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郭亚军】探寻雄安史迹之十四‖龙湾与荆嗣

administrator 2020-12-20 19:46 67 0

摘要:  雄安史迹雄安史迹历史走过,会留下足迹。雄安,地处燕南赵北,黄河故道,九河下游,历史上水灾频繁,十年九涝。无法约束的漶漫河水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河堤、坝埝,一层又一层地淹没了房屋、庄稼,冲毁并吞噬那些曾经光 ...

历史走过,会留下足迹。
雄安,地处燕南赵北,黄河故道,九河下游,历史上水灾频繁,十年九涝。
无法约束的漶漫河水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河堤、坝埝,一层又一层地淹没了房屋、庄稼,冲毁并吞噬那些曾经光辉的痕迹,
让它们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如今,我在天地翻覆的巨变之中,缓缓走来,
用一只铁铲,挖开地层,试图找寻出那曾经的片片晶莹。
拂去泥尘,看它们是否依旧闪耀如初。
毕竟,那曾是我们共同的记忆,
镌刻着我们同样的乡愁。

【郭亚军】探寻雄安史迹之十四‖龙湾与荆嗣 640.webp (1).jpg

本图片为1963年大清河泛滥,被洪水冲毁的雄县坛台村。

十四、龙湾与荆嗣

      其实,这个故事应该放在何承矩与爱景台之前的,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北宋两次北伐之间,那时北宋还很强大,拥有很多有名的战将。荆嗣就是其中的一个。这个故事,与龙湾有关。
雄县的龙湾村,是一个很有名的村子,这里人杰地灵,名人辈出,著名的抗日将领孙连仲就是龙湾村人。
抗日战争时期,孙连仲作为前敌总指挥,指挥了台儿庄大战。当时,日寇占领三分之二的阵地,部队伤亡十之七八,孙连仲部犹死战不退,那种燕赵儿女的慷慨悲歌之气,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时至今日,孙连仲仍然被雄安的父老们敬重。
龙湾村位于县城的东侧,大清河在这里如长龙一般转了一个弯,据说这就是龙湾所以得名的原因。一般认为龙湾是明代得名,如92年出版的《雄县志》和80年代的《雄县地名志》都是这样的记载的。

【郭亚军】探寻雄安史迹之十四‖龙湾与荆嗣 640.webp (2).jpg

著名抗日将领——龙湾村人孙连仲

      但是在宋史里,却有荆嗣大战龙湾堤的故事。
这个故事,把龙湾的历史往前提到北宋时期。
      这并不稀奇,因为《雄县地名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编写的,《雄县志》关于地名这一块直接采用的地名志中的内容。在编写地名志时,由于缺少资料,编者主要采访村中老人,故而免不了会有谬误。拿双堂乡宫岗村举个例子,地名志认为,洪武年间宫玉兰从山西洪洞县迁来,以姓名村,这是村名开始。但是,霸州益津书院于元朝至顺二年(1331年)始建于宫家庄(宫岗村),宫君祺为益津书院之鼻祖。起码这个元代的宫家庄和宫君祺要比洪武年间的宫玉兰早得多了。
聊远了,把话头拉回来。那么,这个荆嗣是谁?他为什么要在龙湾堤打仗呢?荆嗣是北宋初年著名的将领,是个能把号称杨无敌的老令公杨业打得满地找牙的牛人,正史多次记载“手斩百人”的无双勇将。宋史说他平生征战150余场,从未有过败绩。
他和杨业的战斗,发生在乾德初年即公元963年,那时荆嗣只是一名控鹤卒,跟着大将军李继勋前往讨伐河东。当时李继勋选出一百名悍卒,让他们抄小路去阻截洛阳寨,荆嗣主动要求参与此项艰巨的任务,结果亲手斩杀了50多人,打的敌军连夜弃垒逃走。
这时候,初出茅庐的荆嗣和久负盛名的杨业杨无敌在汾河附近相遇了。俗话说,两强相遇勇者胜,一番交手之后,杨业不敌荆嗣,此战,不但杨业的部众被斩杀数千人,大量的军旗、战鼓和锁甲也被荆嗣等人夺走,不得已退回城中坚守,转天天刚亮,作为先锋,荆嗣再次迎战前来进攻的杨业军队,几番交手下来之后,杨业部众被杀被俘了很多人。
之后,荆嗣曾两次跟随宋太宗赵光义征讨太原,两次都是作为先锋队员,冲锋陷阵,尤其是第二次的时候,他登上城墙,斩杀数名敌军之后,脚上不幸被两支利箭射穿,还中了手炮,断了两个牙齿,犹自死战不退。这一幕恰好被赵光义看到,亲自赏赐他锦袍、银带。
公元980年辽景宗亲自统兵南下,入侵雄州,打响了著名的雄州之战。这时,荆嗣就在军中。
十月二十日,辽景宗至固安,以青牛白马祭天地,随即下令各军分别攻宋。二十四日,辽景宗亲督其诸军自固安南进,抵瓦桥关下。

【郭亚军】探寻雄安史迹之十四‖龙湾与荆嗣 640.png

北宋初年著名将领——荆嗣

      咱们都知道,瓦桥关就是雄州城的治所,位于易水北岸,当时的守将为宋雄州刺史张师,其城内守兵不足万人。
而北宋初年,由于宋太宗怕武人生乱,不肯给武人统率之权,北宋关南诸军都在河南岸,互不统属,各自为政。
辽景宗见宋军都在南岸防守,竟然没有渡河救援的意思,于是在二十九日以大军围攻瓦桥关。瓦桥关城小而坚固,辽军攻打两天一夜未能攻下。宋在河南各军这才渡河袭击辽营,但辽军早有准备,辽节度使萧干、详衮耶律赫德等力战一夜,击退了宋军的救援。
翌日,辽主加兵攻城,北院大王耶律休哥率军攻东面,猛攻一日一夜,至十一月初三,张师支持不住,率众突围,辽主亲自督阵拦截。耶律休哥率领精骑数百驰入宋军阵中,击斩张师,其军溃乱,复退入城中。
阵斩宋军大将,辽军气势更盛。见一时拿不下瓦桥关,他们就把目光直接看向河南边的宋军。十一月初九日正午,耶律休哥集合精骑万余,突然渡水攻击宋军。
宋军在关南没有统一指挥,诸军结阵河南为瓦桥关声援,各自都是希图看准机会渡河攻击,以利军功罢了,所以战守之志不坚,阵前未设拒马、未挖壕堑,只用弓弩压阵。辽军渡水而来的时候,宋军由于不相协调,有放箭的、有愣神的、有准备力战的、有打算逃跑的,心又不齐,又没有统一号令,故而一触即败。不过,宋军阵势比较坚厚,步兵居中,骑兵在两翼,败而不溃,只是且战且退,未及日落,已退至鄚州附近,沿途尸横遍野。耶律休哥生擒数将而还,辽景宗大喜迎劳,赐御马、金盏,当着众将的面夸奖道:“卿勇过于名,若人人如卿,何忧宋师不克也!”
宋军退到鄚州,都知道此战败,众将都将获重罪,与其获罪而死,不如决一死战。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宋军开始团结了。于是诸将商议决定,各整军伍,立誓雪耻。十一月初十日午后,宋军再至易水南岸列阵。第二天早晨,又有辽骑万余渡河攻击,宋军依阵反击,大破辽军,乘胜渡河追击,斩首三千余级而还。这之后,辽军知道难以取胜,便匆匆退兵,劫掠而还。
这就是整个雄州之战的经过。
总体来说,宋军先败后胜,保住了防线。辽主亲自统领20万大军南下,虽阵斩北宋大将张师,却没能对一群互不统属,没有统一指挥的宋军产生压倒性优势,最后只能报复性的劫掠一下,无功而返。也充分说明了北宋初年宋军的强大。这也是宋太宗在这之后敢于发动第二次雍熙北伐的底气所在。
那么,这场战事,与荆嗣有什么关系呢?与龙湾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宋史》提到,当时辽军包围了瓦桥关,占据了龙湾堤,荆嗣跟着大将袁继忠前去迎战。有一名宦官到城外勘察地形,没想到被契丹军队团团包围,危急时刻,荆嗣领兵前来解围,这一战斩杀契丹士卒七百多人,打了整整一夜,部队在古城庄(今鄚州镇古州村)外陷入乱军之中,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眼见陷入危机之中。荆嗣果断的擂鼓聚将。敌强我弱,乱军之中,部下相失,半夜擂鼓,这一手,荆嗣的胆子就可以说是大到极点。万一召来的不是部下,而是敌人呢?但是,荆嗣成功了,他聚集了部队,三鼓之后,冲开了敌军的围困,顺利突围,直抵鄚州城下。鄚州那时是雄州之后的第二道防线,也曾是关南都部署(后改称高阳关都部署)的指挥部所在,是当时宋军的大本营。到鄚州,就安全了。
后来,宋军对辽进行反击之时,他又领着一百多人,用斧头砍了敌人的望楼,并斩杀五十多人。这还不算完,当契丹军打算在界河上建桥逃跑时,荆嗣带人前去阻击他们,斩杀、俘虏了大量的契丹士卒;转年,他在唐兴口再次大败契丹军队,一直追杀出去二十多里地,打的契丹人看见他就哆嗦。
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或许有人要问,宋代的龙湾堤是不是今天的龙湾呢?
这是一个好的问题。毕竟孤证不立。大家还有什么更好的想法,也欢迎大家留言告诉我。

【郭亚军】探寻雄安史迹之十四‖龙湾与荆嗣 640.webp (3).jpg

龙湾古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访客留言|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21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