升较快,达68%。本层仍以平底器为主,不见圜底器,圈足器增多,新出器形有陶匕、环状器、高锥状鼎足,流行在高领壶颈肩折转处、圈足接底处饰指甲纹、坑点纹,罐、缸、支脚常饰刻划纹。

以下着重介绍本层新出器形。

夹砂陶类

鼓腹罐 多夹砂红褐陶,含蚌末。留采:2,圆唇,口径30厘米,在肩上饰横向斜短划纹三排,火候较高(图四,2)。T1①:16,拆凹沿,折棱突出,口径28厘米(图四,4)。T1①:17,尖方唇宽折沿,断面呈T形,口径38厘米(图四,5)。T1①:18,短直沿,断面呈三角形,口径17.5厘米(图四,24)。

缸(罐) 留采:1,平方唇,腹微鼓,附鹰嘴状耳,内外壁有成组刮抹痕。口径40厘米。夹砂红陶(图四,1)。

鼎足 有粗大扁方柱形和三棱锥形两种,皆夹砂红褐陶(图四,15,31)。

陶匕 1件(T1①:54)。刀形,断面为扁长方形,残长7.8、宽3.2厘米。细砂红陶,火候较高(图四,25)。

此外,还有夹砂细陶宽带形器耳、圈足、器盖残片等(图四,21、22)。

泥质陶类

支脚 多为泥质红陶或灰陶,纹饰多为平行划纹或编织纹。T1①:l,倒靴式,平顶(图四,14)。留采:3,顶面两端略向下倾斜(图四,29)。T1①:2,仅残存顶面和侧面转角的部分,顶面有席纹,残高8、顶面残长1斗、残宽8厘米,实心胎(图四,30)。

缸 留采:20,为残口沿,厚方唇,饰横向刻划纹和短竖条堆纹,泥质细陶(图四,28)。

敛口罐 泥质红(或灰)陶,形制和下层同类器相同。

大口直领罐T1①:46,大口直领,鼓腹,泥质灰陶,薄胎,口径13.5厘米(图四,20)。

高领壶留采:21,圆唇,束颈,领微曲,口径10.5厘米。泥质红陶,素面(图四,23)。

瓶 留采:22,仅存瓶颈部。残高9、口径6厘米。平唇,侈口,束颈,折肩。泥质红陶(图四,16)。

器耳 新出器耳除由环状演变而来的半月形耳外,还有扁梯形耳(图四,26)。

器盖 留采:6,厚方唇,盖径38厘米,饰斜向短划纹,器表内外有成组刮条痕,泥质红陶(图四,3)。

盆 皆泥质红陶。器口形制多变。T1①:27,方唇,仰折沿,口径31厘米(图四,7)。T1①:20,圆唇,敛口,宽凹沿,口径27.5厘米(图四,8)。留采:51,方圆唇,敞口,沿面附扁梯形钮(图四,27)。

碗 细泥红陶。皆敞口,浅腹。T1①:31,斜平唇,口径26厘米(图四,10)。T1①:30,尖唇,凹带沿,口径22厘米(图四,18)。


留村遗址上文化层陶器

1.缸(留采:1)2、4、5、24.鼓腹罐(留采:2、T1①:16、17、18)3.器盖(留采:6)6、9、12.钵(T1①:28、71、39)7、8、27.盆(T1①:27、20、留采:51)10、18.碗(T1①:31、30)11、17、19.红顶碗(T1①:43、42、88)13.泥质红陶片(T1①:62)14、29、30.支脚(T1①:1、留采:3、T1①:2)15.31.鼎足(留采:101、T1①:52)16瓶(留采:22)20.大口直领罐(T1①:46)21、22.圈足(留采:50、T1①:4)23.高领壶(留采:21)25.匕(T1①:54)28缸(留采:20)26.器耳(T1①:50)(1、3、15、16、20、23、26、29为l/6,6、9、12、17、19为1/12,14、21、22、25、27、28、31为l/4,30为1/8,余为1/10)

钵 泥质红陶。T1①:28,凹带唇,直口(图四,6)。T1①:39,敞口,斜直腹,沿部有凸宽带一周(图四,12)。T1①:71,敛口,弧腹,器表外红内灰,口径24厘米(图四,9)。

红顶碗(钵) 细泥红陶,红沿灰边。T1①:43,尖圆唇,敞口,沿下有一周突棱,红边宽3.6厘米,口径29厘米(图四,11)。T1①:42,直腹(图四,17)。T1①:88,圆唇,敞口,小平底,高8.5、口径26、底径7厘米(图四,19)。

环形器 泥质红陶。粗环状,横断面呈椭圆或三角形。留采:4,外径14.8、内径9厘米。

本层出现少量涂陶衣的泥质红陶残片。T1①:60,在内壁和外沿涂褚色衣。T1①:62,在外沿着土黄色衣(图四,13)。

三、结语

安新县梁庄、留村遗址的试掘,为确立本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的年代序列,为探讨中原和北方地区古代文化交流都增添了有价值的资料。

梁庄下文化层陶器,陶质疏松、火候较低的夹蚌砂褐陶占比例较大。器类简单,造型也欠规整。典型器形有直壁敞口孟、折沿外延底罐、实心支脚、矮领壶、敛口厚胎钵等。器表多用草刷刷抹,少量夹砂陶出现乳钉纹装饰,因若干因素和中原磁山文化相似,估计两者年代也大致相当。

梁庄上层的陶器,陶质、器形或纹饰都更有特色,诸如泥质红陶比例上升,出现少量的泥质黑陶及火候较高的砂质灰陶。大量钵形盂、实心支脚和陶鼎共存,并出现少量的仰韶文化常见的红顶碗(钵)、折沿盆、瓶。河南方域县大张庄遗址⑧出土的薄胎假圈足钵(碗)和陶胎内含滑石粉等因素这里也有发现,上述文化面貌的过渡特征恰和大张庄遗址由裴李岗文化向仰韶文化过渡的性质相符,可能梁庄上层大致处于仰韶早期。

留村遗址所出大量红顶钵(碗)、各式鼎足以及折沿罐(含鼎)、敛口鼓腹罐(瓮)、条状堆纹缸等器形⑨,证明该遗址确含后冈类型若干因素。但这里的各式陶支脚和多种“红顶碗(钵)”、钵形盂、直口孟、环形器(座)及采用齿状工具修饰器表工艺等则是后冈类型少见或不见的,根据留村遗址自身的文化特征,我们认为它有别于后冈类型而代表了保定以北白洋淀周围地区仰韶文化一个新的地方类型,同类遗址也在徐水文村、容城东牛北庄等地发现。

梁庄和留村两遗址不但地理位置、自然环境接近或相似,文化面貌也有若干共同或相似处。如陶质方面,均有一定比例夹蚌砂褐陶,器形有支脚和直壁盂或钵形盂及鼎类共存,采用草刷或齿状工具刷抹修饰器表,缺乏石质工具,但均有石磨盘、磨棒发现,表明两遗址经济类型和发展水平是接近的。但从红顶碗(钵)由无到有,从少而多,器形由单一而多样,修饰器表工具则由草刷到带齿工具的递变发展趋势看,留村遗存似由梁庄遗存演变发展而来,它们可能属于相同文化系统的不同发展阶段。今后有待解决两遗存地层叠压关系。

留村遗址出土的鹰嘴式器钮,在中原地区庙底沟类型遗址⑪、容城午方下层陶器上均有发现;而扁梯形钮在午方下层⑫和留村上层都有出土。留村倒靴式支脚、陶器上流行的曲线划纹又和滦河流域安新庄溃存⑬同类因素相似。上述特点的形成,当和这里正处在中原和北方古文化互相接触、交流的过渡地带位置有关。

根据近年来燕山南麓至保北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资料积累和研究成果,结合我们这次发掘的资料,可将保北白洋淀周围原始文化年代序列初排如下:梁庄下层(容城上坡下层)⑭→梁庄上层→留村下层→留村上层(午方下层)→午方上层。年代大致相当于磁山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

参加发掘的有徐浩生、邸建芝、李文龙、李艳萍、孙继安、沈勇、金家广等,拓片者为李艳萍、刘金铃,绘图者为徐浩生、金家广。

执笔者 徐浩生 金家广

注释

①河北省文物管理处等:《河北武安磁山遗址》,图—一,8,《考古学报》1981年3期。

②邯郸市文物保管所等:《河北磁山新石器遗址试掘》,《考古》1977年6期。

③⑧南阳地区文物队:《河南方城县大张庄新石器时代遗址》,Ⅱ式碗,《考古》1983年5期。

④裴文中、周明镇等:《山西襄汾县丁村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58年。

⑤孙德海:《河北安新县留村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文物参考资料》1954年6期。

⑥标本存容城县文保所。

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中国的考古发现与研究》第53页,图—一四,11,文物出版社,1984年。

⑧同⑦,53页,图—四,4、8、11。

⑩标本存徐水、容城文保所。

⑪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庙底沟与三甲桥》,第29页,AIH12:107,科学出版社,1959年;临汝县文化馆:《临汝阎村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中原文物》1981年1期。

⑫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容城县午方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第64页,图四,23,《考古学集刊》(5),1987年。

⑬河北省文物管理处:《河北迁安安新庄新石器遗址调查与试掘》,《考古学集刊》(4),1984年;金家广:《滦河流域安新庄类型遗存试析》,《河北大学学报》哲社版,1988年2期。

⑭保定地区文管所:《保定地区文物资料汇编》,1981年。

(稿件来源:《考古》;作者单位:保定地区文物管理所 安新县文化局 河北大学历史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论坛地图| 手机版|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7897574885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雄安新区安新县城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