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administrator 2020-6-14 20:26 27 0

摘要:  编者按杨家将的故事民间流传甚广,尤其是六郎杨延昭在河北延边抗辽多年,忠肝义胆、威震边庭。延昭本为杨业的长子,辽国人认为北斗七星中的第六颗主镇幽燕北方,是他们的克星,所以把他看做是天上的六郎星宿(将星) ...

编者按

      杨家将的故事民间流传甚广,尤其是六郎杨延昭在河北延边抗辽多年,忠肝义胆、威震边庭。延昭本为杨业的长子,辽国人认为北斗七星中的第六颗主镇幽燕北方,是他们的克星,所以把他看做是天上的六郎星宿(将星)下凡,故称为杨六郎。

雄州瓦桥关是宋辽边境重要关隘。本篇讲述杨六郎在被奸佞诬陷,手无兵权将卒的困境下,统筹大局,巧训牤牛大败辽军的传奇故事。

本文3845字,小编读了5分钟。

杨家将

宋辽交兵恶战多,

铁打三关护山河。

六郎巧摆牤牛阵,

至今仍被后人说。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1).jpg


雄县至今流传着杨六郎大摆牤牛阵破敌的故事。

“杨六郎把守三关口”,三关是淤口关、益津关、瓦桥关。三关自东向西一字儿排开,首尾相连,互为救应,辽兵总攻不破。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2).jpg


图片来源周振成(瓦桥关)


      辽国一心吞并中原,三关又打不开,就千方百计除掉杨六郎。他们派了奸细潜到东京买通了奸臣王钦,定下了连环计陷害杨六郎。

      萧太后授意韩昌假意与杨六郎媾和。双方在阵前订了口头协议“各守疆界互不犯边”。杨六郎写了奏报送朝廷请旨定夺。王钦把奏报扣下反在皇上面前造谣诬陷说杨六郎私通辽邦,背叛朝廷。皇上派人到三关暗访,果然有口头和约的事,又没见到三关奏报,也就轻信了王钦的鬼话。于是降旨罢免杨六郎的三关总兵之职。

      也是合该出事,传旨官到了瓦桥关后,杨六郎巡边去了,孟良、焦赞代元帅接旨。俩人一听罢免杨六郎,当时火冒三丈,大吼道:“好你个皇帝老儿,六哥在三关拼死拼活保着你稳坐江山,你倒狗咬吕洞宾——不认真假人。”越说越恼越有气,孟良扯了圣旨,焦赞把传旨官打了个鼻青脸肿。吓得传旨官一溜烟逃回了京城。

事情到此本该打住,或等杨六郎回关再做道理,可焦孟二人性情粗野,全然不计后果,一不做,二不休,扳倒葫芦洒了油,他们大喊:“反了吧。”然后带领三千铁甲军反出瓦桥关,上了太行山占山为王去了。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3).jpg


图片来源周振成(瓦桥关)

      待杨六郎回到瓦桥关,一切都晚了。杨六郎是又气又恨,恨皇上不察实情,不辨忠奸;气孟良、焦赞行事莽撞铸成大错。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带走三千铁甲军。这铁甲军乃是三关的主力。赌气归赌气,总不该自我拆台,自毁长城呀!本帅赤手空拳怎退辽敌?

      杨六郎这时是进退两难:留在三关是坐以待毙,皇上肯定会兴师问罪;进京面圣辨理也是自投罗网,轻者说被打入天牢,重者说会死于非命。少了杨六郎,谁能守住三关?杨六郎真是条忠义汉子,天大的委屈抛在脑后,惦记的还是守关大任。

杨六郎叫来了任堂惠。

任堂惠是杨六郎的结义兄弟,为人忠义,老成持重,一直担任中军护卫,懂得些兵书战法,常协助杨六郎排兵布阵,又因面貌与杨六郎十分相似,所以人称“小六郎”。

      杨六郎说道:“贤弟,你我众兄弟肝胆相照,义气相投,这才造就了铁打的三关。如今皇上中了辽贼的反间计,孟良、焦赞又带走了铁甲军,三关危在旦夕。三关一破,血流千里,百姓流离,惨状可想而知。值此紧要关头,你我还需齐心协力保守三关,咱不为朝廷想,也要为大宋黎民百姓着想呀!我暂时离开瓦桥另谋破敌之策。”说着取出大印:“你把这印转交给新任总兵,你留在瓦桥关,协助守城。我料不出月余辽贼必来夺关,届时,不管你千难万难,不管你钻天顶瓮,也得坚守两个时辰,等我到来。”任堂惠说:“若有兵将守三天三夜也不在话下,我手下这几个兵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然小弟为国捐躯死而无怨,倘辽兵来攻,两个时辰内丢了关,小弟拔剑自裁,两个时辰后,小弟就无能为力了!”六郎道:“难为你了,两个时辰足矣!为兄定率‘奇兵’赶到。”说完,又解下御赐的黄金甲交给任堂惠,然后,把早先缴获的几百套辽兵服装打包成捆,装在马上,带领十几名亲兵,悄悄出了瓦桥关。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4).jpg

图片来源周振成(瓦桥关)

      果然,皇上派王义带领三万御林军兴师问罪,他们抓不着杨六郎,接过三关大印接管了防务,又四处行文捉拿杨六郎,暂且不提。

再说萧太后得知宋王中了反间计,孟良、焦赞反出了三关,杨六郎下落不明,不由哈哈大笑。她命令韩昌为元帅发兵十万来夺取三关。

王义是个大草包,不懂兵法战策,不懂避敌锋芒,草率迎敌,结果惨败,先丢了淤口关,又丢了溢津关,刚逃进瓦桥关,还没来得及下马,追兵就到了。

王义这才知道这个三关总兵不好当,虽然没让辽兵砍了脑袋,可皇上那儿可没法交待。三关丢了两关,也是杀头之罪,火烧眉毛先顾眼前吧,他把大印塞给任堂惠说:“本帅回朝搬兵,命你坚守瓦桥,丢了关拿你是问。”然后,出南关逃奔到了河间府。

这正中任堂惠下怀,他二话没说接过帅印组织兵士守城迎敌。

任堂惠手下不过百十名士卒,城中青壮百姓也不过一两千人,抵挡几万虎狼之师并不容易。任堂惠毕竟跟随杨六郎多年,耳濡目染学了不少兵书战法,懂得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任堂惠命令闭了城门,城楼上都插上杨家旗号,动员百姓们擂鼓呐喊虚张声势,叫青壮百姓举着刀枪在垛口下来回游走迷惑敌人。又命令在东门升起帅旗,自己披了杨六郎的御赐黄金甲,胸前挂了三关大印,怀抱着令旗、尚方剑扮做杨六郎,端坐在帅字旗下。

辽兵追到瓦桥关,远远看见杨家旗号,不禁大吃一惊,又听城里鼓声大作,喊杀连天,城头上刀枪乱晃,看不清城上伏有多少兵将。再一看到“杨六郎”威风八面气度非凡地在帅旗下端坐,辽兵的锐气先消了一半。

      韩昌来到东关也吃了一惊,他将信将疑,眼前若是杨六郎,那两关怎么轻易丢掉?若不是,那威风,那气度,那镇静不容质疑。只得硬着头皮探问虚实,在马上欠身拱手:“六哥,别来无恙!”

      任堂惠怕露了馅,不敢答话,挥了挥手,身旁一个小校高喊:“我家元帅嫌你君臣背信弃义,不屑与你交谈,要战快战少啰嗦。”韩昌贼心不死,说:“孟良、焦赞不在,谁挡得住本帅?”小校又喊:“有请焦将军、孟将军。”两名士卒做了准备,一个涂了红脸扮做孟良,一个抹了黑脸冒充焦赞,在垛口探探头又抽身回去。这招儿还真把韩昌蒙住了。

韩昌一看几位老冤家对头全在这儿,不敢贸然攻城。传令扎稳阵脚,防备焦孟杀出,又传令等调齐攻城器械再行攻城。这一来,正中了任堂惠的缓兵计,为杨六郎出奇制胜破辽兵赢得了宝贵的战机。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5).jpg

      约摸一两个时辰,辽兵的攻城器械陆续到齐,爬城的云梯,拆垛口的铲车,破城门的撞车在阵前一字儿排开,后面聚了五六万兵将,一排排一队队组成了二三里的一个方阵,那真是黑压压密麻麻,风雨不透,水泄不通,征尘蔽日,喊杀连天。瓦桥关上的士兵看得个个心惊肉跳。

      辽兵准备就绪,韩昌高高举起了令旗,辽阵停止了喊杀,瓦桥关也停止了擂鼓呐喊,整个战场顿时鸦雀无声。令旗往下一落将是关破人亡,任堂惠悬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暗叫:“元帅,元帅,你怎么还不来呀?”

      这时,瓦桥关东南小雄山上传来一阵歌声:“一个牛来一个头哇!两只耳朵俩犄角哇!四个蹄子分八瓣啦——尾巴长在腚后头哟——”韩昌一愣忘了发令,心说:“哪个不知死活的到战场来放牛?”放眼南望,小雄山上站着一人,头戴草帽,身披蓑衣,手挥长鞭——这人正是杨六郎!

杨六郎挥动长鞭,“啪!啪!啪!”三声炸响,响彻长空,山后涌出一群牛来。

原来杨六郎离开瓦桥关并未走远。离关十几里有一处草滩,四周环水,人迹罕至,滩上芦苇密布,杂草丛生,便于隐藏。杨六郎和士兵们割芦苇搭窝棚暂时住下,又四出购买牤牛,专挑那些膘肥体壮,性子野,脾气爆,又凶又猛的。几天就凑足了一百多头。杨六郎令士兵加紧训练。

怎么个训法?扎草人,草人肚子里装有料豆,外面罩上辽兵的衣甲,喂牛时引到跟前,撩开衣甲,用刀一割,“哗!”滚出料豆。几次下来牛知道了:原来,这“人”肚子里有好吃的。自个来吧!牛一低头,“喀嚓”一犄角,挑破了草人的肚子……

以后,士兵们每天扎草人,带来的几百套辽兵衣甲派上了用场。扎成一排排,一队队的跟真人相似,开饭前响鞭为号,一听到鞭响,牛们就颠颠地跑来,一阵乱挑饱餐一顿。再后来,牛一见到“辽兵”就挑。约摸二十多天,准备就绪。杨六郎每天派士兵打探敌情。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6).jpg

      那天,杨六郎得知辽兵到了瓦桥关东门,立即准备,在牛犄角上一个个绑好尖刀,命令士兵驱赶着牛群直奔瓦桥关。

      约摸两个时辰,到了小雄山,先把这群牤牛隐藏在山后,杨六郎上山观察动静,他看到任堂惠布置得井井有条,不由暗挑大拇指,佩服任堂惠的才干与胆略。看时机已到,这才打出响鞭,发出了进攻信号。

说时迟,那时快,众士兵又一阵鞭响,牤牛群从小雄山后一涌而出。这群牛早饿了两天,听到鞭响以为开饭了,拼命地往前冲。

辽兵起先并未在意,等到牛阵跑近了才醒过味儿来。这群牤牛一个个膘肥体壮,头似麦斗,眼赛铜铃,特别是角上两把尖刀寒光闪闪,令人胆颤心惊。前排辽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被挑翻在地,后排的惊叫着后退,前后拥挤,自相践踏,辽军阵脚顿时大乱。

那些牤牛满以为能饱餐一顿,挑翻一个又一个,一颗料豆没见着,越挑越有气,越有气越挑。一个个“哞哞”怪叫,腾空而起,横冲直撞。挑得辽兵尸横遍地,哭喊连天,惨不忍睹。几万辽兵被牛撵着,兵找不到将,将找不着兵,完全丧失了斗志,潮水般向北退走。韩昌弹压不住也被拥着向北退去。

      任堂惠见此情景高兴万分,他带领军民百姓杀出东门乘胜追击。

      辽兵被牤牛撵着退了五六里路,刚要喘口气儿,西北白沟河方向鼓声大作,杀来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孟良、焦赞。他们在太行山得知三关吃紧,便带了铁甲军赶来助战。迎头一阵乱杀,辽兵前后受敌,无心恋战,转头又往东跑。

      韩昌见大势已去,拨马想逃,孟良、焦赞紧追不舍,左右夹攻。焦赞一连三鞭打得韩昌口吐鲜血,孟良挥起板斧就要结果韩昌的性命。这时,杨六郎飞马赶到,大喝一声:“留他一命。”孟焦二将收住了兵器,杨六郎向前一步,说道:“韩老弟,别来无恙?”韩昌羞得脸红到脖子根儿无言答对。杨六郎微微一笑:“你君臣费尽心机夺了我的兵权,怎么样?我弄一群牤牛照样能杀你个片甲不归,你服也不服?”韩昌连连点头。杨六郎又说:“还是各守疆界为好,逃命去吧。告诉你的士兵,要想活命赶快脱衣卸甲。”

剩余的辽兵被牤牛追得漫洼遍野无处藏身,听到传话后赶忙各自扔下兵器,卸掉衣甲,有的甚至连内衣内裤都脱了,一丝不挂,牤牛果然停止了追杀。这一阵,辽兵死伤无数,最终也没明白杨六郎用的是哪门子法术。

韩昌带领余下的光屁股大军万分狼狈地逃回了幽州。宋军乘机收复了失地,自此三关战事平息。正是:宋辽交兵恶战多,铁打三关护山河。六郎巧摆牤牛阵,至今仍被后人说。

杨六郎大摆牤牛阵 640.webp (7).jpg

      作者简介:宋忠臣,1946年生,中共党员,河北雄县人,曾任小学、中学教师、校长。退休后从事写作,著有《白洋淀的故事》(一)(二)集,《雄县民间文学》等。现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保定市作家协会会员,《雄县志》副主编。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