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慷慨悲壮 荡气回肠 ——写在王玉磬逝世四周年

administrator 2019-7-14 17:41 44 0

摘要:  我们家乡的人都爱听、爱唱河北梆子,记得我小的时候,只要收音机里播放王玉罄先生的《辕门斩子》《赵氏孤儿》《太白醉写》《四郎探母》《南北合》等精彩唱段,村里不管是碾苇的、编席的、碾面的,街头巷尾家家户户都 ...

    我们家乡的人都爱听、爱唱河北梆子,记得我小的时候,只要收音机里播放王玉罄先生的《辕门斩子》《赵氏孤儿》《太白醉写》《四郎探母》《南北合》等精彩唱段,村里不管是碾苇的、编席的、碾面的,街头巷尾家家户户都要打开戏匣子听上一听,甚至跟着哼上一段儿,这在那个吃糠咽菜的年月,也算是特别奢侈的精神享受了。因为,王玉罄是我们村里走出来的大名角,无论大人孩子在心眼里都引为自豪。

    我真正结识王先生,是在她的暮年,那年她大概是81岁,因了我的岳母在南开医院做一个小手术,我去探视,听说王玉磬也在这个医院住院,就顺便通过护士报上姓名前去拜访,没想到王先生是那样的热情和客气,她对我这个后生又是嘘寒问暖,又是问在哪工作,特别是当她问我“你家是东陈还是西陈?”的时候,我感到惊讶了!她的记忆是那样的好。因为我们那个村子很大,一万多人口大部分姓陈,听一代一代的老人们传说,祖先是600年前燕王扫北的时候从山西小行州迁来的,迁来时由于是叔侄俩就分了东陈和西陈。王玉磬从小背井离乡,就没有再回去过,家乡的事却记得是一清二楚。王玉磬也姓陈,在老家原名叫陈国贤。她掰着指头算来算去,我们原本同宗同族,还是一个祖先。

王玉磬出院以后,她立即让老伴刘先生到单位找我,每逢周末还打电话约我到她家去做客,于是我们成了忘年交,谈艺术、论家常说不尽的话语,有时兴趣上来她还唱上几句拿手戏,特别使我感动的是一次她唱了一段抗日救亡歌曲,足足有30多句唱词,倒背如流,真了不起。我从和她的接触中,也迷上了河北梆子,更加深了对王玉磬这位前辈艺术家的了解。

学艺的路百折不挠

王玉磬出生于1923年,父亲陈栋才艺名七阵风,工刀马旦,清末年间曾进宫演戏,在冀中一带有些小名气。王玉磬姐妹六人,父亲去世早,为维持生计,先后有五人走上唱戏这条路。二姐妙灵云工花旦,三姐王玉鸣工青衣,在河北梆子舞台上都小有成就。王玉磬6岁接受师叔王文炳启蒙,学演老生行当,开始了她的戏曲生涯,8岁登台扮演娃娃生,与师叔同台合演《胡迪骂阎》等折子戏,与三姐搭档演出《武家坡》《汾河湾》......,几年间学会了许多老生剧目,随戏班在冀中、鲁北、山西等地演出,很受欢迎。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寇铁蹄践踏到白洋淀,民不聊生,唱戏的艺人更是难以糊口。14岁的王玉磬与家人一起背井离乡来到天津。天津是河北梆子活跃的中心,名角云集。在这里她和河北梆子著名艺人银达子、韩俊卿搭班唱戏,边演边学,并偶尔为女性老生翘楚小香水配戏,在舞台上得以观摩领悟名家艺术,并有幸受到小香水的亲自指导。她从小下决心,要成为河北梆子舞台上的第二个小香水。为此她勤学苦练,兼收并蓄,博采众长,技艺大进,为以后在艺术上取得成就奠定了基础。

由于连年战争,一些老艺人或流落他乡,或弃艺改行,河北梆子艺术濒临灭绝,王玉磬从艺的道路历尽了艰难曲折,一直到天津解放前夕,由于天赋的嗓音条件和刻苦努力,她在剧坛立稳了脚跟并崭露头角,天津博陵日报的一位老编辑觉得她的声响宛若磬石是个人才,就为她在报上更名为王玉磬,于是王玉磬的名字进入了人们的视野,王玉磬的名气越来越大,她坚持每天步行往返于小戏园和茶园轮流演出,在艰难困苦的状况下,苦苦坚守着河北梆子这片阵地,她坚信人们喜欢的艺术总不会就此完结,总会有复苏的那一天。

最有影响的女老生

1949年天津解放,王玉磬盼来了出头之日。1953年国营河北梆子剧团成立,艺人的生活有了保证,她以高昂的热情投入到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当中,勤奋学习,反复实践,艺术水平有了日新月异的提高。不久,她以极大的热忱参加赴朝慰问演出。1954年,天津市举办第一届戏曲汇演,王玉磬在《杀庙》里扮演韩琦,和著名青衣演员宝珠钻搭档表演。在她精心的艺术处理下,本来平淡无奇的尖板、二六板唱段,唱出来却是斩截果敢,铿锵有力,伴以洒脱稳健的身段,把韩琦被陈世美蒙骗到问明缘由后的内疚自责,最后自我牺牲以支持正义的心理变化,展示得有层次、有深度,深深感染了台下观众,荣获演员一等奖。人们记住了女老生王玉 磬,迷上了王玉磬的《杀庙》,由此在天津声名鹊起。1958年天津市河北梆子剧院建立,王玉磬作为骨干力量,与银达子、韩俊卿、金环、宝珠钻并列五大主演。

50年代开始,王玉磬随天津市河北梆子剧团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在艺术上焕发出极大的创作热情,步入了艺术发展的黄金阶段。她改革创新了许多传统剧目和新编历史剧,如《辕门斩子》《赵氏孤儿》《五彩轿》《走雪山》等,塑造了《杀庙》里的韩琪、《赵氏孤儿》里的程婴、《太白醉写》里的李白、《江东记》里的诸葛亮等众多性格鲜明、生动感人的舞台艺术形象。60年代初期,她参加河北梆子现代戏的创作演出,出演了《山地交通站》《向阳川》《好榜样》《红嫂》等剧目。

梨园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生怕“斩子”,旦怕“教子”。《辕门斩子》是一出唱念做打的重头戏,尤以唱功为主。在其唱段中,王玉磬扮演的杨延景轮番与佘太君、八贤王、穆桂英等角色对唱,且唱段板式变换频繁。面对佘太君的情、八贤王的权、穆桂英的威,她一句句唱得字正腔圆,韵味浓郁,声情并茂,慷慨悲壮,把生角怕唱的《辕门斩子》这出戏打磨成了自己的经典剧目。这出戏还专门进京为毛主席、周总理演出,获得极高评价。并且以后又排成电影在全国上映。

王玉磬有很好的艺术功底和极佳的艺术天赋,她虽然是女性唱男腔,却嗓音宽亮苍劲,以韵味夺人,高腔时声遏行云,低腔时字清音实,刚劲之中蕴含醇厚,奔放之中不失含蓄。特别是演唱时中气充足饱满,一连四、五十句的唱段,唱得从容自若。一句“大拉腔”,可以延续十几小节,一气呵成,令人荡气回肠。她的唱功精湛细腻,唱腔的抑扬变化、音调的高低起伏、气息的强弱虚实、速度的伸缩收放等演唱技巧运用娴熟,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有人说,“王玉磬有一条普通演员难以比肩的好嗓子。”确实如此,多年来她演《辕门斩子》《赵氏孤儿》《太白醉写》《苏武》《江东记》之类以唱功见长的的老生剧目其戏路和声腔既阳刚奔放、苍劲挺拔,又委婉俏丽、 清新醇正,形成了既高亢刚劲又优雅流畅的演唱风格。同时,她借鉴武生戏的表演技巧更具艺术魅力,比如在《南北合》最后一场“哭城”戏中,她把甩发、跪爬等动作与唱腔巧妙结合,更是把一个杨八郎声泪具下的人物形象塑造的淋漓尽致,成了千古绝唱。

王玉磬河北梆子的铿锵之声,震撼着京津冀。天津、河北等地的许多城市乡村都有她的戏迷知音,只要有王玉磬演出,就是隔三五十里路也要去看。有一年数九寒冬在孟村回族自治县演出,听说有王玉磬登台,六千张戏票一售而光。晚上七点半开戏,下午三点多就有人入场,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几千人挤在一起,站不起身,挪不动脚,就为看王玉磬演戏。她把精湛的舞台艺术奉献给广大观众,以出色的表演艺术征服了广大观众。

传承艺术自成一派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王玉磬对此深有感悟。这个识字不多,也不大懂乐谱的人,能够对传统戏进行二度创作,不断排演新剧目,真是一个天才,不服不行。她曾先后在冯育坤、陈嘉章编写的《苏武》,李邦佐执笔移植的《赵氏孤儿》,李邦佐、冯育坤、王庚生改编的《五彩桥》等戏里扮演主要角色,还曾主演了由林彦、高介云、冯育坤等编剧、编写的《山地交通站》《沙岗村》等现代戏。在这些剧目里她借鉴自己演出京剧的艺术经历、对地方戏曲剧种及京韵大鼓、单弦、天津时调等曲艺有所涉猎的有利条件,重新设计唱腔、身形表演,使其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演唱风格和演唱技巧,其艺术性达到了很高的境地。

1958年排练新戏《苏武》时,她感觉河北梆子男声唱腔不够丰富,仅靠那些传统板式不足以刻画苏武复杂的情绪变化。于是,又调动深厚的艺术积累,与著名琴师郭小亭合作,大胆借鉴女声反调“二六板”的行腔唱法,创作出男声“反梆子”新板式,用于苏武牧羊一场的核心唱段,为整台演出增强了感染力。这种新板式很快被各地河北梆子演员效仿。如今,这一唱法已成为老声角色每戏必用的固定板式传承下来。

在长期的演出实践中,王玉磬根据自己的特定条件,在继承融会河北梆子不同风格流派的基础上,顺应戏曲发展潮流,坚持改革创新,经过多年潜心钻研、探索和实践,形成了具有高度艺术表演力和感染力,并受到戏曲界普遍赞赏和广大观众喜爱的独具风格特色的河北梆子女老生表演艺术体系,世称“王派”,在全国剧坛产生了深远影响。

王玉磬在舞台演出的同时,还对自己几十年的演出实践进行总结,对一批看家戏本着去芜存精的原则,反复锤炼,精雕细琢,诸如《苏武》《太白醉写》《辕门斩子》等剧中的唱段,如今成了广为传唱的经典之作,中国唱片总公司把这些唱段编辑成《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王玉磬名剧名段演唱集》,推出后大受各地戏迷欢迎。她主演的许多剧目,被翻制成VCD光盘在全国发行。 

弘扬国粹后继有人

十年动乱,古装戏禁演,王玉磬靠边站,并被下放劳动改造。谈起这些,是老人家痛心疾首的一件事。文革以后,戏剧舞台迎来了百花争艳。50多岁的王玉磬再次焕发出艺术青春,1978年毅然登台,作为天津河北梆子剧院的领衔主演,依然活跃在京津冀的戏剧舞台上,几乎每场演出都有她的戏份。每年冬季河北梆子下乡演出旺季时,她总是不顾天寒地冻,和年轻人一起把一出出拿手剧目送到农村群众的家门口。她对艺术严谨执着,无论多么熟悉的剧目总是认真背戏。晚上有戏时她从不睡午觉,怕把嗓子闷回去。演出前她从不吃饭,养成了老艺人“饱吹饿唱”的习惯。每次都是提前化妆待场,一生中从未出现过误场的现象。

十年浩劫给戏曲事业带来了危害,河北梆子人才匮乏。王玉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尽快培养接班人,她主动承担起收徒传艺的任务。对剧院里的青年演员马惠君、张敏、李淑英、陈秀兰等人悉心指导, 收北京的曹友良、沧州的巴玉岭、石家庄的刘小俊、白洋淀的陈春等人为徒弟,把自己几十年演出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弟子们。为让弟子们学会学精,有时她十遍八遍地做示范,累得大汗淋漓,课后吃不下饭;有时抱病为徒弟说戏;有时把学生叫到剧场去学习观摩,

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河北梆子的继承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得到她亲传的这些河北梆子后学,如今大都成为各自剧团的台柱子,特别是目前在舞台上最为活跃的弟子陈春,已经成为了天津河北梆子剧院的领衔主演、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天津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她的演唱风格酷似王玉罄,多次应邀进京演出,得到了中央领导肯定和观众好评,使王派艺术得以发扬光大。 

王玉磬晚年还十分关注河北梆子事业的发展,为弘扬民族文化,使河北梆子这一剧种后继有人,她多次向有关部门建议,希望能招收专业学习河北梆子剧种的学生,这一建议得到了领导们的赞许和支持,天津市艺术学院经过努力,开始招收学生,王玉磬时常到校看望这些孩子,并亲自教授相关专业课程,现在从这里已经走出了一大批河北梆子专业演员。

“舞台高于一切,艺术相伴终生”,这是王玉磬在70多年的演出生涯中无怨无悔的前进动力,王玉磬一生没有生育儿女,没有积累个人财富,她完全是为戏剧而来,为艺术而去。2007120日她在天津天和医院因病医治无效,告别人生,终年84岁。王玉磬去世后,党和政府以及新闻界、艺术界给与了很高的评价,称他是“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河北梆子老生行当最具特色的艺术家和领军人物”。

 

(稿件来源:老臣的博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论坛地图| 手机版|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6633201108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雄安新区安新县城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