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长篇小说《淀上人家》第一卷《碧水红蓼》之(序一)

administrator 2020-12-19 20:34 24 0

摘要:  编者前言: 细细算来,距离金老师上篇《我的妈妈是欧阳》的收尾篇,也已然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而这期间,金老师流露过说是要写一部长篇小说的想法,而今金老师小说的第一卷已经基本完成了…… 实话实说,对于已 ...

      编者前言:
      细细算来,距离金老师上篇《我的妈妈是欧阳》的收尾篇,也已然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而这期间,金老师流露过说是要写一部长篇小说的想法,而今金老师小说的第一卷已经基本完成了……
      实话实说,对于已经古稀之年的他,毅然决然的放弃绘画等等业余爱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这部小说的创作之中,真的是让人钦佩不已,况且,小说创作的过程绝非是几首诗词那么简短,它犹如一个浩瀚漫长的一座雄伟建筑,其对作者现实之中的文字功底、生活阅历、思维眼界等等综合实力驾驭水平的考量!
      记得一位师长曾经对一位写出近十余万字小说作者的一句评价那样:先不说小说内容如何,能够把这十几二十万字码到一起,就很了不起了,更何况还要倾注心血去把前后故事情节勾勒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而今,我们先从小说的“序”读起,而后画面会由义和团的故事引入到白洋淀来,相信会让很多朋友随着金老师的创作之笔,走入到故事之中,伴随着主人公的思绪,同步而行的!
话不多说,各位开始上眼品读吧!
——碧水白洋 

第一卷《碧水红蓼》之(序一)


大野突兵燹,长天列战云。
庚子年,慈禧太后把起自山东的义和团引入北京城,并发动了对各国使馆和教堂的进攻,西洋各国以营救自己使馆和传教士的名义,组成了八国联军,并向中国展开了侵略性的野蛮进攻。
天津保卫战,大沽炮台失守后八国联军又占了老龙头火车站,这样向北攻占天津就变的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向西北通过铁路运兵,进攻北京也会变的唾手可得。所以这个火车站一时成了双方的必争之地。
清、武卫前军提督聂士成,奉武卫军总指挥荣禄之命,配合义和团一部,负责夺回己被八国联军占据的纪家庄和老龙头火车站。在八里台,聂士成说:“你们义和团‘刀枪不入’,不怕枪打,这正是你们报效朝庭的时候。”命义和团打前锋,进攻纪家庄,但义和团英勇的进攻受到了纪家庄八国联军三挺马克沁重机枪的扫射,死伤众多,被迫后撤。撒到了八里台,又被聂士成指为“弃职惜命,临阵脱逃”迎头一通机枪扫射,倾刻死了好几百团民,义和团只好向侯家台子方向撤去。
聂士成是从心底里鄙视和仇恨义和团的。在他看来,这伙“拳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仅不会帮助抵抗洋人,还会祸坏国家的根基。他视义和团“刀枪不入”那一套是“乱神怪力”。为此,他曾请义和团的“大师兄”来表演“刀枪不人”的神功,并当场拆穿“大师兄”先放弹丸后塞火药的把戏,而后直接就将“大师兄”枭首示众。义和团为防止八国联军利用铁路进攻北京,曾拆了一些铁路,而聂士成正是奉命保护铁路的,双方发生械斗。聂士成部下,被杀伤几十个人,随后火暴性子的他竟派兵杀了义和团500人。“廊坊大捷”义和团趁势杀传教士,二毛子,聂士成认为是“打家劫舍”,而一举捕杀团民2000多人。一时之间,聂士成的军队专杀义和团,而义和团的拳民,也专等聂士成的部队士兵落单,而群起围杀,双方竟闹的水火不容,势不两立。
义和团撤向侯家台子后,聂士成的武卫前军占据的八里台,立即就成了八国联军反攻路上首当其冲的地方。
八国联军的反包抄己经上来了。聂士成骑上自己最心爱的菊花青战马,昂首来到了本方阵地最前线中间的一座小桥上督战。子弹横飞,炮弹爆炸,但聂士成在小桥上一动不动。清军看到本方主帅亲临前线督战,顿时血气上涌,无人后退一步,与洋人展开了浴血肉搏战。
被聂士成打到侯家台子去的义和团里,有支叫“微山营”的队伍,是义和团里唯一一支不相信“刀枪不入”的队伍,他们缴获了老毛子的莫甘纳辛枪,德国的毛瑟枪,和日本三零式步枪全部武装自己的队伍,而不象其他团民,宁愿把它们砸烂,也不带在身上。他们虽只有二百多人,但战斗力奇强。他们的大师兄叫刘红灯,他学识渊源,武术传家,为人侠义,宽厚,机智,在微山营团民中有很高的威望。这次,他虽被聂士成用机枪打的也撤到侯家台子,但眼看八里台已成了八国联军全力进攻的重点,而且被反包抄,他深知道,这次对八国联军的进攻,单凭义和团的力量不可能取胜,单凭聂士成的武卫前军一方也难取胜。他就和带这支义和团的张老师建议,回头去增援八里台聂士成部。张老师不允许,他就带着自己“微山营”的二百多人,隐蔽的赶回八里台增援。
正在这时。一个亲兵马弁跑到聂士成马前单腿下跪,报告说义和团一部,抄了他在天津的将军府,并抓走了他母亲,妻子,女儿。聂士成赶快调动自己的亲兵卫队,去追赶被掳走的亲眷。这时义和团里早己有打入武卫前军的人,大声鼓躁着喊“聂士成反叛朝庭!聂士成要兵变!”引起阵线大乱。聂士成狠狠的咬了咬牙,命令自己的亲随卫队撤回。
这时刘红灯的微山营也已接近了武卫前军的防线,正想和聂士成联系,却早已被聂士成发现。他认为这是义和团偷袭他侧翼,他马上调过了一梃马克沁重机枪,对微山营当头一通猛扫。还调过两营毛瑟枪兵专门压制微山营的“进攻”。微山营本是打增援来的,现在被机枪压制,还不能还手。距聂士成立马的小桥头只有二三十丈,他们在一段小河捻子后的草树丛中,怎么向聂士成喊话都没用,引来的只是一阵批头盖脸的弹雨。
有一队哥萨克重骑兵在几梃马克沁机枪和小炮的掩护下,向八里台冲来。重机枪的弹雨压的武卫前军的士兵们抬不起头来,可聂士成任凭子弹在耳边擦过,打在他的手臂上,大腿上,他只是稳稳的坐在战马上不退一步。
聂士成顽固的把义和团视为"拳匪",必欲除之而后快。八国联军已经打进中国了,他还是坚持一手抵御外寇,一手镇压义和团。每次要和外寇对仗,总的先镇压一回“拳匪”,把拳匪镇压住了,才能向八国联军发起进攻。“武卫军”的总指挥荣禄为此曾专门把聂士成叫来,痛骂了一顿,说他“糊涂”“你连老佛爷的心意都看不明白?”但聂士成不吃这一套, 给荣禄写信回怼说:“拳匪害民,必贻祸国家。某为直隶提督,境内有匪,不能剿,如职奈何?若以剿匪受大戮,必不敢辞!”。而义和团帮助朝庭打八国联军,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杀聂士成。”当时正得宠的端郡王载漪不断劝慈禧“顺从民意”,以获得义和团的效忠,但慈禧在这件事上却不糊涂,始终不肯答应。而聂士成和义和团共同打的“廊房大捷”,朝庭也是只表彰、奖赏了义和团,连提也沒提武卫前军。前两天,清廷发来了电报,称聂士成“旬日以来并无战绩,且闻有该军溃散情形,实属不知振作”。给他的处分是:革职留任。
他己深深的意识到自已必不久于人世上,甚至朝庭为顺义和团“民意”,自己“受大戮”的大限己快到来。今天自己的妻子女儿落入义和团之手,身为朝庭武卫前军提督的他却无可奈何,他觉的上对不起高堂老母,下对不起妻子女儿,自己空立身于天地之间,已万念俱灰。与其他日柴市受悔,不如今日战死阵前,仍不失于为将者的本份。
眼看着哥萨克骑兵己冲上他站立的桥头了,自己的亲兵已扑过去和他们交上手。但是哥萨克重骑兵可不是白说的,他们的大洋马要高出前武卫营的蒙古马一大截,而且马上的骑手更是体魄强大,个个刀术精熟,所以亲兵们一接仗,便被他们连连砍的五六个人落马。眼看亲兵的防线就被突破,聂士成不顧自己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已有伤,抽出自己的鬼头大刀,带着满身的血冲进了哥萨克骑兵群中,连连砍杀。他刀重力大,刀法精奇,和每一个交手,都不过三招。一连砍的七八个哥萨克骑兵落马,以至于再冲上来的骑兵都躲着他,只是围着他转,不敢过招。这时刘红灯的微山营在土捻子后开了枪,一排枪就把四五十个哥萨克骑兵打下马来。也是哥萨克骑兵不提防土捻子后有埋伏,侧翼受攻击,一时很被动,暂时停止了向正面的进攻。可他们的向哥萨克骑兵的射击,一露头,就马上引来了,专门负责压制他们的武卫前军毛瑟兵和马克沁重机枪弹雨的袭击,一时间,竟为此死伤数人。
聂士成的亲兵卫队稳住了阵脚,武卫前军后继增援也上来了,但聂士成失血过多也从马上跌了下来。他那匹最心爱的菊花青马的胸部和腰部己中数弹,一头倒下就再也起不来了。聂士成令自己的亲兵另牵来一匹马,让人服待着自己换上了一袭崭新的战袍,外套上了一件御赐黄马褂,他腿己断了,让四五个亲兵把自己抬上战马。当他穿黄马褂的身形又在马背上出现时,整个武卫前军的阵地欢声雷动。人人振奋,誓死杀敌。
哥萨克骑兵的进攻又开始了,除了子弹横飞以外,还多了重炮的猛烈轰炸。看炮弹弹着点的巨大爆炸就知道,这不是八国联军方面打过来的炮,八国联军一路行军打仗,他们携带不动这么巨大的炮,这是大清建筑在运河边上黑炮台,打过来的岸防炮。巨炮,一炮连着一炮,打在武卫前军的阵地上,打在聂士成策马而立的小桥上,聂士成仍是昂首站立,巍然不动。他的人打的越来越少,亲兵们上来要把他拉下去,都被他用马鞭子狠狠的抽了回去。马又倒下,他就再命亲兵把自己抬上另一匹马,一连又换了两匹马。他的肚子被弹片划破了,肠子都冒出来了一截,他自己用手把它塞回去勒上。他穿的黄马褂都被血染成了红马褂,他还是不顧一切的挺立在桥上挥刀督战,鼓舞着士兵们杀敌。忽然,从黑炮台打出的一发岸炮巨弹在他身边爆炸,一块弹片从聂提督嘴里打进,从后脑勺飞出来,另一块弹片射穿他前胸,还有一块直接插进了太阳穴。他从才从马上栽下来,再也沒能起来。
一见主帅阵亡,武卫前军阵地大乱,这时又有一股日本兵抄了后路,眼看八里台的阵地要失,红灯带着微山营的义和团冲出土捻子,要支援主阵地。虽然武卫前军的阵地都乱了,可被聂士成分配压制义和团微山营的那两个毛瑟兵营却沒乱,红灯他们一露头,又是一阵弹雨把他们压了下去。红灯他们只好干看着哥萨克骑兵冲上来,再把那两营毛瑟枪兵当了劈刺的活把子。
提督都聂士成殉国,八里台失守。
这时张德成老师,已收聚了一万多散落的义和团民,会同了撤到了侯家台子的五千多团民,向八里台又发动了反攻。义和团的攻势真可以用“前扑后继”来形容。他们个个扎着红头巾,红腰带,右手拿一把大刀,左手拿一炷香,口喊着“老母保佑,刀枪不入”,直着身子向上冲。洋鬼子们坏的,并不着急开枪。等团民们冲到二几十丈远了,马克沁机枪和步枪再突然齐射。冲在前面的团民立刻全部倒下。紧接着第二批团民又直着身子冲上来。而前边己经倒下的,又多数站起身来掺在第二批团民中向前冲。又一阵机枪扫来,又是全部倒地,等着第三批团民冲上来。说的是“刀枪不入”,不是说不怕死,而是因迷信“刀枪不入”就认为自己死不了,所以莾撞的向上冲。真看见“刀枪不入”不顶事了,就装死,先混过去再说。
必竟义和团人多,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波浪向前冲,而且越冲,后面的波浪越大。这时,八里台阵地上忽然枪声大作,一片大乱,洋鬼子在前线阵地上的机枪手,步枪手,突然受到了从后面而来的攻击,纷纷弃枪逃命。义和团的团民们趁势攻上了八里台。原来是,刘红灯他们的微山营,一直被武卫前军的两个毛瑟兵营压制在土捻子后的洼地里。哥萨克骑兵冲上来消灭了这两个毛瑟兵营,并沒有发现隐藏在土捻子后草树丛中的刘红灯的义和团微山营。紧接着张老师组织的义和团对八里台的反攻就开始了,洋鬼子们并没来的及清查自己刚占领的阵地。在反攻战打的最激烈的时候,刘红灯的微山营忽然从八国联军的阵地中间冲出,一举端了他们的指挥部,而且杀向了他们正激战着的前线阵地。张老师趁机指挥着团民们拼命冲上来。团民们也不再喊“刀枪不入了”,冲上去猛砍乱杀,洋鬼子们全乱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顧一切的向老龙头逃去。义和团重新夺回了八里台。又一路猛追,趁势拿下了纪家庄。

文//金恩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