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雄安考古|河北容城县南阳遗址调查

administrator 2020-5-6 21:10 63 0

摘要:  1981年春季,我们在晾马台乡进行考古调查时,在该乡南阳村附近,发现几处较大的古代遗址,并征集、清理出铜器、陶器、骨器等文物40多件,其中几件文物上有铭文和陶文,根据这些文物查阅历史文献,发现南阳遗址有春秋 ...

      1981年春季,我们在晾马台乡进行考古调查时,在该乡南阳村附近,发现几处较大的古代遗址,并征集、清理出铜器、陶器、骨器等文物40多件,其中几件文物上有铭文和陶文,根据这些文物查阅历史文献,发现南阳遗址有春秋战国时燕国“易都”迹象。

      南阳遗址位于容城县城东14公里,雄县县城西北11公里处。这里是华北平原中部,遗址东3.5公里是大清河(古易水)。调查时发现南阳村南、北、西三面均有古代遗址,尤以村南250米处的遗址较大,遗存丰富,当地群众称这里为“燕国城”(图一)。

雄安考古|河北容城县南阳遗址调查 1.jpg


      南阳遗址为一台地,北面是南阳村,南1500米处是容城至雄县公路,东300米是容城第三排水渠。遗址北坡比周围地表面高2-3米,与南阳村里的平房顶相等,当地群众称这里为“城坡”。从城坡起向南700米台地终了,南坡比一般地表面高0.5米左右。台地东边沿清晰,比一般地表高0.3-2米。自台地东北角开始,向西300米后地势低缓平展,边沿模糊不清。台地表面有很多陶片,器形有鬲、鼎、豆、壶、盘、罐等等。台地东部庄稼长势不好,故有200多亩地种了数年苜蓿,其原因可能是下面地质较硬,为夯土所致。因台地东部有些地不长庄稼,早年曾有人在此建窑烧砖,现留废窑和打坯用的取土坑。在取土坑处发现,这里文化层厚0.5-1米。台地周围露出遗迹很多,东北角因取土露出大小基本相同的红烧土三堆(片),椭圆形,直径1.8米,残留红烧土高度0.16米。北坡露出灰坑2个,近东部的一个地表面下0.2米处是坑口,东西长0.96米,宽0.5米,深0.8米。我们清理出铜镞一件,残燕刀币一件,砺石一件。往西50米处又残留一个小灰坑,坑口距地表面0.28米,近圆形,直径0.62米,宽0.56米,深0.4米,只清理出陶纺轮一件。在台地东侧断面上部,采到“易市”陶碗一件。陶碗外壁刻划一“才”字。

      南阳村西北300米处是西北阳村土地,这里地势较高,是一片废墟,由南阳村西断断续续与村南台地相连,这处遗址面积约有3万平方米。因这里是西北阳村用土区,部分遗址已被下挖1米多深。调查时发现一个残留深16、长50、宽32厘米椭圆形灰坑,清理出骨锥一件,陶纺轮一件。遗址北侧有故河道,与南阳台地“西河子”相通,当地人称这段为“后河”。

北2.5公里有座土丘高台,位于晾马台村西北隅,晾马台即此台。现在土台面积约1.5万平方米,东西长l50米,南北宽100米,残留高3-5米。北2公里是拒马河、白沟河的汇合处。四周陶片很多。调查时发现铜刀一把,褐陶罐一件,蚌刀一把,鹿角制鱼梭标一件,陶盖豆二件,高柄豆二件,陶鬲二件。按土台西断面看,文化层2-4米,灰土中含有陶片、鹿角和动物骨骼。

南阳遗址东3公里的古贤村,有“大城”,即《太平寰宇记》所载“大易故城”。古贤,原名古县,是座古老的县城,原名曰“易”,因近易水而得名。这座古城有“大城”和“南城”之分,早在三十年代,土城还高出地面,能看出原城址轮廓。村南边的叫“南城”,与北面的“大城”相连,南北宽约1000米,东西长约,1200米,西起古贤村西70米,东至村东河套(古贤村东紧靠大清河,即古易水)。在三十年代后期,因河水经常泛滥,原城址被淤积在沙土里。现在南城内有一高地,地名“仓庶”,据传是城里的粮仓。

通过调查得知,容城东部即雄县西北南阳遗址附近,近年来连续发现文物。1958年出土“燕王职戈”①一件;81年前后又发现铜鼎二件;“西宫”铜壶一件;“左征”铜壶盖一件,铜簋(图版贰,l)一件;84年又出土“燕首刀币”100余枚。1988年秋,南阳遗址西南700米的“西河子”,又出露铜戈3件,铜凿1件,铜带钩1件,燕刀币200余枚,玉柱形器5件。这些遗物分别保存在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和容城县文物保管所。另外,我们还采集到较完整的陶鬲、陶鼎、陶豆、陶尊、筒瓦、铜镞、陶碗、陶罐、骨锥、陶纺轮、鹿角斧等文物40多件,现将部分文物简要介绍如下。

铜壶 通高50、口径13、底径17厘米(图版叁,4;图二,2)。短颈,鼓腹,深圈足,肩部有对称的铺首衔环。壶身自上至下有明显的母范接口,壶口微敞,颈部饰对角蕉叶纹四组,腹部饰带纹四周,带纹之间的地纹饰蟠虺纹。在第二道带纹近左铺首处,有阴刻“西宫”(图三,l)。盖壶为凸形,小平顶,外缘饰圆环纹、重环纹,平顶下为带纹一周,带纹下饰蟠虺纹。盖上有对角的卷首夔龙立耳四个(残两个)夔龙头向外,盖下着子口。壶口与盖沿上均阴刻“右征尹”(图三,2、3)。在第二道带纹近右铺首处有一“匝”字(图三,5)。

另外有一件“左征”铜壶盖,与西宫铜壶盖基本相同,只是略小些,盖上饰夔龙立耳三个(残一个),夔龙头向里(图二,9)。盖沿阴刻“左征”(图三,9)。

铜鼎 高27.5、口径24、腹径27.5厘米。长方附耳,圜底鼓腹,蹄形三足。身着子口,腹饰一周凸弦纹。底饰带纹,带纹中心饰“十”字纹。盖肩部饰凸弦纹一周,凸弦纹上有对角半环形钮三个。钮身中间凸起脊带,脊带上饰重环纹,钮顶凸起乳钉,乳钉上用红铜丝镶嵌涡纹,盖中间设有活环提梁,环身饰重环纹、云雷纹。鼎身烟炱严重,厚达0.2厘米。重6.6公斤(图版贰,3)。

铜戈 3件。均完整,分二式。

Ⅰ式:l件,形体较大,援略上昂呈弧形,中脊隆起,援刃近前端较宽大,援近阑处有凸起倒“山”形纹。长胡,胡刃有波状纹孑刺。阑内有三个长方形穿。内稍向上举,内下缘有凹刃,内有两穿。内上铭文二行六字“郾侯畜(载)币(之)萃锯”(图三,4)。全长27.8、援长18.5、内长9.3、援宽3.3、内宽3.4厘米。

Ⅱ式:2件。大小形制相同,出土时二戈粘在一起。形体比I式略小,短援微上昂,援中起脊,锋三角形,阑内有三穿,有胡和下齿,内有一长方形穿,内末端略上翘。通长20厘米。

铜凿 l件,正视为长方形,侧视楔形,刃部稍宽,方銎,銎部上端较厚,下面有一细小圆孔,以铆钉固柄用。通长14、宽3.9、銎深5.5厘米(图二,4)。

铜带钩 1件。底扁上半圆形,素面,长10厘米(图二,5)。

小铜鼎 高13.5、口径15.6、腹径17厘米。形状与上述铜鼎基本相同,只是盖中间没有提梁,重1.5公斤(图版贰,4)。

燕刀币200余枚。因腐蚀严重,完整的只要60余枚。一般体形较大,锋部尖锐。一部分铸有阳文等。

雄安考古|河北容城县南阳遗址调查 2.jpg


陶鬲 数量较多,分三式。

Ⅰ式:高18.5、口径20厘米。夹砂红陶,外折沿上挠,束颈鼓腹,失裆,底呈三角形,三足秃,通身饰粗绳纹。

Ⅱ式:通高24、口径17.6厘米。夹砂红陶,方唇,折沿,束颈鼓腹,柱形三足,裆下凸,足根饰横绳纹5组,通身饰绳纹(图版叁,5)。

Ⅲ式:通高25.5、口径13.5厘米。方唇,折沿,束颈鼓腹,柱形三足,夹砂红陶,通身饰细绳纹。

陶鼎 分二式。

Ⅰ式:通高15、口径11、腹径l5厘米。口沿外折上挠,束颈鼓腹,与沿相平设有对称的双耳下连腹部,圈底。夹砂红陶质。

Ⅱ式:通高20、口径13厘米。长方附耳,圜底鼓腹,蹄形三足稍外撇,身有子口,腹部饰弦纹一周。夹砂灰陶质(图版贰,2)。

陶尊 数量多,但器形单一,只有大小之分,均为泥灰陶。高28、口径13.5、肩宽26、底径10.5厘米。束颈高领宽肩,肩部上下各饰弦纹一周,腹下部也饰弦纹两周,平底。器外壁通身磨光(图版叁,6)。

陶豆 数量多,分三式。

Ⅰ式:通高26、口径5.5、足径13厘米。泥质灰陶,器表磨光,外涂黑色陶衣。豆身直口,腹呈圆球形,腹部饰弦纹两周,有柄,柄近足处饰弦纹两周,圈足呈喇叭口形。有盖,盖顶呈馒头形(图版叁,3)。

Ⅱ式:通高28、口径19.5、足径13厘米。泥质灰陶,通体磨光,豆上部压印弦纹、锯齿纹数周。附盖呈圆球形,盖上有捉手,豆身着子口,深腹圜底,圈口呈矮喇叭形(图版叁,2)。

Ⅲ式:通高29、口径18、足径14厘米。泥质灰陶。附盖呈圆球形,子口内收,深腹圜底,腹上部饰凸弦纹一周,腹下部饰凹弦纹两周(图版叁,l)。

陶罐 数量多,均为泥质灰陶。一件矮领,侈口,折肩,平底,竖绳纹,肩至腹部有不规则的弦纹8道。通高38、口径22、腹径36、底径15.5厘米(图二,l)。一件高领,平沿,溜肩,鼓腹,小平底。腹部弦纹5道。通高26、口径11、腹径24、底径6.5厘米(图二,8)。另一件高28、口径21、腹径36、底径14厘米。小高领,沿外折,束颈,鼓腹,小平底。肩上有“易市”戳印(图版贰,6;图三,8)。

陶碗 圆唇,折腹,小平底。腹内近下部有“易市”戳印。高7、口径16、底径7厘米(图版贰,5;图三,6)。腹外壁刻划一“才”字(图三,7)。

石柱形器 5件。出土时丢1件。大理石质,白色,只一件稍带褐色。磨制,亚腰柱体,一端稍大,三件带有铜绿锈斑,高3.3、顶径2.1、底径2.4厘米(图二,7)。一件形体稍大,高3.6、顶径2.3、底径2.4厘米。

雄安考古|河北容城县南阳遗址调查 3.jpg


鹿角斧2件。皆用鹿角根部做成。以根作斧顶,再在上部穿凿成銎,以装柄用,銎孔内大外小,刃部较钝,与现在斧形相似,有使用痕迹。一件稍粗大,高10、顶径5.5、刃宽7厘米。銎长方形,高3.8、宽1.8厘米(图二,6)。一件瘦长,高12.5、顶径4.5、刃宽5、銎长3、宽1.7厘米(图二,3)。

筒瓦1件。长34、直径l5.5、舌长2、胎厚1.5厘米。泥质灰陶,外壁饰细绳纹加手指抹纹,内壁手指捏痕明显,凸凹不平。

南阳及其附近几处遗址(这三处遗址只相距6公里),由于是第一次发现,目前只是地面调查,对于其遗址的布局、时代、性质等问题,提出一个结论性的意见还为尚早,现仅就我们的认识谈点粗浅看法。

西宫铜壶,采用分块合范浇铸,颈部饰三角蕉叶纹,壶身地纹用蟠虺纹,盖上饰夔龙立耳,一般认为这些均有春秋时期作风。燕国器物春秋以前的铭文“燕”,多写为“匽”。铜鼎的器形,与山西长子县东周墓M2:2鼎相似②,铜鼎上的重环纹;钮顶乳钉上用红铜镶嵌的涡纹,也有春秋晚期或战国早期的特征。Ⅰ式陶鬲虽饰粗绳纹,鼓腹,底部三角形,保持着西周晚期作风,但已失裆,失足,其时代也应定为春秋为宜。陶尊与山西省长治县小山头春秋战国墓M7出土的陶壶(尊)相似③;Ⅱ式幕也叫“燕国鬲”,在燕国范围内出土很多,与河北三河县双村出土的近似④;陶豆也从西周晚期的粗柄豆,演变到豆柄较高;还有与口沿相平的双耳陶鼎等等,其时代都在春秋战国时期。“易市”陶碗、陶罐的器形、字样等,显示出秦汉时期风格。根据以上这些可以看出,南阳及其附近几处遗址的年代,为春秋战国至汉代。

壶自铭“西宫”、右铺首处又有“匽”字,说明它是燕国器物,并属“西宫”所有。并在同一处遗址内还出土了两件铜鼎及其“易市”等文物。遗址地理位置与燕国都城“临易”汉时的“易京”相近,出土的这些“西宫”铜壶、铜鼎等器物,可能与燕国“易都”有关。

参加调查者:刘喜忠、王明远、工彦民、孙继安。

本文由张吉星绘图。

注释:

①《河北省出土文物选集》第一册,75页。

②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长子县东周墓》,《考古学报》1984年4期,521页。

③长治市博物馆:《山西省长治市小山头春秋战国墓发掘简报》,《考古》1985年4期。

④廊坊地区文物管理所等:《河北三河大唐迥、双村战国墓》,《考古》1987年4期。

雄安考古|河北容城县南阳遗址调查 4.jpg

雄安考古|河北容城县南阳遗址调查 5.jpg

(稿件来源:《考古》杂志1993年第3期;作者单位:容城县文化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