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雄伟长城——燕南长城

administrator 2020-8-3 17:50 29 0

摘要:  沿革与走向。燕南长城的建筑年代约为周安王二十二年,燕厘侯二十一年,即公元前380年之后,该年齐伐燕至桑丘(今徐水县漕河北岸之空城),魏、韩、赵伐齐至桑丘。是时,燕国最大的威胁是齐国,乃在南易水一线筑长城 ...

      沿革与走向。燕南长城的建筑年代约为周安王二十二年,燕厘侯二十一年,即公元前380年之后,该年齐伐燕至桑丘(今徐水县漕河北岸之空城),魏、韩、赵伐齐至桑丘。是时,燕国最大的威胁是齐国,乃在南易水一线筑长城,防御齐国侵略,其终点至子牙河,古黄河、大清河与子牙河均于大城境相汇,为大城至天津大沽口段的自然屏障。

      燕南长城走向,保定地区长城普查资料称,西起狼牙山东侧仁义庄西之科罗头第二个山峰,沿南易水(瀑河)北岸往东,经柳泉、塘湖、邓家林、阳城村、尉都、黄金庄,由曲城入徐水境之德山、太合庄、瀑河村,沿瀑河东岸南下,经解村、戊己台、大庞村、遂城镇城西村,至张华村沿瀑河南岸东行,疑因瀑河改道有关。经谢坊、南张丰、前所营至徐水城。至此,瀑河为南北两支,燕长城沿北瀑河南东行,经寺各庄、南梨园,至南徐城,长城不沿河而筑,或因瀑河北移有关。徐水县城,战国为汾门,《水经注》谓汾门(瀑河由此分两支),亦曰分水门。自林水经崔庄、商平庄,至容城县黑龙口村,为徐水至安新公路叠压,其西在易水南,以东经由易水北,越萍河入安新三台之西山村折而南,经涞城村东行至安新西关,称城堤。过安新城,沿新安北堤东行入雄县境。《廊坊市志》称,燕长城在雄县张青口穿大清河,在南岸入文安县北舍兴村,向东偏北方向延伸,至文安县东北角子牙河西的滩里,在子牙河西岸大长田村分为南北向偏西的两支,分别在大城县刘固献会合后,向西南至东马阁止。从狼牙山始,经易县、徐水、容城、安新、雄县至廊坊市子牙河西文安、大城二县,长约250公里。

历史事件 燕南长城经今易县境南部黑卢堤、徐水境的长城口(疑今广门)、遂城,徐水城(战国汾门)、安新城、赵北口、雄县等均为历史上的战场。

      宋辽时期,辽军南侵首犯黑卢堤,再犯狼山寨、长城口,由遂城南下。宋太平兴国四年(979)九月,辽为报宋围幽州之仇,燕王韩匡嗣率诸军南下,宋将崔彦进率军自燕长城南潜至黑卢堤北,缘长城口蹑敌后,李汉琼、崔翰、刘廷翰诸将率军赶至,猛击辽军,至遂城斩辽军万余首级,俘辽将及老幼3万户。端拱元年(988),辽军破狼山寨(燕长城西端南侧),攻长城口,十一月七日,辽主督战攻城,宋军突围南逃,辽主遣使招谕,宋军不降,被杀获殆尽。咸平二年(999),辽军再陷狼山寨。

遂城为战国武遂邑。赵悼襄王元年,燕王喜十一年(公元前244年),赵将李牧拔武遂,赵国边界推至今遂城。北魏孝武帝永熙二年(533),北营州失陷,以韩瓒为营州刺史南迁,行至此城,置卢曹“构逆”,就置南营州,所部3000余人,并雄武冠时,因号英雄城,同时置昌黎郡,为州、郡治所。宋开宝三年(970)十月,辽军6万骑至定州,宋将田钦祚率军3000御敌,辽军败走,宋军追至遂城,杀伤辽军甚众,北边传言“三千打六万”。太平兴国六年(981)置威虏军。端拱二年(989)七月,威虏军(驻遂城)粮馈不济,宋太宗令定州都部署李继隆发镇、定步骑万余护粮车数千乘济之。辽将耶律休哥闻讯,率精骑8万南来截粮车。宋北面缘边都巡检使尹继伦率步骑千余于长城遇敌,休哥见其兵少不击。尹继伦趁夜间辽军造饭之机无备,出其不意猛攻辽军,辽军不知宋军多寡,人不及马、马不及鞍而逃。恰值耶律休哥回军帐欲餐,继伦率军冲入帐内,持刀乱砍,休哥臂被砍重伤,护卫将其救出而逃。辽军溃乱,自相践踏,死者甚众,押运粮车的镇州(正定)、定州副都部署范廷召、孔守正亦率军参加战斗,追击辽军20余里,俘获甚众,斩其帅大盈等以下数百人,辽残部出长城北逃。咸平二年(999)十月二十四日,辽军攻遂城,时保州缘边都巡检使杨延昭正在城中,城内兵少,乃集丁壮严守。值大寒,延昭命士卒汲水注城墙,待旦结冰,坚不可攻,辽军退,以少胜多,史称“冰城之战”。时隔不久,辽军再攻遂城,宋军以势众,临水以待,辽军纵骑突破,把宋守军杀戮殆尽。四年十月,宋将张斌与辽军战于长城口,因积雨,辽军弓弦潮湿多不可用,被宋军杀俘甚众。十一月,契丹军再南侵,杨延昭及保州知州杨嗣、西上阁门使前阵钤辖李继宣、镇定路先锋田敏及秦翰等率师参加会战,敌败走羊山,各路宋军齐攻,于牟山谷大捷,敌多死于山谷,斩其酋函首以献。五年,辽军由威虏军入,知威虏军魏能与诸军合战,大败其众,斩首二万级,契丹统军铁林相公薄阵,魏能发矢殪之,斩其将15人,夺甲马兵械益众。契丹军复入,能与都监间道绝敌破之,获器甲18万件。景德元年(1004)三月,宋威虏军破辽军于长城口,北追至羊山,杀获甚众。同年闰九月,辽军举国南下攻宋,先分击威虏、顺安军及保州,不利而还。稍后辽复合兵攻定州、唐兴(安新),另一路战遂城,皆胜。

徐水县城,战国为汾门,瀑河由此分两支,亦曰分水门。五代后周置梁门口砦,宋太平兴国六年(981)置静戎军。真宗时,魏(王)能守静戎军,杨延昭守威虏军,二军地逼辽,而被围攻百战不能下,时人称“铜梁门,铁遂城”。《宋史·河渠志》载,咸平四年(1001),知静戎军王能,请自姜女庙东夹瀑河决水北入阎台淀(今定兴阎台乡),可知是中国最早的姜女庙之一。至道三年(997),辽军入侵,掠梁门、遂城、满城、北平(顺平)民于辽境。景德元年(1004)十一月,宋辽订“澶渊之盟”,宋改威虏军为广信军,静戎军改安肃军。双方各设榷场(交易市场),宋于雄、霸二州及安肃、广信二军,辽于新城(今高碑店市新城镇)、朔州置榷场。翌年十月起,按盟约宋岁贡币、绢送雄州交接。金攻宋,蒙古攻金,安肃均为战场。

金天会五年(1127)四月,北宋皇帝徽、钦二宗被掳至燕京囚禁,六月二日钦宗后朱氏死,时年26岁。四日把徽、钦二宗发往安肃军囚禁。十七日夜将四更,城中大火,因契丹族安肃军同知与金人知军不和,契丹人欲杀金人,并劫徽、钦二宗南下投西夏,事泄,金人知军举兵围攻契丹人,纵火焚房屋,杀死700余人,以徽、钦二宗为同谋,鞭笞后,于七月二十三日发往云州(大同)羁押。

明崇祯九年(1636)七月,清军攻安肃城,郑延休捐资募守城者,城陷,挥刀杀清兵,殉难。知县郑延任率众坚守城池数日,城破,偕孺人李氏缢死,百姓从死者80余人。学谕耿三麟门下士枕戈城头,誓以身殉,城陷不屈死之。

      雄县瓦桥至安新赵北口为燕长城沿线军事重镇。唐宝应二年(763),唐将仆固玚、侯希逸、薛兼训等率师3万,追伪燕王史朝义至归义(雄县),史朝义败走。大历十年(775),成德军李宝臣袭卢龙军朱滔于瓦桥(雄县),朱滔败走。后唐同光二年(924)正月,契丹军至瓦桥。后唐以天平军节度使李嗣源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率军救幽州,契丹军自瓦桥退兵出塞,后唐以李绍钦、董璋戍瓦桥关。后周显德六年(959),周世宗亲征辽,水陆都部署赵匡胤至瓦桥,辽守将姚内斌降,关南始平,于瓦桥关置雄州,命陈思让戍守。宋太平兴国五年(980),辽主率军南侵,围瓦桥关,宋将张师出战阵亡,余众败退。宋陈兵于水(大清河)南,辽将耶律休哥率精骑渡水逆战,宋军大败,休哥追至莫州。至道元年(995),辽骑夜袭雄州,知州何承矩率军与辽兵战,斩敌甚众,斩辽将一员,辽军败走。靖康元年(1126)八月,金军由副帅宗望率军于雄州破宋军3万,乘势南下。宋将马忠率军趋雄州追袭金军。翌年九月,金军复取雄州。金贞祐元年(1213),蒙古军破雄州,人民遭杀戮,焚毁房屋,牛马、金帛、女子被掠而走,城廓成废墟。明建文元年(1399)七月,燕王朱棣于北平(今北京)发动兵变。建文帝派大军北上攻燕王,都指挥徐凯率军10万驻河间,都指挥潘忠驻莫州为后援,都指挥杨松率兵9000为先锋进驻雄县。燕王朱棣趁八月十五中秋节明军宴会之机,攻入雄县城内,明军9000人战死,潘忠不知雄县已破,自莫州来援,在安新赵北口北之月漾桥被燕军伏击溃败,潘忠被俘。二年(1400),燕军在白沟河击溃明军,杀伤及淹死者10余万人,燕军乘胜追击至月漾桥,明军10余万人投降。

(稿件来源:百家号)
(封面题图:彭艳芬 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