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淀上人家》第一卷之(序二)

administrator 2020-12-19 20:37 23 0

摘要:  编者前言: 就在上周上传发布了金老师的这篇长篇小说之后,对于文章内容的认知,或许在一些朋友心中存在着一个疑问:文章写得这么精彩,笔法这么娴熟,可又与咱白洋淀有什么关连呢?不会就是写义和团的吧…… 在 ...

      编者前言:
      就在上周上传发布了金老师的这篇长篇小说之后,对于文章内容的认知,或许在一些朋友心中存在着一个疑问:文章写得这么精彩,笔法这么娴熟,可又与咱白洋淀有什么关连呢?不会就是写义和团的吧……
      在此,白洋小编给各位朋友透露一点私密:看似义和团和白洋淀没有任何牵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而在步入正文后,会让您有一个全新的认知。而这种认知背后,也确实对淀百姓的长久生计,有着一定程度的扶持和维系。
只是在此白洋小编卖这一下冠子,为的就是给予些许的暗示,为的就是让您在看到后期内容时,不会惊掉了下巴!当然,那也不过是后话而已了哈!
单纯以这前两个章节的序来看,非常认同一位姐姐对金老师文笔赞赏有加的留言点评,我们有理由相信,后期的章节内容会更加精彩的!
——碧水白洋 

《淀上人家》第一卷之(序一)

      老龙头火车站就在眼前了。刘红灯带着他的“微山营”冲在最前边。后边一万多义和团民像喧腾咆哮的怒涛,在张老师的指挥下也卷地而来。聂士成殉国的悲壮场景一幕幕还在他心中呈现,都是中国人,为什么就水火不容?为什么就不拧成一股绳,共同对敌?为什么就只顾自己窝里斗,而任凭洋鬼子对自己摧残蹂躏?想到此,他心底虽是一片解不开的迷茫,但又极度悲痛、愤怒,红包头下的脸膛闪着紫光。
前面就是老龙头了,到处是残垣断壁,遍地是弹坑焦土。站台上的木房子冒着黑烟。能看到八国联军已经支起了马克沁机枪,设了防。
他挥手让自己“微山营”的弟兄们站下,他激动的把自己手上的莫辛纳干步枪撴的“咚咚”响,他喊道:“弟兄们,洋鬼子杀咱的人,烧咱的房,他们这么祸害咱们是为的什么?还不是为占咱的地,灭咱的国?可咱中国人就是不知道争气,只管窝里斗,自己人杀自己人,才使他们在中国土地上这么横行霸道。可咱中国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咱只要剩下一个人,就不许他逞强,逞凶,逞霸道!咱今天就给他们点颜色看一看!”说着他举起手里的莫辛纳干步枪用力一挥,高喊“弟兄们,走,咱找洋鬼子们算帐去!”
刘红灯的话,点着了微山营每个弟兄心中的怒火,个个像猛虎下山一样向前冲去。
又是一队不怕死的哥萨克骑兵,从老龙头站台出来,对进攻的义和团展开了反冲锋。他们口里怪叫着“乌拉”,手里挥舞着闪着贼光的马刀,腾起漫天烟尘,直向冲在前边的微山营杀过来。本来他们以为在平原上遇到步兵,就象遇上了插了草标卖脑袋的傻瓜,正舒着脖子等着用自己的血飲他们的马刀呢。可是,红灯立刻下了令;“全营人卧倒,远一点时,就用枪打,一律射击马,不许射击人。有近了的骑兵,贴身战,从背后抽出大刀,横滚着去跺马蹄子。”微山营的弟兄们久经训练,而且非常善于执行命令。哥萨克重骑兵冲过来了,红灯下命令射击,大洋马目标大,第一排枪就杀伤了八九十匹马;第二排枪又杀伤了一百多匹马。马受伤。只见一个个的哥萨克人仰马翻。有的从马背上头朝下跌落下来,有的被压在沉重的马肚子下面,爬不出来,有被耸立起来的惊马抛出老远,有的被别人疯颠乱跑的马撞倒了自己的马,也跌落在地上。重骑兵,不要看在马背上耀武扬威,一跌下马来,都是罗圈腿,跳不起来跑不动。被义和团练过武术的团民们杀个正着。到底是有少数的骑兵冲了过来,被微山营张立带的大刀手们,滚上去砍了马腿,跌到地上,又被削去了脑袋。后面的见前边的骑兵纷纷落马,人头滚滚落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就只好胆怯的向后退去。
就这样,第一次哥萨克重骑兵的进攻就被击退了。
      刘红灯用单筒望远镜看着,骑兵们向后退,退的不到半里地,就遇到了,重机枪子弹的阻击。在老龙头火车站前,早已摆开了一个骑兵的一字长蛇阵,那个长蛇阵的中段,竖着一杆绣着双头鹰的锦绣大旗,旗下站着一个穿着将军服,留着两撇大胡子的人,挥舞着战刀。他一边指挥督战队向退下来的骑兵开枪,一边调动另一支重骑兵出列继续进攻。红灯认出了,这就是哥萨克重骑兵的司令官劳仑斯基。他是个吃人生番,他每天要生吃一具被俘的年轻义和团团民的肝下酒。每天晚上要睡一个中国年轻女人,第二天早上再亲手杀死。义和团派人多次要刺杀他,都被他侥幸躲过。这次阵上仇人相遇,分外眼红,岂能让他再次逃脱。
      他把二师兄王横招过来,和他分了工,自己用莫辛纳甘打劳伦斯基,王横用他爱使的30式步枪打那杆大旗。说好了一齐开枪,让他们同时人头爆炸,大旗落地。为得是给这些老毛子一个大的震慑。红灯和王横各找了一个树桩作依托,用大拇指眯了一下,都把自己手里的步枪标尺定到了500上,装上子弹,沉住一口气瞄准,红灯说“放”,两人一齐扣板机,子弹挟带着仇恨,一颗飞进了劳伦斯基的脑袋,一颗打断了旗杆。劳伦斯基仰身从马上栽倒,一枪毙命。那杆双头鹰的大旗也应声落地。这时哥萨克骑兵们一见自己的司令被杀,军旗落地,顿时阵线一片大乱,张老师不失时机的发动了义和团一万多弟兄猛烈的进攻。哥萨克失去了统一指挥,很快就被愤怒的义和团团民们分成十几段,团团围住。一开始哥萨克骑兵凭着人高马大,还在团民中奔突冲撞,可很快,团民们就学会微山营的滚地跺马腿的战法,使重骑兵们一个个跌在马:下,然后蜂巢拥而上,再把他们一个个砍成肉泥。
在老龙头火车站,当时的八国联军:他们有德国的一千多毛瑟枪兵,两千多日本的30式步枪兵,还有英国的几百恩菲而德步枪兵,同时还配备四梃马克沁重机枪。两门法国的M1897型75MM火炮。老毛子的哥萨克龙骑兵在车站外和义和团血战,他们都被义和团的气势镇住了,全都只做壁上观,没敢出一兵一卒策应。
哥萨克的重骑兵只有百十来骑逃回了老龙头火车站。张老师立刻就指挥义和团把老龙头火车站团团围住。义和团的团民们,在他们的大师兄的指挥下,立刻就点着香,喊着“刀枪不入”,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八国联军早做好了工事,而且火力是非常猛烈的。四梃马克沁重机枪在“刀枪不入”进攻的团民们面前,就象四台收割机,一茬一茬的收割着生命。两门75m火炮,看哪团民密集就向那儿打,每炮都倒下活人一片。本来是场围歼战,却打成了胶着状态。
这时,总指挥张老师忽然听到八里台的南边老盐坨方向枪炮声大作。他知道这是他派去把守在那里的朱老师,带的2000义和团,与从后面袭击义和团的武卫中军交上了火。武卫中军督军马玉昆,是个比聂士成更仇恨义和团的人,不过聂士成即仇恨义和团,也仇恨洋鬼子。马玉昆是仇恨义和团外加专门勾结洋鬼子。张老师已知道,聂士成的武卫前军溃败后的残部都被马玉昆收容了。这样马玉昆这支队伍就立刻扩大到三万多人。他们如果从身后杀过来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洋鬼子盘踞的老龙头火车站就在眼前,而且已消灭了他们的最有攻击性的一支力量——哥萨克骑兵,这时放弃不打是非常可惜的。他把微山营的大师兄刘红灯传了过来,让他听从老盐垞传过来越来越激烈的枪炮声,说明了打不下老龙头和紫竹林,很快就会遭到清军和八国联军两面夹击的危险性,然后就派刘红灯带他的微山营尽快解决眼前老龙头这个敌人。
      刘红灯仔细的查看了老龙头火车站的战场形势。老龙头火车站的主建筑是由票房、候车室、站台、行李房等组成的。它们是顺铁路走向的几十间大大小小,高高矮矮连在一起的木质房屋。这些房屋前面和左右都有一条四尺多高的矮墙,唯独房屋后面没有矮墙,洋鬼子们利用矮墙当工事,架上了机枪支好了炮,掩护着向外射击。有几个跑回去的哥萨克,下了马,没事干,还在矮墙里向外扔手炮,咋咋呼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卖脑袋。而这些木房子的后山则没矮墙围着,他们在后墙木质的墙山上掏了很多射击孔,向外打枪。距后墙山二三十丈远有一条废弃的小堤,形成的漫坡正对着这一排木屋的后墙山,刘红灯立刻命令王横带着几十个枪兵占据了这条小堤,并开始和木屋里的洋鬼子对射。车站的货物仓库离开了这一排木屋有一段距离,没被这些洋鬼子占据。红灯带张立到仓库里去看,找到了几十个大油桶,桶里都是满桶的洛克非勒煤油。他们象发现了宝贝一样,让张立带弟兄们推着这些大油桶向那个小堤顶上滚去。到了小堤顶上,对准了洋鬼子们的木房后墙擅就推了下去。这大油桶们一个个,轱轱辘辘,摇摇摆摆顺着大漫坡就都撞到了房子后山墙根里。一开始洋鬼子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中国人打仗,还玩什么滚大桶?”可是红灯一下命令“向大桶开枪”他们就傻了眼了。大油桶一着子弹,立刻就爆炸了,是带着燃烧油的爆炸。油飞溅到哪里,哪里立刻就燃烧。洋鬼子们藏身的木头房子倾刻就烧塌顶了。房内的洋鬼子早呆不住了,只听里面爆发出一阵哀号,就像炸了窝的野兽,吱吱哇哇的怪叫着向外跑,有的身上带着火,冒着烟的向门外乱窜。义和团团民们见到这一种情况,解气的齐声高喊:“烧洋鬼子呀!烧哇!”这些窜出来的洋鬼子们身上溅着油,跑到院里来,钻到哪儿就把火引到那儿,院子里的防御也陷于混乱。微山营的和其他义和团的弟兄们要趁势向上冲,红灯拦着他们,只让他们用枪打露出墙头的洋鬼子。木房子的燃烧,可不是一般木头的燃烧,而是煤油浇了木头的巨燃。着火的煤油还在满地横流,流到哪里那里一片火。一会儿木房子的前山墙也烧塌了,带油的火焰喷吐着煤油的毒气,燃烧着,炙烤着洋鬼子们的身体,引燃了他们的大胡子,黄头发。四尺的围墙再也挡不住他们了,他们不约而同的跳出了那个围墙,不要命的向站前的一条小河跑去,钻到水中不出来。微山营的弟兄们站在河边向他们射击,一会,河里死的洋鬼子,已经不是浮尸河面,而是填满河床,阻断了水流。张老师提前在老龙头车站和紫竹林之间已设了伏,妄图逃回紫竹林的少数洋鬼子也尽数被歼!
终于从洋鬼子手里夺回了老龙头火车站!八国联军从天津进攻北京的铁路通行权,又夺回了中国人手里!
站在老龙头火车站站台上,看洋鬼子们麇集的紫竹林己近在咫尺,他们周围早已修筑好了碉堡、工事,支起了大炮,架起了机枪。紫竹林各式小洋楼的上空,笼罩着紫黑色的滚滚杀气。这时老盐垞那边的枪声稀疏下来。但是听着越来越近了,显然是马玉昆的武卫中军三万人,已突破了朱老师带的那一千人的阻击,向这边杀过来。运河边黑炮台上的岸炮,形影不离的跟着义和团打。义和团在八里台它打八里台,义和团打下了老龙头,它巨大的炮弹又在老龙头到处爆炸。张老师召来微山营的大师兄刘红灯,德州团的大师兄王老二,潍坊团的大师兄纪连胜,济南团的大师兄李志骐还有红灯照的大师姐薛大姑。决定趁热打铁,立刻攻打紫竹林。红灯说:“听老盐垞方向的枪声就知道,马玉昆的武卫中军已冲破了义和团的后卫,向老龙头杀来,才十几里地,不到半个时辰就会对我们形成前后夹击的惨局。这时,我们应看准机会撤出老龙头,把它交到大清家的武卫中军手中。即保住老龙头在中国人手里,又保住咱们这支义和团的力量。”没等说完,张老师就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他大清家的武卫中军长得也是一个脑袋,也得怕爷的大刀砍。他晚点赶过来,咱就拿下紫竹林了,他早点过来,咱就叫他的脖子试试咱的刀口快不快!”刘红灯看张老师激愤的心情没再说什么。张老师可能是压了一下火气,就跟刘红灯说:“今天生死就是这一锤子了。打紫竹林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想办法一次冲锋就打上去。再来个二次冲锋就把马玉昆等来了。你打仗一向有章法,还是你的前敌总指挥,你们微山营是前锋营。你快去安排吧!”刘红灯知道,这真是受命于危难之中了,深感自己一肩担着一万多义和团兄弟们的生命安危。他受令后,回身离开时,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妻子沂蒙站在十多步远的地方。她是大师姐薛大姑的贴身侍卫,姐薛大姑来指挥部开会,她没资格参加,站的远远的担任警戒。夫妻俩从进直隶后已好几个月没见面了,这次见面真是太意外了,他本当迈几步过去问候一下,可是他知道自己肩上的任务有多艰巨,时间有多紧张。他连站一步的时间都没有,只是象个一般认识人一样,举起一只手向沂蒙挥动了一下。沂蒙也看到他了,本来己向前迈了两步,看他匆匆离去的脚步,也只好挥了一下手。想到眼下的危难形势,一股热流涌上,眼里滴下了两滴泪。
      红灯脑子里在急骤的转动,究竟怎么才能一次进攻就、拿下这紫竹林呢?他用眼四处扫视着,忽然发现,紫竹林外就是一大片水稻田,水稻田里的秧苗长的正旺,但是在田埂地头上到处堆着很多去年丢下的干稻秸。他灵机一动,脑子里回想起了一个月前在静海的一次战斗,马上用口水沾湿了指头,伸过头顶,测了一下风向。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西南风从运河面上轻轻吹过来又向紫竹林吹去。风力,风向都很好,在距紫竹林西南方四五十丈远的地方正好有一道干涸的排灌沟,红灯马上选定了这个地方。然后,他立刻命令王横,张立带微山营的弟兄们,去收敛稻秸,都填在这条排灌沟里。紫竹林的洋鬼子们,早做好了和义和团拼死一搏的准备。指挥官说:“这些愚蠢的中国人,凭着迷信个`刀枪不入‘,就假装不怕死,直着身子向上冲。咱们只要多准备下弹药,把他们放过这条排水沟再一齐开枪。咱们要像宰猪杀羊一般,痛痛快快的全部送他们下地狱!”所以看着微山营的弟兄们在大干水沟里填稻秸,他们只是看着并不管。刘红灯看着稻秸填满了,就下令点着了火,一开始火太旺,红灯又命令弟兄们取来了稻田里的水浇上了些,马上稻秸炽烈的火熖就沤出了滾滚的浓烟,满沟稻秸沤出的浓烟,被西南风向紫竹林吹送过去,形成了一道浓浓的烟幕,遮住了持枪以待的洋鬼子们的眼。这时刘红灯对微山营的兄弟们下令:“兄弟们,趁着这股烟,随我来,杀洋鬼子!”微山营的弟兄们越过了冒烟的水沟冲入烟幕,高喊着“杀洋鬼子啊!杀洋鬼子啊!”向紫竹林冲去。这些洋鬼子们听到了义和团喊杀声,但是被烟雾遮的一个人也看不到,不知怎么办。四梃马克沁重机只好无目标的向烟雾里边放空枪。开始王横张立带着微山营的弟兄们都在烟最浓的中间部分向前冲,红灯马上喊给他俩,叫他们让开烟最浓的中间,占领两边烟薄一点,刚好能掩住身体的地方向上冲。而马克沁机枪,是看哪里烟浓就都向哪里打,认为义和团的人,都藏在烟最浓的那里。其他德州团,滩坊团,济南团的义和团一万多弟兄,一看这局势,都跃地而起,趁着这股烟雾喊着动地的“杀洋鬼子”声,向紫竹林冲去。眼看就冲到紫竹林跟前了,洋鬼子的长技是远距射击,一到近身格斗就怂了,在久练武术的义和团团民手里就只能做刀下鬼了。
正在这时,忽然身后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一排几十发炮弹不偏不斜,同时打在了那个冒烟的水沟里。沟里燃烧的稻秸全被炸飞了,火灭了,烟的源头断了。而且,紧接着炮火延伸,直接炸在稻秸燃烧形成的烟雾中。强大的气浪驱散了整片的烟雾,眼看已冲到洋鬼子前沿阵地的微山营,随后跟进的:德州营,潍坊营,济南营的义和团的弟兄们,马上全部暴露在了八国联军如雨的枪弹下。劈头盖脑而下的炮弹,把正在冲锋的义和团弟兄们炸的一堆堆,一簇簇的,洋鬼子的马克沁机枪专向一堆一簇的人堆里疯狂扫射。鲜血,中国人滚烫的鲜血在喷射,生命,中国人英勇抗击的生命在飞逝!张老师一看不好,大声命令撤退。弟兄们向后刚撤到那条水沟那儿,被炸走了稻草的干水沟里,早已爬满了马玉昆武卫中军的清兵。他们喊着“杀拳匪呀!”向义和团的弟兄们射出了“仇恨”的子弹。马玉昆勒马站在水沟后的“马”字旗下,挥着宝剑,高声下令:“杀拳匪!杀拳匪!今天一定要剪草除根!”原来前边打过来的炮,也是马玉昆命令武卫中军炮协分统(相当旅长)张怀芝,利用他向洋老师学的“高超”的炮兵技术,完成的一个杰作。
就是这个张怀芝,稍后几天,被调到了北京攻打西交民巷,西什库的前线。在进攻"数十日不下"的情况下,主战的端郡王载漪急了,借"上谕"的名义,令武卫中军炮协分统的他,用刚从德国进口的最新式大炮开花炮进攻,据说,这种大炮"只要三两炮,各使馆就得夷尸狼藉"。张怀芝是当年英国将军戈登在中国主办的新式军校"天津武备学堂"的毕业生,老觉得炸死英国老师“有点不对劲”。他找到武卫军总督军荣禄讨了教。回到炮位,亲自指挥测定,利用英国老师当年教授的学问,大炮精确地瞄准了使馆区内一块无人空地射击,大炮轰鸣了整整一夜,非常有气势。
但“放炮五六百响,未伤一个洋人。"
      在武卫中军中,有原来武卫前军聂士成的部下,他们恨义和团也恨八国联军,在马玉昆发出“杀拳匪”的指令后。他们冲在最前面,对团民是见一个杀一个,义和团因遭前后夹击己散乱了队伍,这使原武卫前军的士兵杀起来很得手,一路向前杀去,突然前面出现了冲出紫竹林杀义和团的洋鬼子。反正对义和团是要报一箭之仇,对洋鬼子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而且,当时也是收不住腿了,就向洋鬼子们杀去。八国联军杀着杀着义和团,忽然看见清军向他们杀来,以为是义和团的增援来了,就马上开枪,并调过机枪来猛烈扫射。因为武卫前军这些人是投奔过来的,所以马玉昆虽然是收留了他们,但马上把他们的重武器都调走了。可怜这些同怀一腔报国之心的热血汉子,就都死在了洋人的五梃马克沁重机枪和四门M1879型75MM火炮之下。而武卫中军马玉昆的老部下们,虽然恨义和团,但打仗从来不是他们的分内事。武卫前军的弟兄们向前猛冲,他们跟在后面只是捡个漏,杀个义和团的伤员。跟着跟着,前边忽然冒出了些洋大人,而且向他们开枪开炮。这还了得,谁有几个脑袋敢往洋大人枪口上撞?于是一声呐喊,齐截截的就扭头撒丫子向后开跑。马玉昆一看触怒了洋大人,也用鞭子狠抽了几下马屁股带头逃跑了,而且一口气跑过了老龙头,跑过了纪家庄,跑过了八里台,渡过了京津运河才敢喘了口气。
文//金恩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