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安硝民

administrator 2021-2-25 18:57 15 0

摘要:  文:曹松 白洋淀地势低洼,素有“九河下梢”之称,唐河、府河、漕河等把流经地区的泥沙和可溶性盐碱带入白洋淀,淤平了洼地,留下了盐碱。昔日的新安,以白洋淀为中心的地区,就出现了大量的盐碱地。 一方水土养 ...

      文:曹松

      白洋淀地势低洼,素有“九河下梢”之称,唐河、府河、漕河等把流经地区的泥沙和可溶性盐碱带入白洋淀,淤平了洼地,留下了盐碱。昔日的新安,以白洋淀为中心的地区,就出现了大量的盐碱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同盐碱的斗争中,在长期的生活、生产实践中,新安的先民们变害为宝,利用盐碱土,摸索出了熬制硝盐的技术,从事这一行业的贫苦农民被称为“硝民”。

      熬制硝盐是世代相传的家庭手工业,是硝民们在农业劳动之余增加家庭收入,补充家庭生活的副业,其过程既繁重又复杂,大致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步是“扫碱土”。春冬、夏初季节,气候干燥,盐碱随土壤水分的蒸发从地下渗出,结晶于地表,泛起一层晶莹蓬松的潮土,富含硝和盐,这便是“碱土”。地点不同,碱土中硝与盐的含量、比例也迥然不同。硝的价格远远高于盐,而村庄附近的道路、院落、土墙、老屋等处的碱土含硝量大,这里也就成了硝民们寻找财富的“乐土”。太阳一压山,这些穷苦、勤劳的硝民,不顾劳作一天的疲惫,挑着担,推着独轮车,一家几口到远近不等的村子里,通过观察土的颜色或尝土的味道来判断含硝量,一旦锁定目标,男人便用自制的挠子“咔咔咔咔”地刮地表土,节奏紧凑,土片翻飞,一会儿就刮一大片,然后用“铁”扫帚(秃了的竹扫帚头)呼呼啦啦地扫在一起。女人或半大孩子则端着小簸箕,把扫成堆的土收进担子或大笸箩里,最后或肩挑或用独轮车运回家。硝民们经常干得饥肠辘辘,浑身酸痛,汗透衣襟。“白天是人,晚上是鬼”是他们真实生活的写照。为什么非得夜里去收集“碱土”?熬过硝的四爷爷说:“白天要干活,扫碱土是副业;谁家院子也不愿意让刮,白天去,人家会说不中听的话,往外撵,甚至放狗咬,所以刮碱土一般选在晚上。”

第二步是“淋水”。硝民家里都有几口大陶瓮,瓮的底部侧边钻一个小孔,先往瓮里放几根短木棍,让木棍平躺在瓮底,再铺上苇席,然后装入伴有草木灰的“碱土”,草木灰可以使碱土变得疏松,有利于水的渗透。装土时要边装边用木棒墩实,直到把瓮装满。这时把水缓缓浇进陶瓮,随着水量的增加碱土逐渐下沉,陶瓮装水的空间也随着变大,再加大水量,碱土里面的硝和盐溶于水后,随水渗入瓮底,再从小孔流出,这样深红色的水被称为“头淋水”,含硝量最多。接着再淋出的水就被称为“二淋水”、“三淋水”,颜色逐渐变浅,含硝量也越来越少。如何判断“碱土”是否淋净了呢?除了通过水的颜色深浅辨别,硝民还有自己的土办法:把一个生鸡蛋放入最后淋出的水里,如果鸡蛋漂着就说明“碱土”还值得得继续“淋”,如果鸡蛋迅速沉底,就说明不值得“淋”了,就要把瓮里的土起出换上新土。为了节约用水,也为了熬硝的时候省火候,把已经淋出的“二淋水”、“三淋水”倒入装满新“碱土”的瓮中,再次淋出,这样“二淋水”、“三淋水”就变成了“头淋水”。

      第三步就是“熬”了。把一口特大号的铁锅加热,往锅上抹棉籽油,这样既可以防止盐粒煲锅,也可以防止跑锅(开锅后水溢出)。然后把“头淋水”倒进锅里用猛火持续加热、煮沸,边“熬”边往锅里添“头淋水”,持续十个小时左右,到了一定浓度,便有盐粒结析而出,这时以长柄大勺把锅底白花花的盐粒轻轻捞取,沥干,就成了人们借以食用的“硝盐”。捞盐之后,继续加温,待锅中硝水熬得以铲蘸水而滴落极缓,时称“挂铲”之时,正为适当火候,取出锅里的红色液体,放置在瓦盆里冷却。第二天,瓦盆中便有硝的晶体析出,像一根根针,剩下的液体就是卤水。把硝针收集起来,再次加水融化,放到容器中冷却,形成一大块,这叫“回坨子”,整个过程便结束了。

新安硝民 1.jpg


      在当时硝、卤、盐的市场需求量很大:硝可以制成火药做鞭炮、打猎;卤水卖给豆腐坊“点豆腐”或卖给农民当肥料;卖盐的钱,大抵和“熬硝”燃料的价钱相抵,一锅硝盐的收入相当可观。所以在新安城里的西里村和近郊南、北刘庄一带出现了大量的硝民。

民国时期,县政府在新安城设立“官盐店”推销海盐(大盐),严禁农民熬制硝盐(小盐),并不断派出“武装盐务缉私队”(俗称私盐巡)下乡搜查,砸盐锅、盐瓮,打人罚款,迫害硝民。

      1933年春,在中共党员罗玉川、张君的领导下,由西里村熊焕章等出面,成立了硝民公会,入会硝民300多人。为反抗“缉私队”迫害,硝民公会组织起“扫帚会”、“镰刀会”。同年秋,熊焕章等闻讯“缉私队”又来西里村迫害硝民,立即将300多名硝民集合起来,手持扁担、棍棒、鱼叉、镰刀与“缉私队”展开斗争。“缉私队”见势不妙,抱头鼠窜,硝民们从西里村一直追到东大街的“官盐店”,打了“缉私队”,砸了“官盐店”。与此同时,共产党在安新县相继组织领导了一系列斗争,威慑了国民党当局,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抗盐税,反席捐,渔民合力攥铁拳。共产党,领咱干,扛铡刀的是张君、罗玉川。赶走缉私队,砸了官盐店;贪官狗腿子缩了头,看谁还敢榨民钱!”这段民歌反映的就是这一历史事件。此后,国民党当局无奈默许了硝民熬制硝盐。

      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安新县的盐碱地得到了有效的治理,城乡道路逐步得到硬化,人民生活水平有了稳步提高,干净卫生的碘盐走进了千家万户。“硝民”这一名词已经逐渐淡出新安人的视野,成为一段历史,然而他们与恶劣环境顽强斗争的勇气,对美好幸福生活不懈追求的精神,被后人继承了下来,并将传承下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访客留言|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21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