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赵北口的“犟”丫头

administrator 2020-4-14 18:50 97 0

摘要:  任丘县小临河村往北不远就是安新县赵北口镇。赵北口是白洋淀边上的水旱码头,位于任丘、雄县、安新三县交界处。北距雄县15里,南到任丘40里,西去安新水路30里、陆路60多里。老人说赵北口“南京到北京,大道十八弓” ...

      任丘县小临河村往北不远就是安新县赵北口镇。赵北口是白洋淀边上的水旱码头,位于任丘、雄县、安新三县交界处。北距雄县15里,南到任丘40里,西去安新水路30里、陆路60多里。老人说赵北口“南京到北京,大道十八弓”,可见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七七事变”后,日本军队侵入白洋淀,首先占据了赵北口镇。之后,由于战略位置重要,这里又成为八路军、游击队和日军的拉锯战地带。

1943年寒冬,赵北口镇刚刚建立了民主政权、恢复了短暂平静,村民们突然议论纷纷:王家不让老闺女进王家大门了……

     “王家大门”就是镇上南北大街东侧王家大院坐东朝西、威风凛凛的青砖大门,大院的男主人叫王九龄,王家的老闺女则是王九龄的小女儿王荣珍,生性倔强,正直泼辣。

      王家大院原是镇上的大户人家,到了王九龄这一代已经没落。王家大院里原来有20多间大瓦房,他们只住了3间。王九龄年轻时曾在四川行伍,也曾将骑马挎刀的黑白照片寄回过家,但不久即解甲归田,回到镇上劳动,生儿育女。两个儿子很小就分别被送到北京和天津学徒,大女儿在家做针线活。唯独小女儿,王九龄觉得她有出息,就培养她进了镇上的公立学校。

王荣珍的母亲——张瑞霞

那年月,女子进学堂是件新鲜事,可见王九龄对女儿寄予厚望。王荣珍是个懂事的少女,她很珍惜上学的机会,听课十分认真。放学后,她除了做作业,还帮母亲搓麻绳拿到集市上卖,卖了钱买粮食,还能交学费。王荣珍的母亲张瑞霞(嫁过来叫王张氏)的父亲是名乡村教师,她也愿意培养小闺女上学读书。

但好景不长,1937年日本鬼子占领赵北口镇后,在镇四周都设了据点,王家大院后面还修筑了高高的炮楼。镇上有钱人大多往南面跑了,跑不了的当了汉奸。一个原国民党军官回来当了伪军中队长。王荣珍所在的学校也被迫从外村请来一位懂日语的教员给小学生教日语。同学们都不愿意学习日语,王荣珍也不想上学了。

日本鬼子占领冀中平原后,为了压制中国抗日军民的反抗,除了进行长时间的“扫荡”外,还在占领区推行“强化治安运动”。一天清晨,王荣珍看到一个30多岁的中国人被追捕他的日本兵刺死在赵北口中街,听大人们讲是因为日本鬼子怀疑他为八路军送情报。不久,又有大批难民来到赵北口镇,一问才知道是离这儿几十里的端村被日伪军“扫荡”,杀了80多名村民,烧毁了几百间房屋……

      厄运随之降临在赵北口镇。一天深夜,从碉堡上下来的及周围据点集中的数百名日伪军突然封锁了赵北口镇的每条街,并挨家挨户搜查,一下子抓住了30多个中青年村民。正巧身材魁梧的王九龄刚从外面干活回来,也被端着刺刀枪在街上巡查的日本兵抓进了炮楼。听到邻居报信,王荣珍和几名乡亲赶紧冲进炮楼下的小院里去找被抓的父亲。眼看着父亲被粗麻绳捆住吊在房梁上,被几名日本兵用四棱木棍抽打得直喊叫,学过一点儿日语的王荣珍哭着用日语解释求情,结果被端着刺刀枪横眉怒目的日本兵驱赶回来。

万般无奈,王家只好另想办法。乡亲们说,镇西街住着个女人是伪军中队长的“姘头”,尽管被人瞧不起,但为人还算善良,没干过仗势欺人的事,可以找她说说情。于是,老实温顺的张瑞霞带着女儿王荣珍挨门挨户借钱,好不容易凑了三十块大洋送给那个女人,求她通过伪军中队长说说情,将根本不是八路军、游击队的王九龄保出来。

三天后,王九龄被乡亲们从炮楼里抬了回来,他的腿被打断了,膀子也直不起来,唉声叹气地在家里养伤。仅仅上了五年小学的王荣珍从此辍学。由于生活所迫,王九龄伤还未养好就又拖着伤腿到集上卖粮食,不久又去码头干摆渡,只是见到街上的日本兵,他总是躲得远远的。

亡国奴的家仇乡恨,在幼小的王荣珍心里深深埋下了种子。

 

(稿件来源:《白洋淀走出的抗战夫妻》河北人民出版社 2016.1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