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背布人生—— 记脱贫路上北冯人

administrator 2020-8-15 16:14 82 0

摘要: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 顺着铁路线,登上绿皮火车,沿着柏油公路,手中提布包,踏着乡间的小路,走向农村牧场,肩背布包,绕着崎岖的山路,走向车间厂矿,奔向远方的城镇。他们像民工,像流民,涌向祖国的大东北、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

      顺着铁路线,登上绿皮火车,沿着柏油公路,手中提布包,踏着乡间的小路,走向农村牧场,肩背布包,绕着崎岖的山路,走向车间厂矿,奔向远方的城镇。他们像民工,像流民,涌向祖国的大东北、大西北,这是一群为摆脱贫穷,不怕艰苦的北冯人的情景写照。

      改革开放初,北冯村人,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信息来源。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每天起早贪黑,面朝黄土背朝天,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种小麦、玉米、高粱和五谷杂粮,但产量很低,人们除了劳动的累、没钱的烦,剩下的就是贫穷。一些有点文化、当过兵、有过外出经历的人,不甘寂寞,开始思考挣钱的办法,寻找脱贫的出路。不知是哪位先行者,把偷偷向外卖纱布挣钱的秘密,不慎泄露出来,引起人们的注意,拨动人们想挣钱的内心,从此,卖纱布开启了一条北冯人脱贫致富的门路。

      安新县北冯村,地处冀中平原白洋淀畔,潴龙河入淀口,安新、高阳、任丘三县交界点,交通不便,水陆交纵,与全国“纺织之乡”高阳,生活工作相互交融为一体,村民们一口标准的“高阳话”。高阳的纺织,历史悠久,产品远近闻名。随着改革开放脚步,城乡人们的生活稍微好转,一些家庭娶媳妇、聘姑娘,做新棉被、新棉袄,追求时尚,讲究的人家,开始尝试着用纱布包棉花。但是城乡市场还没有真正放开,人们的信息相对闭塞,交通运输还不顺畅,物资品种还十分单调。内外诸多因素,为北冯人“点到点送货上门”卖纱布,提供了先决条件,也为日后长时间,大规模卖纱布奠定了基础。

背纱布卖,似闯关东,似走西口,似小岗村十八人的红手印,是被贫穷逼出来的无奈办法。

当年,北冯村的贫穷与全国大多农村的情况相似,经过“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人们的思想被禁锢,经济到崩溃边缘。房屋陈旧破烂,土屋土炕土灶台,家家穷的叮当响,没有钱盖房的有之,没钱娶媳妇打光棍的有之,没钱供孩子上学的有之,没钱治病等死的有之------,想借钱,找谁借,都让人发愁。为钱婆媳吵架,为钱父子反目,为钱兄弟分手,为钱亲戚不走动。钱,把小孩急哭;钱,把五尺男儿愁白头;想钱都把人们想疯。贫穷逼着人们想挣钱之路,穷则思变,穷则无畏。

当年,做生意做买卖是否合理,人们还说不清,投机倒把的概念,还约束着人们的思想,捆绑着人们的手脚,笼罩着人们的生活,外出做买卖,还不正大光明,偷偷卖点土产纱布,稍有不慎,时常就要被工商、税务逮住。机智一点、灵活一点的与其捉迷藏,想尽一切办法挣钱糊口。起初,一些中年妇女以走亲为名,带少量的进行尝试,住在亲朋家,以家乡土特产的方式,让亲戚好友,向街坊邻居熟人推介,挣点少量的差价,出去一趟十天八天,除去路费挣三四十元。不要小看这点钱,当时相当于一个普通职工一个月的工资啊。对于穷到头的农村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得收入。先行者的示范,撩动了人们对钱的渴望和激动。这时人们将自卑、胆怯、羞涩、发怵等等,统统甩到脑后,纷纷走上了卖纱布之路。

先在内部传动,中年妇女,有年龄、性别优势,不会引起人们的过度关注,而且以走亲访友为遮掩,行动较为隐蔽灵活,以姐妹、妯娌为伴,活动范围较小,又便于相互照顾,走街串户,一趟一回家,又以挣来的钱为本金,再买下一次的货物,反复滚动。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对市场了解的加深,卖纱布的队伍逐渐扩大到母女、夫妻、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伴随着人员范围的扩大,货物的增多,运输方式也由随身同车携带,扩展到通过邮局寄送,这样相对安全快捷,同时人们出去的时间加长,减少来回耽误,也能节省往返的路费,从而攒下更多的钱。这样从一趟赚几十元提升到几百元,同时随着对市场认识的加深,规律的掌握,钱挣得越来越多。人们由自卑到自信,由胆怯到兴奋,经营的范围向更广、更远的地方延伸、拓展,货物的数量、质量、品种也随着增多和多样化,运输也由托运到租车专运,到走物流。同时考虑到家庭生活和生产的方方面面,夫妻、父子、兄弟的分工,更加细致明确。在外卖的地点相对稳定,不是一趟一回家,而是两三个月,或者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回家。家里的留守人员,一是采购货物运输,二是家里种地、看孩子、照顾老人。这样降低了成本,节省了时间,集中了精力,挣的钱也由几百到几千。

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息的便捷,物流的顺畅,运输的货物,一般存放在沿铁路的较大中心城市,然后根据市场的需求,通过公路分发到小的县城和城镇,大家再分包,提在手上,背在肩上,走街串巷,进机关,入厂矿,到农村,赴牧区,逛市场,奔百货大楼。人们吃过农家饭,住过农家炕,进过小山沟,钻过蒙古包。有些长期经营的人,都与当地的居民相当熟悉,就像小区磨剪子抢菜刀的大叔。

北冯人,在背布的路上,不畏艰险,不怕吃苦,闯透了大东北,走遍了大西北。

闯关东,向北,向北。

出山海关,奔“石油之城”大庆,到边疆海关满洲里;过辽东,经“军港”营口,达 “时尚之都”大连,绕边境之城丹东。从长白山“天池”通“林海”大小兴安岭。自鸭绿江、松花江到边河黑龙江。转“煤都”双鸭山,过“英雄之城”牡丹江,路过林海雪原“夹皮沟”;去过“煤海”抚顺,到过“钢都”鞍山,走过四平大街,穿过铁岭胡同,看过延边朝鲜族的风土人情。进过沈阳的北陵和故宫,误闯长春“汽车城”的“伪皇宫”,逛过”东方莫斯科”哈尔滨索菲亚教堂和太阳岛。北冯背布人受了累,吃了苦,开了眼,增长了见识, 开拓了视野。

走西口,向西、向西。

      经山城张家口,跨集宁,过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达“大青山之城”包头,分道抵“稀土之都”白云鄂博,去鄂尔多斯看“成吉思汗墓”,绕弯乌海,挺进河套地区“塞上江南”的银川,到祖国中心“金城”兰州。向西再走,通张掖,去敦煌莫高窟,望“月牙湖”,直奔万里长城的尽头“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从大青山脚下,蒙古草原到黄河岸边的黄土高坡,都留下北冯背布人的身影,洒下了无穷的汗水和不尽的辛酸。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暑去寒来,顶风冒雨。无论东北还是西北,大到省城都市,小到农村牧区,上到高楼大厦,下到平民窟地,高到机关学校,下到偏隅厂矿,大街小巷,胡同深处,都散发着背布人的叫卖声,和和蔼可亲的笑容。受到过歧视,遭受过白眼,听到过指责,也曾被人训斥过。流过委屈的泪水,也接受过亲切的赞许,享受过热情的接待。他们用自己的脚丈量过东北的黑土地,用自己的腿跑过西北空旷的草原,爬过山,跨过坎。付出过无数的艰辛,洒下无数的汗水,也有过无数次的愤恨,但他们致富的心没有变,激情没有减,脚步没有停,前进的勇气没有退,他们一直沿着铁路奔跑,沿着脱贫的路前进。

      经过艰苦的努力,不懈的奋斗,背布人为城里送去廉价的商品,为农村牧区送去了新的物品,为偏僻的矿区传递了温暖,也换来了该有的财富。孩子上学有钱了,破旧的房子得以翻新,热热闹闹的娶媳妇,风风光光聘女儿,大大方方的孝敬老人,体体面面对待亲朋好友。

      他们没有小富即满,小富即安,没有停止脚步,将原始积累来的钱,重新整合起来,在家乡办起来塑料厂 ,机毡厂,建起了养猪场,养鸡场,养鸭场,减少了四处奔波,到处流浪的生活,带动了更多人致富。还有一部分人,融入了长期生活的城市 ,开起了固定的门店,扩大了经营范围,增加了商品品种。从纱布到毛巾,到毛巾被,到毛毯,到五金建材等各种商品。还有一部分人在外地建立了工厂,开了商行,安了家、买了楼、置了产、生了孩子,第二代、第三代都融入当地,参加了工作,改变了乡音,北冯成为他们思念的家乡和故里。

      这次背布,闯关东,走西口,前后持续二三十年,涉及到当时村中,绝大部分的青壮年男女,是北冯人历史生活中的一次成功尝试,是一次现实的突破,是一次文化精神的延续和提升。使全村人摆脱了贫困,赢得了富裕;丢弃了自卑,增加了自信,开拓了视野,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丰富了骨子里敢闯敢干,吃苦耐劳,不畏不惧的精神内核。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访客留言|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21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