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蓆苇牙行碑记 -安州北关安济桥畔

administrator 2020-4-12 13:52 77 0

摘要:  芦苇的生长历史不知起于何时,自从吾郡有了白洋淀,芦苇便伴随着淀水孕育而生。而本土的居民则是靠水吃水、靠苇吃苇。芦苇能编织席子、能织篓子,据说苇子的编织史也很久远,从出土的什物推算有六千年之久。席子在过 ...

      芦苇的生长历史不知起于何时,自从吾郡有了白洋淀,芦苇便伴随着淀水孕育而生。而本土的居民则是靠水吃水、靠苇吃苇。芦苇能编织席子、能织篓子,据说苇子的编织史也很久远,从出土的什物推算有六千年之久。席子在过去用处很大,而居住民充分发挥了自身的聪明才智,靠苇吃苇的人民编织各类苇具,以此养家糊口,这一传承沿袭了千百年。

      近代荷花派代表孙梨在其作品中说:“要问白洋淀有多少苇地?不知道。每年出多少苇子?不知道。只晓得,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全淀的芦苇收割,垛起垛来,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就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女人们,在场里院里编着席。编成了多少席?六月里,淀水涨满,有无数的船只,运输银白雪亮的席子出口,不久,各地的城市村庄,就全有了花纹又密、又精致的席子用了。大家争着买:“好席子,白洋淀席!”其实孙梨所说的白洋淀席具体指以安州为中心的产席区,在大鼓书“一百单八州”里有词曰:要出糙席数安州。其实安州地界不单出糙席,那精美的回文席可以作为贡品给皇家,一时被称为州蓆。

      安州北关安济桥畔,明清时期乃至民国末年,一直是方圆百里的集苇市场,安州以西土民随然织席但不盛产芦苇,加之安州界也只出少量芦苇,而水区居民有着大量的芦苇,苇民们逆府河而上,船头满载芦苇,在安州四九集市卖苇,而这一天所有织席户都出售手里的席子,换回要织的芦苇。已至集市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安州北关安济桥,作为水路码头名噪一时,以安济桥为中心的府河大堤上,东为芦苇市场,西是牲畜交易市场。加之粮贩布匹等等。府河水道樯帆林立,岸上牲口嘶鸣,四面八方的人们纷纷涌入市场,这天的市场交易红火生意兴隆。

自古就有这样的机构,看到市场的商机便行投机取巧之事,牙行这一行当便孕育而生。什么是牙行?牙行是当时在市场上为买卖双方说合、介绍交易,并抽取佣金的商行或中间商人。有时也指牙商的同业组织。汉代市场上的中间商人称“驵会” (或作“侩”)。汉至隋唐,中间商人获政府给予的垄断权,由此得“牙侩”之名。宋以后称为“牙行”,后来亦称“牙人”、“牙纪”、“牙子”、“牙商”、“牙郎”、“互郎”、“侩”。经营牙行须经政府批准,并交纳税课。牙行在交易中起着“评物价”、“通商贾”,代政府统制市场、管理商业的作用,故也称官牙。但牙行在苇席市场不得民心,因为织席编苇“其事甚苦、其利甚微”,编织户们一年下来仅存温饱,落的冻指裂肤弯腰驼背、垢面蓬头不得休息。再加上牙行的中间盘剥,更是雪上加霜冻餒有加。鉴于此,官府明令芦苇市场取缔牙行,且勒之贞铭永行遵依!

蓆苇牙行碑记 -安州北关安济桥畔 1.jpg


安州北关的亭子原名遵依亭,有万历间碑刻,明确记载取缔牙行事,清康熙五十三年重立北关利市碑文,道光十一年重立牙行碑记,如今的碑文是民国十四年的抗苇席捐碑刻。自有明以来,芦苇买卖不单无税,而且杜绝牙行,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牙行们想尽办法行奸狡之事,这在取缔牙行碑记的文中可见一般,以下是安州志卷九明确记载了(重建苇席市禁止牙行碑记),其文如下。

安州为九河下游,地处旱洼,长遭水患,居民粒食维艰,赖有河下芦苇为生,稍免冻馁。闻诸父老,向有不肖棍徒,垄断鱼利。擅充苇席牙市行,致酿成人命,经前抚宪于大人深闵水涝之区,妇女不避寒湿,昼夜编织,少营微利以养老弱余生,判令席市苇市做卖做卖,永不许立牙行,以蠹小民蝇头之骨血,并仰体。皇上适逢灾涝,蠲振叠施,加息黎元之至,意行文到,著永行禁止。勒碑万世遵依,永垂不朽。但碑碣虽存,越今将近百年,越久日深,风雨剥蚀,字迹大半模糊,诚恐底案无存,碑记再难认识,更有强徒恶棍,观衅而陡其利,心仍想在席市苇市做卖做卖,充作牙行,损人利己,滋生事端者,顾浩然等目击恻然,公同吁请,州尊邓太爷中举前徽,永行禁止,重为购石镌记,以历久远,凡我州属庶千百世共仰,承前抚宪与州尊怜念穷菅之,嘉意云不。嘉靖十二年记。

论曰:芦苇不过柴草之类,编织亦辛苦之事,卖苇者卧冰肙雪,织席者冻指裂肤,得利几何?何堪牙侩剥削,苟有心人,宁忍想此作孽之钱,然无碑文以示例禁,则不肖之徒何时无有?顾氏志刚倡首重刻,此碑有俾于人,不浅第恐再历百年,碑复残缺,并望后之同志者。道光十一年二月花朝。

此次碑文撰写者张元楷。乾隆己酉科举人,任教谕。

蓆苇牙行碑记 -安州北关安济桥畔 2.jpg


从碑文的两次勒石,发起者均是北关顾家,前者顾浩然,会同州牧邓太爷,此是嘉靖十二年,后者顾志刚重刻,此是道光十一年二月。碑文中措辞不为不严厉,斥责那些在市场中穿梭,穿戴的人模人样的牙侩为强徒恶棍,说此行业为“宁忍想此作孽之钱”,织席编篓却是辛苦,七零后前出生的人们都见证了家家编席的情形,那时的芦苇如同宝贝,确是养家糊口的经济来源,据说清朝亡故后,民国时牙行一度泛起,枉顾数百年碑文的唾骂,他们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普通百姓招惹不起,暗地里管他们叫“吃芦花缨”的。芦花缨是芦苇成熟后的果实,干桑桑的牲口都不吃,百姓们对于牙行敢怒不敢言,以此暗里咒骂他们,连牲口都不如。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站点导航| 雄安大事记| 赞助我们| 小黑屋| 雄安新区生活网.  
联系电话:1375442688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 邮箱:xaxqshw@qq.com ICP备案号: ( 冀ICP备14015037号-7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Xiongan New Area Life Network
返回顶部