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图说雄安——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二)

administrator 2020-4-25 18:00 244 0

摘要:  米黄庄村简介米黄庄卫星地图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位于县城东北17.3公里处。据1992年《雄县志》记载:明永乐年间,此地有赵王河,最早有刘姓一家迁此定居,一日沿河漂来一木牌,上有“禹王”字样,后刘姓一家建“禹王庙 ...

米黄庄村简介

图说雄安——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二) 640.webp (1).jpg

米黄庄卫星地图

      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位于县城东北17.3公里处。据1992年《雄县志》记载:明永乐年间,此地有赵王河,最早有刘姓一家迁此定居,一日沿河漂来一木牌,上有“禹王”字样,后刘姓一家建“禹王庙”一座,取村名刘善禹庄。清初,满族黄姓于此圈地定居,当时又隶属米家务,故改称米黄庄。

雄安记忆之三:敬忠职守,骨肉情深——记米黄庄村堡垒户刘进忠一家

      “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跟着共产党,幸福火焰高。大树根自牢,不怕大风摇。消灭反动派,人民江山好!” 这是小兵张嘎之父,雄县籍全国知名作家徐光耀,当年在冀中十分区写下的《冀中战歌》。虽然经过1941年6月,敌人大扫荡,大清河北地区由根据地暂时变为敌占区,但英雄的人民是打不垮,压不到的。尤其是在革命老区米家务一带,人民更是“夜半三更盼黎明,寒冬腊月盼春风”一样,盼望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抗日武装早日再杀回来,革命红旗再度迎风飘扬在红色米家务地区。

那是在1943年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米黄庄的张瑞凡(此人名义上是敌人的联络员,实际是我们的地下工作者,共产党员)同志,把冀中十分区宣传干部曹曲水同志和宣传科吕品、李学增、武文俊三个同志领到堡垒户刘大伯家。一到屋门,正遇上刘大伯的儿子刘敬忠,这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他向军分区领导曹曲水同志打了个招呼,然后说游击小组正在开会,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张瑞凡介绍说,他是游击小组的队员。走进上房东屋,首先看到的是一个50来岁的老人,歪在被摞上,这是刘大伯。接着从里屋走出来两个年轻妇女,张瑞凡介绍前面那个是刘敬忠的爱人,后面的是敬忠的妹妹。张瑞凡同志走了以后,刘大嫂就笑语言开地拉起话来,先问了每个同志的家乡、姓名和年龄,接着指着曹曲水同志说,“你比敬忠大一岁,是大哥。”并且让她的儿子快喊伯伯。这时曲水同志才透过灯影看清大嫂长得轻盈秀气,两只不断转动的大眼睛,衬着一开一合的嘴巴,显得聪明伶俐,站在她身后的妹妹,语言不多,还有些腼腆,但深邃的眼睛使人感到他安稳而厚重。回头看看老大伯,却一直咪着眼睛,躺在那里一言不发。从短暂的接触中,曲水认识到,进忠媳妇刘大嫂是这一家的顶户人。

这姑嫂二人领着同志们看了看地洞。洞口在西厢房牛棚的西墙根,起开一层粪,掀起木板,下面就是一个有4米长2米宽的洞,没有其它出口,当时军分区把这种简陋的地洞叫作“蛤蟆蹲”。看完以后,另外两个同志到东厢房去睡,曲水同志就和刘老大伯一头一个睡在一条炕上。

曲水同志躺下以后,心里在琢磨,当前斗争形势严峻,白色恐怖猖獗,真得发生情况,这个堡垒户靠得住吗?第一是大嫂和大妹,嫩妇少女未经过风险,刘大伯老病之身,而又少言寡语,在关键时刻经得起鬼子汉奸以手枪刺刀抵在前胸那个阵势吗?第二是洞既没有出口,洞口又那么容易暴露,想到这些,曲水同志心里真有点不踏实。由于心绪不宁,不能安睡。这时刘老大伯突然坐起来说:“你怕是冷得睡不着吧!”说着就抻出他身后皮褥子要给曲水同志铺上,曲水同志虽然一再推谢,但由于老大伯态度坚决, ,盛情难却, 曲水同志只好把皮褥子铺在身下。这又使他感到老大伯虽语言不多,但心却是热的。

从此,冀中十分区宣传科的人就成了刘家的常客。开始一段时间,发生过几次敌情,有时敌人进了米黄庄村,挨家搜查,到了大门口,都被村干部支应过去,没有进来,几次虚惊之后,同志们的安全感便油然增加了。

一天拂晓,刘进忠突然跳墙进来,在窗下轻声地告诉宣传科的同志们:“敌人进村了,人多,光鬼子就有100多,说是要挨家挨户地搜查。”然后他就匆匆地走了。这时刘大嫂走过来,象指挥员一样,先和大妹打开洞口,让同志下了洞,在洞口上面垫好粪,并让老黄牛卧在那里。并让刘老大伯带着孙子到邻居家,然后和大妹坐在屋门口,准备应付可能到来的险情。

钻过洞的人都清楚,人在洞内,上面的声响听得很清楚,就是一只鸡在上而走过都能听到它的脚步声,正当同志们聚在通风口下,倾听上面动静的时候,突然,嘈杂的人群声和杂乱的脚步声来到院内。不一会儿,刘大嫂的说话声,汉奸的怒骂声,鬼子的狂叫声接连传进洞里,接着,“通、通、通”的夯打声震得洞壁直落土,显然敌人在找洞,曲水同志担心的是敌人得到了什么情报,有目的地来搜查,那就很危险了。这时忽然又传进鬼子怒骂、打人的声音和刘大嫂“打死也没洞,没有八路”的坚定话语,当时,同志们真想冲出去与敌人拼个死活。就在他们犹豫未决的时刻,又听到上面有人在向敌人劝解说情。这肯定是村干部在从中周旋。由于敌人既没有搜出八路又没有找出洞来,终于在村干部们的劝说下离开了刘家。这时,刘大嫂从通风口告诉同志们敌人已经走了,但还要在下面等一等,怕敌人来个回马枪。

下午,敌人撤走了,同志们出洞以后,看见刘大嫂满脸的血迹,大妹不仅被打青了脸,而且腿也被敌人用枪托打伤了,但她们没有丝毫委屈埋怨之情,而且安慰同志们说:“看来敌人并不知道我家有洞,你们放心吧。经过这次我们什么也不怕了。”只是刘大伯心痛女儿、媳妇,愤怒地说:“以后一有事你们就拉着孩子出去,由我拼着这把老骨头来对付兔嵬子们!”

没有多久,就又遇到敌人的一次搜查。这一次敌人搜查的情况和上次差不多,只是应付鬼子汉奸的不是刘大嫂和大妹,而是由刘大伯一人顶门。和上次一样,敌人进门以后还是逼他们交出八路,说出洞口。刘大伯挺着胸,眯缝着眼睛,对敌人连一眼都不看,开始是闭口不言,以后问急了就用“不知道”三个字顶回去。鬼子为了撬开刘大伯的嘴,先是拳打脚踢,随后就用刺刀逼向他的胸膛,胸前的棉袄都挑破了,还用刺刀在脸上划了一道道血口子,满脸满身都是血,但是老人的嘴象是上了锁一样。敌人又是挖找地洞又是翻箱倒柜,折腾了一个多钟头,但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最后还是在村干部的劝说下离开刘家。

曲水同志他们出洞以后,见到刘大伯满脸伤痕,全身血迹,感动得流出了热泪。刘大伯一家人在敌人威胁下掩护革命同志脱离险境,这不仅仅是对革命同志个人的深情厚谊,而是抗日救国的共同理想与斗争把抗日军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子弟兵和老百姓是鱼水情,骨肉亲,他们的崇高行动正是高度民族感与爱国心的体现。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让我们永远缅怀刘进忠一家以及其他为了革命胜利不顾个人安危,舍生忘死的堡垒群众吧!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永远在路上。



雄安记忆之四:

民国“见义勇为”匾牌

图说雄安——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二) 640.webp (2).jpg


据刘玉华所编《米黄庄》村史记载: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秋,大雨。本村禹王庙前,有东西道一条,年久失修,低洼狭窄,积水成沟。庄稼收获之时,常有覆车之患。村民王者与程汾主动让地于旧路南侧,各捐田一亩宽二步长四十步,施于本村辟为新路,方便乡民,被分别誉赠“热心公益”“见义勇为”匾牌,以表其功德。

米黄庄村掠影 / 系列

图说雄安——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二) 640.webp (3).jpg云会老会头 陈少民


图说雄安——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二) 640.webp (4).jpg

▲旷伏兆慰问堡垒户

图说雄安——雄县米家务镇米黄庄村(二) 640.webp (5).jpg

▲旷伏兆慰问堡垒户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