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档案文存|四百年家谱传奇之四:帝师作序荐征召

administrator 2020-5-6 21:26 136 0

摘要:  在孙氏家谱众多的序言当中,孙承宗所作的《孝友堂家乘》序可谓篇幅最长,文中赞赏之辞最多,而作者爱才之心又最挚。其中最独特的一点,是在篇末强烈荐举孙奇逢出仕做官,以期明室中兴。 孙承宗,字稚绳,号恺阳, ...

档案文存|四百年家谱传奇之四:帝师作序荐征召 3.jpg

      在孙氏家谱众多的序言当中,孙承宗所作的《孝友堂家乘》序可谓篇幅最长,文中赞赏之辞最多,而作者爱才之心又最挚。其中最独特的一点,是在篇末强烈荐举孙奇逢出仕做官,以期明室中兴。

档案文存|四百年家谱传奇之四:帝师作序荐征召 4.jpg


      孙承宗,字稚绳,号恺阳,直隶保定府高阳(今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人,明末杰出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学者,官至兵部尚书、辽东督师、东阁大学士,为天启帝师,名重当时。早在明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年)孙奇逢兄弟四人两庐亲墓之后,孙承宗就特意写了一首长诗《赠孙孝廉启泰》,诗中开篇写道:“容城城坳大如斗,今古贤豪萃作薮。静修之修忠愍忠,撑柱乾坤万不朽。行天日月地江河,出奉君王入父母。孝廉崛起两贤乡,手握天常为世纽。……”这首诗将年轻的孙奇逢(时年28岁,17岁即考中举人,明清时期举人也被称为孝廉)与容城县的两位先贤刘因(元初诗人、理学家,字梦吉,号静修)、杨继盛(明朝第一谏臣,号椒山,谥忠愍)并提,并盛赞孙奇逢“手握天常为世纽”。容城弹丸之地,最早便是从此时起,以三贤故里闻名于世。

      在孙承宗所作《孝友堂家乘》序中,他详尽地介绍了孙氏家族从八世祖孙臣(即孙奇逢祖父)以至十世孙奇逢的嘉德懿行。容城孙臣(字汝邻,号敬所)以嘉靖乡荐,曾任河东盐运司判,为官清廉正直,为人宽博慈厚,乡里交相称颂,人们送他一个亲切的外号“孙佛儿”,对其为人行事是个生动形象的代言。孙臣的儿子、孙奇逢的父亲孙丕振(字肯轩),以博士弟子任儒学训导,主管教育,亦是乡里贤达。孙臣去世后,孙丕振兄弟六人,但他独奉寡母,而解衣于兄,课学于弟,已备孝友美德。《家乘六种》著作中,《永思》《哀思》对此有记载。孙奇逢四兄弟均补博士弟子。最小的弟弟孙奇彦举万历庚子京兆榜,以恩选任武城县令,在任一年多即辞官回家,原因是不擅长对上级领导阿谀奉承。兄弟四人继承先世孝友,都是世间大贤,而天下贤德忠义的士大夫都愿结交孙奇逢兄弟四人,交相称颂他们的孝友美德。“由于征君公弟兄四人以两庐亲墓之古礼在当时以孝友节义名重天下,一时俊杰咸与过从,师友所赠文字亦多。这些诗赋文章,内容丰富,启美公将同人所赠文字辑成六种八卷:曰《哀思录》,王孙蕃序,杜胤芳、邬孔彰跋;曰《永思录》,梁见孟、鹿化麟序,杜胤芳跋;曰《先媺录》,崔庚序,杜胤芳跋;曰《复学本末》,崔庚序,杜胤芳跋;曰《诏旌记》,鹿化麟序,杜胤芳跋;曰《草堂兰谱》,鹿化麟序,杜胤芳跋。此八卷内容接受茅元仪的建议,命名为《孝友堂家乘》,有高阳孙承宗,定兴鹿善继,归安茅元仪,祁州刁包诸公为之序。”(孙居超《容城孙氏族谱源流述》)孙承宗详述了孙奇逢兄弟怎样为父母守孝至诚,他认为“孙生异在合四兄弟率诸娣姒共一孝,而后先六年,孝且终其身也。”“余谓四兄弟当同旌,而娣姒以孝成夫子之孝,当与四兄弟同称。”一家之中,只有儿子孝是远远不够的,更难得的是儿媳们团结和睦,共同促成了孙氏四兄弟的孝行。这种醇笃的孝行,在乡即为孝悌,在里则为敬爱,如今在堂亦可称之为孝友了。

儒家崇尚孝道,父母(广义来讲也包括师长)逝后庐墓三年即是孔子大力倡导的。其时间的制定是源于孩童从出生起要至少三年才能脱离父母的怀抱,而父母逝后,怎能忍心让其独自在荒郊野外呢,也要陪伴他们三年才行。孔子的弟子们就自发为孔子庐墓三年。儒家对孝道的推崇是不遗余力的,认为孝弟是天下之本。由孝道还衍生出很多神奇的故事,比如“二十四孝”的故事。孙承宗在此篇序言中就特别提到了“二十四孝”故事的第二十三则“弃官寻母”的主人公朱寿昌。朱寿昌是宋朝人,幼时被迫与母亲分离,长大后为官,颇有德政,仕途顺利,但他一直在寻访母亲,找不到母亲,他总是闷闷不乐,甚至吃不下睡不着。神宗朝,已经五十岁的朱寿昌想到母亲已经高龄,再找不到可能就再也无法相见了,于是毅然辞去官职,专程去寻找母亲,发誓找不到母亲绝不回家。历尽艰辛,终于找到已经七十多岁的母亲,母子得以团聚,并将母亲改嫁后所生的子女接走供养,视为亲弟妹。朱寿昌弃官寻母之事,远近传扬,有人将此事汇报给皇帝宋神宗,神宗大为赞赏,令其官复原职。当时王安石、苏颂、苏东坡等名士争先为朱寿昌写诗撰文,扬其美德。

孙承宗在此篇序言中还提到“三冬堇”“七年粟”的故事,这故事的主人翁是刘殷。刘殷,字长盛,新兴(今山西忻州北)人,东汉光禄大夫刘陵的玄孙,十六国时期前赵名士。刘殷七岁丧父,守孝庐墓三年,恪尽礼制,三年中从未笑过。弱冠之年,已精通经史,工文章诗赋。州郡、朝廷屡次征召,均婉辞。后来齐王司马冏辅政时,征任大司马军谘祭酒,改任新兴太守,很有政绩。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刘殷正遇永嘉之乱,落到前赵帝刘聪手中。刘聪欣赏其才能而提拔他,历任侍中、太保、录尚书事。以高寿而终。传说刘殷父亲逝世后,他待家里长辈至孝。他的曾祖母王氏,在隆冬时想吃堇菜,但知道这个季节没有,就不说出来,只是天天吃不饱。细心的刘殷得知原因后,当时只有九岁的他就到田野恸哭说:“我自幼失去父亲,如今曾祖母想吃堇菜我却达不到她老人家的心愿,希望上天垂怜。”一番哭诉之后,隆冬季节,地上竟然长出了堇菜,于是他挖回家奉养曾祖母,等曾祖母吃完再挖,堇菜也不见少。年幼的刘殷夜里梦见有人对他说:“西篱下有粟米。”醒来后去挖,得到十五钟粟米,上面还有铭文:“七年有一百石粟米,赐给孝子刘殷。”从这时起吃粟米,七年才吃完。七年后刘殷也就长大了,能够自食其力了。乡里父老嘉赏他至孝能够感动神灵,竞相赠给他谷米丝帛等生活用度。刘殷接受后说等以后富贵了将要报答这些乡邻。这就是“三冬堇”和“七年粟”的故事。

尹吉甫和张仲是周朝人物。张仲是周宣王卿士,以孝友著称,与尹吉甫共同辅佐周宣王,中兴周王朝,史称宣王中兴。文中“其归而饮御,乃在张仲孝友”出自《诗经》的《小雅·六月》,诗歌末尾写道:“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吉甫燕喜,既多受祉。来归自镐,我行永久。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特意点出“张仲孝友”,可见孝友之人在国家大事上的重要作用。

孙承宗认为,尹吉甫能得孝友之人为友是幸,而周天子肯以孝友之人为大臣才是国家的大幸。可惜古盛时孝友多在朝廷,而后世以孝友为家人,行多在野,这多么令人遗憾啊。他希望君臣上下交敦孝友之行,希望君视臣如儿女,而臣视君如父母。《传》曰:“忠臣以事君,孝子以事亲,其本一也。”是一样的道理。从前“刘殷一门,七业俱兴,士不修操行,无得入其门。”那么现在呢?“兰谱诸君子何幸为孙生入门之操行乎?”将孙奇逢与刘殷并称,认为孙奇逢也是像刘殷那样感天动地的人物,只有操行高洁的人才能入其门。



序言的结尾,孙承宗再次强调,孝友在一家,无论多么繁荣,也只是教化一家。只有孝友在朝廷,则内和外理而天下平。“故庙堂大臣必不可不躬孝友而独以干见,庙堂必不可一日无孝友大臣而偏倚干局。即闾阎孝友负儒行者,必不可不早在朝廷,而荐拔之司必不可先文苑,而使孝友之士抑而不举。”希望笃行孝友的人才为朝廷效力;而朝廷选拔人才,不要先选能文的,而让孝友之士反而埋没了。当初孝友张仲辅佐周宣王,宣王才能中兴周室。如今皇帝也一定要用孙奇逢,或者说孙奇逢是可以出来做官为国效力的人。这就非常明确地在荐举孙奇逢了,强烈期盼孙奇逢出仕。孙承宗的眼光很准,他看重的人,像袁崇焕、马世龙、祖大寿等都有不俗的表现,可见他的话是很有份量的。而孙奇逢在明清两朝被征召十几次,也足见征君先生德才兼备。

 

附原文:

《孝友堂家乘》序

孙承宗

盖容城有四孙生,后先补博士弟子。而叔子举万历庚子京兆榜,季以恩选宰武城。其大父敬所公以嘉靖乡荐,历官运司,人称佛子。其父肯轩公,以博士弟子官儒。少不愿称公子,长不主一先生之言。以六兄弟独奉寡母,而解衣于兄,课学于弟,盖孝友称先媺矣。编中《永思》《哀思》,其在斯乎?四孙生席先世孝友,为世大贤,而天下贤士大夫翕然述四孙生孝友。天子有诏旌孝廉,而忠义士大夫又不欲仲子行没于文也,一时愿交四孙生者,且有金兰之约。故所辑有书六种可读。盖四兄弟两庐尊人墓侧,后先六年,而诸娣姒同堂侍太君,又同堂为织纴。诗伤兄弟不咸,而以好合先既翕。余于四兄弟居庐觇之,因念古今孝友列在图书,盖有蓻黍承颜,击鲜就养;亦有捧檄以喜,砥节以扬;亦有隤心风树,沫泣寒泉。至若华承棣萼,叶悴荊枝,让果同衾,推肥代痩,罔不体至性以驰芬,笃忧恂而宣范。即锡金莳玉,授胆梦灵,至于动天地,感鬼神。然而中庸之行也,採绚者或相与举清白异行,天下遂有异行之目,将无举世莫同乃见为异乎?

      乃余有所异孙生矣。孙生异在合四兄弟率诸娣姒共一孝,而后先六年,孝且终其身也。夫同气参错一室,交谪世岂无之,而兄兄弟弟,夫夫妇妇,集一孝而奉二人。余谓四兄弟当同旌,而娣姒以孝成夫子之孝,当与四兄弟同称。何至以孝友欪拙目乎?汉有孝廉,举而实重策士,故固、晔不传孝友。晋史传孝友首密,只以文见耳,东堂愤悁,殊非本色。历晋来,中多以色养无主,若君食无从辞征辟。其所褒表多籍闾巷醇朴,而乡曰孝悌,里曰敬爱,亦如今之堂孝友也。独朱寿昌既官,以孝闻天下,一时士大夫如王安石,苏颂,苏轼而下争为诗美之。而寿昌有谠言,有惠政,亦孝之施矣。嗟乎!孝友不登朝廷,而青青子衿尚以艺废,岂其发三冬之堇,锡七年之粟,而不足当提衡世道之思乎?何拙目之不谂所重,而轻天下士,至烦诸君子语。何怪乎美新种种,又何怪乎魏给事、左侍御乃肯为复学语也。亦足觇孝友不可不在朝廷矣。

      周家尹吉甫,文武为宪,佐天子匡王国,其归而饮御,乃在张仲孝友。夫岂侈炰鳖脍鲤之燕喜,日侯在无,亦以孝友之大臣在朝廷,调一人以调百士,故师武臣得以严翼共武服而定王国。由斯知孝友者,其古所称贯三灵苞万象者,何可一日不在朝廷乎?迄今想诗人胸蕴成周太和,而意摹天子大臣。其集我,或群或友,合诸肺胆以试佶闲大略。若视色庭帏是谓能孝,其比肩事主,不忮不竞,日与壮猷元老,如方叔辈,若各持一美以尝亲,是谓能友。然则吉甫得孝友为友,唯是天王肯以孝友为大臣,以应师武臣。

      予因念古盛时孝友多在朝廷,而后世以孝友为家人,行多在野。周家颂先媺曰:因心则友。至燕以戚戚兄弟,答以君子有孝子。其中有曰孝思,曰来孝,曰靡有不孝,又曰孝德佐四方。是时君臣上下交敦孝友之行,故君视臣如子弟,臣视君如严慈。《传》曰:忠臣以事君,孝子以事亲,其本一也。岂不然哉!风漓化薄,礼违道丧,宰世之人,孝或愆家,忠不树国,故仕以势招荣,非行立固,不若闾左尚有真心焉。

      嗟乎!昔人以树篱作筥手,小试禹山。嘉者曰当朝则社稷之臣,至儒素笃行者,以征伐封侯拜侍中,谁谓家人质行不大行也。刘殷一门,七业俱兴,士不修操行,无得入其门。然则兰谱诸君子何幸为孙生入门之操行乎?余谓孝友在一家,即草木欣欣,终是一家之咸若。唯孝友在朝廷,则内和外理而天下平。故庙堂大臣必不可不躬孝友而独以干见,庙堂必不可一日无孝友大臣而偏倚干局。即闾阎孝友负儒行者,必不可不早在朝廷,而荐拔之司必不可先文苑,而使孝友之士抑而不举。嗟乎!张仲孝友,周宣之所以中兴也。方今圣天子在上,至孝近王,或曰必且用孙生,又或曰孙生可出而仕矣。

(稿件来源:微信公众号“夏峰学会”2019年12月2日;作者单位:河北雄安新区容城县委宣传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