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administrator 2020-10-23 14:36 35 0

摘要:  按语:去年,《河北画报·画报雄安》的执行主编林茜到雄安新区采风,知道了我的一些家庭情况,想做一下报道。我说,我们家也是普通人家,只是当兵的人多一些。再说先人虽然没有遗训,但他们生前从来不宣传自己,而且 ...

      按语:去年,《河北画报·画报雄安》的执行主编林茜到雄安新区采风,知道了我的一些家庭情况,想做一下报道。我说,我们家也是普通人家,只是当兵的人多一些。再说先人虽然没有遗训,但他们生前从来不宣传自己,而且我知道的东西也不多。但既然画报邀稿,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文章刊登于《河北画报·画报雄安》2020年第8期。出版之后寄来了画报,但我一直保存没有宣传。今年适逢抗美援朝入朝作战70周年,国家隆重纪念,鉴于我的父亲也是一名抗美援朝老兵,一些文友也建议我公布一下,以发扬光荣传统,激励后人。于是才有今日之举。需要说明的是,内容都是真实的,没有任何的虚构作假,因为撒谎瞒不过当乡人。因画报字体比较小,为了便于阅读,将原文附上,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png

      雄安是一片红色的沃土,在民族危亡的时刻,无数普通民众冒着敌人的炮火,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在这里几乎每个村庄、每个家庭都珍藏着感人肺腑的故事。下面讲述的这个家庭,奶奶把三个儿子送上战场,母亲送了三代人当兵,全家一共有十二个人穿过军装,五个人上过战场(1),光荣军属的牌子挂了几十年,好男儿参军入伍成了家风。

——编者
我们的家风---陈新民

      在雄安新区的安新县龙化乡南佛堂村,有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我的爷爷陈汝楫一家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家虽贫但日子过得很安然。1932年9月的一天,两个风尘仆仆的不速之客走进了这个小院子。那时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高蠡暴动失败了,国民党清乡剿共,血雨腥风,人头落地,宁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爷爷的表弟、安新白庄的刘僧和北冯村的表外甥刘福林都是地下党员,双双前来隐蔽避难。一旦暴露,一家人格杀勿论。但是淳朴善良的爷爷奶奶不计个人安危,就让他们晚上隐藏在家里,还修了夹皮墙。爷爷在财主家当长工,让表弟、表外甥白天化装成短工干活,躲过了敌人的屠刀。后来刘福林成了一位党的高级干部,退职还乡,每年春节都来给奶奶拜年,还一定要磕头,不忘当年的恩德。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 (1).png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爷爷陈汝楫和奶奶梁然(摄于北京)

      伯父陈刚:村子里的第一个八路军战士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炮声惊醒了沉睡的雄狮,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爆发。7月底日军控制了北平。正在北平学徒的伯父义愤填膺,他宁死不当亡国奴,连行李也没要,跑回了老家。10月,一腔热血的伯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是村子里的第一名八路军战士,1938年2月入党,也是村子里的第一名共产党员。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 (2).png

八路军战士 伯父陈刚

      爷爷奶奶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知道国破就会家亡,支持伯父当兵,鼓励他为国杀敌。伯父当兵走的时候,在老房子门前召集群众开会,宣传抗日,动员青年参军,慷慨激昂,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乡亲们从来没见过喊口号的,也都举起胳膊跟着高喊。

      伯父走后音信杳无,传说他阵亡了,被县抗日民主政府定为“烈士”,爷爷奶奶也成了“光荣烈属”。娘想儿,想断肠。奶奶悲愤交加,但没有啼哭,没有倒下,而是更加积极地参加支前活动。在极其残酷的五一大“扫荡”时期,爷爷是抗日堡垒户,家里也成了八路军伤员的栖身之地。然而奶奶终因过度悲伤劳累落下了病根,经常突然昏厥,摔得头破血流,后来摔坏了胯骨,终身残疾,走路靠拐棍。1976年12月18日昏厥后再也没醒来。

      抗战时期,爷爷是村抗日政权的粮秣主任,带领村民交粮纳税献金,支援八路军抗战。1943年10月,爷爷被胁迫参加了高阳的“新国民运动大会”,七天七夜没吃没喝,非常淡定,没有暴露身份,更没有透露抗日政府和八路军的事情,回到家已经奄奄一息,因为身体素质好,才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父亲陈绍增:一生保持革命军人的本色和尊严

抗战时期,爷爷的二儿子、我的父亲陈绍增是村子里的第一任儿童团团长,站岗放哨,为八路军送信,机智勇敢。几次受区小队指派,化装进入县城,打探情报,遇到盘查,从容答对,毫不胆怯。后来还当过抗日小学的教员,许多学生比他还年龄大,个子高。他渴望参军杀敌,几次报名。但政府有规定,征兵先要弟兄多的去,家里没了劳动力还得政府照顾。由于伯父是“烈士”,家里又缺少劳动力,不能批准。

进入1950年,人民解放军正在围歼华南、西南等地和沿海岛屿的残敌,战斗在继续,隆隆的炮声还在响着。县里的征兵工作又开始了。这时伯父已经有了音信,正在跟随贺龙南下征战四川。一家人喜出望外,多年的“烈属”奶奶,终于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于是父亲坚决要求当兵上战场,保卫革命胜利果实,保卫社会主义新中国,最终如愿以偿。父亲在同年的战友中年龄最大,而且家有妻儿老小。

父亲当兵走的时候,爷爷抱来一坛酒,在老房子里和乡亲们为父亲壮行。父亲高兴,一连干了三大碗。区里召开了隆重的欢送大会,区长亲自给他戴上了鲜艳的大红花。母亲王荣抱着不满周岁的我也来参加。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 (3).png

志愿军战士  父亲陈绍增(1950年5月于天津)

父亲的部队是六十六军一九六师。1950年10月,父亲和战友们冒着敌人的炮火,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惨烈,六十六军初战不利,部队减员太多,父亲的许多战友再也没有回来。进入冬季,志愿军一把炒面一把雪,晚上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十多度,部队缺少棉衣,战士们穿着单衣在冰天雪地里潜伏,许多战友又被严寒夺走了生命,父亲双腿冻伤致残。那时候经常有“小道消息”传来,说某某村某某死了,连尸首也运不回来,成了“外丧鬼”。不知道母亲搂着我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第二年4月,六十六军回国整编,一九六师驻在河北省沧县。爷爷和母亲带着我去探望,还照了相,留下了时代的记忆。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 (4).png

1951年父母与作者在河北沧县

1952年5月,经历了血与火考验的父亲退伍。志愿军是最可爱的人,转业都给安排工作。父亲双腿残废,还可以去疗养。但父亲没有转业进城,更没有去疗养,他不想给国家添麻烦,而是怀着建设新农村的美好梦想,毅然还乡务农。临行时,六十六军军长萧新槐将军和军部的首长(2)联名给他写了信,提出了十条希望,希望他保持革命军人的光荣传统,保持革命军人的荣誉。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 (5).png

1952年六十六军首长给父亲陈绍增的信

这封信父亲一直珍藏着,也影响了他的后半生。他牢记首长的嘱托,为了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和乡亲们一起艰苦奋斗,矢志不渝。他公正无私,大仁大义,扶危济困,始终保持了革命军人的本色和尊严,赢得了群众的赞誉。

父亲回乡后带领十二户贫农办起了全县第一个农村初级合作社,父亲起名愉快社,他说:“互助合作力量大,社员入社很愉快。在社里劳动收入多,社员生活很愉快。”愉快社就像一声惊雷,震动了全县,成为了典范。社里种地、织布、打鱼,日子很红火,社员真的很愉快。社里缺少文化人,父亲当过小学教师,就当了会计。从此父亲长期在村子里担任会计,他不徇私情,收支严格把关,社员们都叫他“铁面财神”。

村子里史慢患肺病呼吸困难,憋得两眼冒金花,陈二娃阴茎包头不能小便,憋得哇哇地哭,没钱治疗,父亲带他们到保定第三医院,自己拿钱给他们治病。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母亲带着我捋草籽,打水蓬,推磨推碾弄成面吃。一天,旧城村苏秋来的父亲饿得头昏眼花,一头栽倒在大街上。父亲把他搀扶到家里,安排做饭吃。老人走的时候连连磕头,感谢救了他的命。

那年月社员免不了缺吃少烧,一些人来找父亲借粮,他都会想法安排。父亲去世后,我发现日记中写着:“1966年七月30号傍晚,于堤阎成勋同志借走了高粱30斤。快点灯了他来到咱家。此时我散班到家,这时家中已蒸熟卷子,听说他来了,便出去迎他吃饭,正赶他刚从教台来,也是借粮,我借了壮三(姓陈,邻居——作者注)高粱30斤,他背走了。”

借粮的人吃了卷子,背走了高粱,黄鹤一去不复返。

《河北画报·画报雄安》我们的家风 640 (6).png

父亲陈绍增的日记本记载着于堤阎成勋借粮

      1966年腊月初八,北风呼啸,滴水成冰。村子里的孤老王西龄跳井死了。他是个外地(高阳县八果庄)人,没儿没女,没有房子,住在村子外面的一间土坯屋里。父亲听说后,不顾天寒水冷,拖着残废的双腿,下井把他打捞上来,组织乡亲们埋了。

由于父亲的双腿无法进行有效的治疗,只要阴天,就开始疼,而且有预兆,下雨天疼得厉害,但他坚持和社员们一起下地劳动,淘井下井是最危险的活,他总是穿着家里的那件油布雨衣第一个下井。人们想知道天气变化就问他,都说父亲的腿比广播电台的天气预报还准确。1969年父亲英年早逝,一生光明磊落,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乡亲们深感悲痛与惋惜。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