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汪伪南京市长周学昌

administrator 2021-3-9 11:47 17 0

摘要:  文:杨扬 对于新安人来说,周学昌更像一个传说。过去这么多年后,从史书斑驳的碎屑和发黄的旧照片中,从周家后人的片言只语和邻里长者遥远的记忆里,或许可以拼接出民国时期颇具争议的政治人物、曾任汪伪时期南京 ...

      文:杨扬

      对于新安人来说,周学昌更像一个传说。过去这么多年后,从史书斑驳的碎屑和发黄的旧照片中,从周家后人的片言只语和邻里长者遥远的记忆里,或许可以拼接出民国时期颇具争议的政治人物、曾任汪伪时期南京特别市市长周学昌的真实映像。

生平经历

      周学昌,原名周绶章,字学昌,后以字行于世,生于清末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3月19日,新安镇小南街人,有一哥一姐,均早年夭亡。祖父曾在北京前门外长巷头条开设“恒庆福”绸缎庄,由南方批发绸缎,主要供清宫大臣使用,一时资产颇富,在家乡建三进四合院一所,最南侧五间过厅,顶部外砌有堞墙,设品字形垛口,便于防卫。后因其父周国凯筹资设硝磺局负债破产,家道由此中落。1904年,周学昌6岁时开始念私塾,8岁到本乡新安高等小学堂读书,9岁母亲病故,14岁高小毕业时父亲也因病不治身亡,从此随叔父周国垣生活。由于家境日益贫寒和为了寻找生路,民国二年(1913年),他到北京“谦和泰”银号当学徒,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附近师范学生的读书声燃起他重返校园的梦想,故在公余自学不懈,在几百名考生中脱颖而出,如愿考入五年制公费之北京师范学校,当时的训育主任是俞飞鹏(樵峰),到1918年全班有42人毕业。因为是出类拔萃的高材生,毕业后经北京市教育局分配,周学昌和同班的舒庆春(老舍,著名作家)、李栋、祁森焕(祁伯文)、张叙三、苏耀曾、王维藩、徐允吉八位同学任小学校长。1918年9月15日出版的《京师教育报》第五卷第九号刊登了老舍任小学校长的委任令。跳过老师直接当校长,这是北京师范历史上石破天惊的大事,如俗话说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大家当时高兴坏了。老舍从小没有父亲,靠母亲洗衣、缝补糊口。关于这一点,老舍曾有过文字记录:“当我由师范毕业,而被派为小学校长,母亲与我都一夜不曾合眼。我只说了句‘以后,您可以歇一歇了!’她的回答只有一串串眼泪。” 由此可以推见,与老舍同病相怜、家境一样清寒的周学昌也一定十分激动,寄人篱下的日子终结了。

      周学昌在外上学做官后很少回故乡,大多数老人没见过他。在屈指可数的回家当中,周学昌两次都是带着一群同学来。一次是春节,另外一次是社会调查,其中一次大概是1916年,老舍与同学们到新安过春节,还有著名画家颜伯龙,这都有照片可查。毕业后不久,周学昌旋即考入北京大学教育系,半工半读,成为一身兼两职的大学生小学校长。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对他的思想和人生道路产生重大影响。1924年北大毕业后加入国民党,当时正值国共合作,周学昌在王法勤、丁惟汾、李大钊等领导下,负责联系北京之中小学校;10月“北京政变”起,直系冯玉祥倒戈,将所部改称国民军,自任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旋周学昌弃文从武,任第一军宣传员。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进行反对北洋军阀的北伐战争,周学昌前往广州参加北伐,任第四军(军长李济琛)第十二师张发奎所部营党代表,后改任新编第一师第一团党代表兼师政治秘书。1927年前往武汉出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教官,并兼任叶挺中央独立第一团党代表。宁汉合流后前往南京,担任中央党部青年科干事。次年在俞飞鹏推荐下任北平军分会专员、中国国民党北平市党部委员兼训练部部长。1931年任北平市教育局长,后任北平市政府参事等职。1932年10月受杨虎城之邀出任陕西省政府委员、教育厅长、中国国民党陕西省党部执行委员。1936年“西安事变”后赴南京,很快又被派往西康与刘文辉联络。1937年10月回到南京,出任军委会第六部第二处处长,其后随国民政府一同西迁,1938年任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中统情报人员(负责监视刘文辉)、中国国民党西康省党部常务委员。1939年同属中统的叶秀峰因与周学昌不和而向蒋介石报告他受刘文辉收买,蒋因此将其扣押三个月。周学昌由此对蒋不满,政治上失意,打算另谋出路。1940年汪伪政权成立后,6月初他秘密经河内、香港、上海到南京,参加了伪政权,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国国民党南京特别市党部主任委员,9月任中央党务训练团教育长。1941年2月任东亚联盟中国总会理事会副秘书长,1941年5月任该会南京分会常务理事兼书记长,8月任社会行动指导委员会秘书长,9月任粮食管理委员会兼任常务委员,还曾任立法院秘书长,中国新闻广播协会理事兼中国音乐协会会长等职。当年12月出任南京特别市市长直到汪精卫政权倒台,后又曾兼任过时局策进委员会委员、新国民运动促进委员会委员、中央党部人事审查委员会委员等。抗战结束后周学昌于1945年9月26日被捕,囚禁于宁海路首都高等法院看守所。1946年10月19日被首都高等法院判处死刑,1947年5月上诉仍被维持原判,但迟迟未执行枪决。1949年从南京转移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关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2年因肺病在狱中去世,时年54岁。

汪伪南京市长周学昌 640.webp (1).jpg

1944年周学昌(前排中)在“国府还都四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周润彪提供)

多才多艺

      周学昌在北大读书期间,蔡元培先生任北大校长,倡导美育教育,成立了音乐研究会。1920年刚从德国留学回来的萧友梅被蔡元培聘任为北大音乐研究会导师,并将音乐研究会改名为音乐传习所。在蔡元培先生的重要影响下,造就了第一批音乐人才,如张友鹤、王美岩等人,周学昌是其中之一。

      据《档案春秋》载:“1949年9月下旬,上海提篮桥监狱迎来了解放后第一个中秋节,这是中国的传统佳节。在今天‘十字楼’周围搭起了一个临时舞台,监狱举行了第一次犯人文艺晚会,丝弦悠悠,锣鼓阵阵,犯人们表演京剧、沪剧、越剧、话剧、魔术、滑稽等节目。如原在旧上海大新公司演出的魔术师、烟毒犯余一飞登台表演魔术,汪伪南京市市长、汉奸犯周学昌上场清唱京剧,气氛十分热闹。700多名犯人到会,秩序井然,犯人情绪饱满。一些原留用的旧职人员惊讶地说,在反动派时代,监狱杀头也不敢开这样的犯人晚会,共产党真有办法!”周学昌的京腔京韵味道十足,获得一致喝彩,陈毅市长还上前与他握手,当时的情况有媒体报道。

汪伪南京市长周学昌 640.webp (2).jpg

周学昌扇面题字(周润彪提供)

      周学昌的字写得很好,好多扇面留传于世,其中有与张学良、杨虎城等人互赠的,还有与皇帝溥仪的堂弟溥佐合作的《水族图楷书五言诗成扇》,字画相得益彰,令人惊艳。

2005年11月28日《南京日报》报道,拆迁拆出1943年《南京市市街图》,由南京特别市地政局出品,高53厘米,宽75厘米。引人注目的是,这幅地图名称由伪南京市长周学昌题写,字迹清秀隽永,十分耐看。名人题图这在南京地图中绝无仅有。

汪伪南京市长周学昌 640.webp (3).jpg

周学昌题写的1943年(南京市市街图)

      据发现人莫先生表示,这图夹在一堆民国书籍中,已泛黄,地图右上角有“南京市市街图”的题额,其后有落款“周学昌”,并有“周氏学昌”印鉴一方。显然是周学昌题写了“南京市市街图”的名称。这是一张沦陷时期的南京图,和其他地图相比,这张图的图例尤为详细,光是道路就有“马路”、“大道”、“小道”、“乡村道”、“不定道”5种,此外城中的水井、坟墓、砖墙、铁栅都一一列出,甚至河道水流的方向都一一注明。这些足以让人怀疑这是一份带有军事功能的地图。

      这张地图采用横向排版的形式展现南京,在南京地图中也是比较罕见的。原来的中正路(今中山南路)被更名为复兴路,原黄浦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变成了汪伪绥靖军官学校,原中央博物院变成了汪伪特务机关所在地——调查统计部。因日本人的反对,汪伪国民政府被迫设在原国民政府考试院,而将监察院、考试院、交通部、审计部等机构设在原国民政府(总统府)。

从这张地图上也可以一窥,当时周学昌在日本人及汪精卫手下的夹缝中当市长不可言状的苦衷,还有文化官僚注重细节的精英做派,漂亮的书法是民国读书人的门面。

三段姻缘


周学昌一生娶过三位夫人,共育有11名子女,7个儿子,4个女儿。三任夫人在这位民国人物的宦海起伏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三位夫人,各有特点,原配房金栋,河北定兴房家庄人,温良贤惠;第二位夫人颜仲鲁,河北沧州人,个性十足,知识新女性,丈夫投靠汪精卫后,她马上声明离婚与他划清界限,敢于拿起法律武器与之分庭抗礼,索要天价离婚赡养费;第三位夫人杨曦晨,陕西西安人,貌美倾城,会打扮,善交际,外号“杨贵妃”。对周学昌情深似海,身怀六甲,冒着坐牢的风险,斥巨资贿赂看守所长,只为见夫君一面,后事情败露,却换来坐牢一年整。杨曦晨监狱幽会司法舞弊案,经当时的《中央日报》曝光,轰动全国。

1917年房金栋与周学昌结婚后,丈夫一直在北京上学工作,很少回乡,自有了第三个儿子润良(黄埔军校毕业)以后就没回来过,只是寄点生活费供房金栋之用,剩下她独自守家护院。两人聚少离多,同样未曾逃过“七年之痒”,约在1924年,周学昌背着发妻,继娶颜仲鲁为妻。1927年房金栋到北京,与周学昌谈判家事纠纷,经亲朋调解,周答应每月给发妻生活费30元,并将原籍居住的北房过厅产权归其所有。1935年房金栋在老屋病逝。

周学昌的第二任妻子颜仲鲁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知识女性,从天津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在北京任小学校长,后来,又任北平通俗馆馆长,1930年8月被免职。颜与周结婚后,随丈夫由北京至西安到成都等地,生有3男1女。因不满周学昌投靠汪精卫,1940年颜仲鲁在成都发表声明与周学昌脱离夫妻关系。

周学昌在西安时娶了名交际花杨曦晨。颜仲鲁虽登报与周学昌脱离关系,但无法办离婚手续,所以杨曦晨只能算是妾。杨曦晨在南京赫赫有名,人长得漂亮又会打扮,圈内人称“杨贵妃”。她嫁给周学昌后,生了一子三女4个孩子。周学昌被抓后,她怀着身孕搬到上海,时常来探监,因‘幽会案’被抓,最小的女儿也刚六个多月。1946年9月17日位于朝天宫的首都高等法院开庭调查,这个案子顿时传遍了南京的大街小巷。平头百姓听到大汉奸周学昌在监狱里竟然和小妾鬼混时,都觉得匪夷所思。虽然按惯例,此案拒绝旁听,但仍有许多百姓围在窗户、门口,一睹‘杨贵妃’风采,场面热闹一时。

法庭经过缜密调查,案子终于有了结果,杨曦晨被判刑一年,看守所长张滨被判刑十年。此事当年的《中央日报》曾有报道。

曲终人散


1945年日本投降后,马超俊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南京市长,9月12日抵达南京,即令周学昌交代伪市府的财政及人事等事宜,26日周学昌即被宪兵拘捕。

      1946年9月25日,周学昌接受审讯。10月19日首都高等法院庭长金世鼎以周学昌“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罪名成立,处以死刑。周闻判不服,申请复判。1947年5月,首都高等法院宣布维持原判,还押老虎桥首都监狱,迟迟未执行枪决。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将南京朝天宫辟为南京首都高等法院。首都高等法院先后审判的汉奸有汪伪国民政府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委兼中央党部组织部长梅思平,汪伪中央宣传部长、安徽省省长林柏生,汪伪南京特别市市长周学昌,汪伪司法行政部部长、上海市政府秘书长兼财政局长罗君强,汪伪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上海市长周佛海等人,他们在这里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其中梅思平是在南京受审的第一个汪伪巨奸,而公审周佛海一案却显得扑朔迷离,周学昌判而不决也成为一个历史谜团。

      据史料记载,1949年1月16日,司法行政部梅汝璈部长下令将周学昌由南京移解直属之上海提篮桥监狱关押。5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陈毅接管监狱,对周学昌继续执行关押。1952年11月26日,周因肺病死于狱中。

      故乡白洋淀终于回到了他的心上,逶迤不断的河堤,还有如画的风景,如果让他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重新选择的话……

      归来的路,有时很漫长,也许在走了很多弯路后才抵达。周家的后人这么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访客留言|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21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